互联网众筹平台的兴起,让不少中小型餐饮企业和餐饮创业项目看到了破解融资难的希望,也给手里有些闲钱的中小投资者提供了一圆餐饮老板梦的机会。近两年,包括咖啡馆、火锅店、茶馆、休闲餐厅、酒楼等众筹项目不断涌现,显示出旺盛的市场需求。而与此同时,众筹餐厅“暴毙”的噩耗也接连不断。业内专家指出,除了政策上的不确定性之外,优质项目少、财务不透明、缺乏第三方监管、行业利润率低、缺乏投资者教育等,都是导致当前餐饮众筹项目快生快死的重要原因。

门槛低 餐饮众筹平台兴起

餐饮业以刚性需求、贴近民生的特点,一直是草根创业者的首选行当。投资者对餐饮项目的投资热情,也成为餐饮众筹平台的培养基。

近两年,众筹咖啡馆、火锅店、茶馆、休闲餐厅、酒楼等项目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去年11月,北京金百万烤鸭店率先将一家门店的经营权众筹400万元,许诺项目有固定年收益率和10%的现金券回报。该项目上线两小时,就成功完成众筹目标。在市场上,包括3W咖啡馆、西少爷肉夹馍、雕爷牛腩、仔皇煲、越半湾、天津80后主题餐厅等品牌纷纷加入众筹行列。

试水众筹项目的金百万董事长邓超曾表示,作为主打大众消费群体的餐饮企业,金百万最近两年营业额平稳上升,但从发展角度看,要想开更多的门店、尝试新的经营方式,资金缺口还是很大。“为什么要走众筹这条路?因为融资比贷款、上市更加容易。”

仔皇煲品牌创始人薛国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连锁餐厅拥有一定规模的情况下,众筹不失为一个融资开店的好办法。目前,仔皇煲已经完成了两家众筹门店的筹资,预计春节过后开始营业。明年,仔皇煲会继续采用众筹方式扩大门店规模。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7月,中国众筹平台已经发展到224家,平台融资额度为13.8亿元。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预测,到2025年,中国众筹融资将达到460亿-500亿美元,行业仍将快速增长。而餐饮众筹因行业的特殊性逐渐被聚焦,催生出像靠谱投、洪七公等一批专注餐饮细分领域的众筹平台。

靠谱投创始人卿永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聚焦餐饮众筹的原因有三:首先是餐饮行业的产业规模大,具有庞大的投资空间,且与互联网结合紧密,相比其他服务行业线上优势明显,门槛也比较低,起步相对较快。其次是餐饮企业的“先天不足”导致与资本市场格格不入,一些餐饮企业希望通过其他融资渠道实现快速扩张。此外,随着中等收入人群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投资需求,股权众筹只需投资点钱便可当“甩手掌柜”,满足了一些投资人的需要。

众筹餐厅“暴毙”噩耗不断

然而,就在众筹开店被炒得红红火火的同时,餐饮众筹店开张不久即关门的失败案例也一直都在发生。

去年10月29日,长沙最大的众筹餐馆——印象湘江世纪城店倒闭关店。93位股东筹集100万元开的店,一年后负债100多万元。资金断链、债务缠身,让这家曾轰动一时的众筹餐厅戛然倒下。

印象湘江总经理牟跑强对媒体表示,关店也是无奈之举。尽管他们也想继续经营下去,但是负了债,很多股东都是外地的,没有人愿意再出钱,最后只好决定停业清算,然后将店面转让。

无独有偶,在北京建外SOHO集结了66位股东、132万元众筹资金的Her Coffee,也在经营一年后以倒闭关店告终。此外,杭州首家众筹咖啡馆“聚咖啡”、武汉的“CC美咖”、长沙的“炒将餐饮”等众筹餐厅先后“暴毙”。

谈到关门原因,牟跑强总结了几条:自己虽然有过五年厨师经历,却从未干过餐馆管理,其他股东中,有学生、企业员工、普通市民、个体户……同样也没人拥有丰富的餐馆管理经验,一切都是摸石头过河;原本希望众筹带来的股东结构多样化,可以利用大家的人脉资源为餐馆带客,可事实上,有三成股东是外地人,对门店经营爱莫能助。此外,93名股东、100万元,最多的也只投入了5万元,无人能“控股”,导致大家对门店既关心又不可能全身心投入。

Her Coffee当时复盘总结众筹咖啡失败的原因时也提出,人人是老板不等于个个都管事,有资金、有激情不等于有经验会管理,不以盈利为目的不等于亏钱也无所谓。

众筹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破解餐企融资难题,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一个餐厅的业绩。团队的经营管理能力才是决定餐厅业绩的关键。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众筹涉及到的股东人数较多,也就造成了众筹项目在管理过程中的诸多困难。餐饮行业看似好入门,但实际运行起来的难度非常大,获得收益的周期也比较长,所以如果不能很好地管理,众筹就会变成“众愁”,甚至演变为“众仇”。

餐饮众筹急需制定游戏规则

基于互联网的众筹平台为餐企融资、融人、融智提供了全新解决方式,众筹本身也拉低了投资门槛,为普通投资者提供了分享一级市场投资收益的机会,按说本该是一种十分有效的资源与资金对接的形式。然而目前,尚处于萌芽阶段的餐饮众筹,由于缺乏完整的游戏规则,导致隐患重重,投资者的利益难以得到保证。

是否对众筹项目进行投资,应该建立在投资者对项目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当前,充当中介角色的众筹平台对众筹项目的信息披露相当随意。以洪七公众筹平台为例,北京商报记者浏览发现,目前该平台上的众筹项目仅限于成都及附近区域,各项目只是简单介绍了众筹方案,并未涉及如何运作等投资者关心的相关内容。而在另一家众筹平台靠谱投上面,各个项目会把过往经营数据、股东特权、选拔标准等相关情况罗列出来供人们参考。

北京志起未来营销集团董事长李志起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众筹市场还没有完善的法律体系进行监管,股份计算缺少规范,股权架构不清晰。“如果能把众筹做好,对于餐企的宣传推广有一定影响。不过就目前来看,发起众筹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一旦众筹失败,投资者的钱就打水漂了。所以,科学性和可持续性是众筹行业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餐饮企业普遍存在的财务不规范问题,也是餐饮众筹的死穴。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资深专家陈文博就并不看好餐饮众筹。在他看来,财务不规范、行业利润率低等痛点,会令餐饮众筹在社会各行业对众筹资源的比拼中处于下风。“如果不能解决众筹后投资人对财务透明的要求,以及餐饮行业的利润率不高导致的投资回报不会有超额溢价的空间等问题,众筹未来仍然不太可能成为餐饮行业的主要融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