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的20路,当时还是有轨电车呢

“80后”的徐晓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电车迷,即使有了自驾车,周末他仍会选择把车停在中山公园,然后坐上20路晃晃悠悠地前往市中心。理由很任性——“我喜欢啊”。

定居美国的退休电车司机李年银多年来坚持开着“@申哥_老上海風情萬種”的微博和博客。这位现年67岁的电车圈知名“网红”提及20路连道是“情有独钟”。已在20路车队工作了近40年的“老公交”王德宝也是对此感慨万千。

记者近日听了这几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但对20路都有着浓浓感情的电车“真爱粉”的故事,他们眼中的20路是以往情怀和城市记忆的重要载体,也是地面交通环保发展的未来走向,明天一早,20路电车西延伸段将开通运行,一条曾经可能就此消失的电车线路,却顽强地撑了下来,并延伸出一片新的天地。同日,921路公交车将停止运营。

当年20路电车最后一排的景观位是要抢的

“80后”电车迷:

“从小坐着20路长大,坐在车上听着电车独有的嗡嗡电机声,就很喜欢。”

“风光了50年的热门线路,终于要挪一下没怎么动过的终点站了。1月10日前,20路将同步延伸至华政门口的万航渡路,架空线已经开始铺设啦,这次架线还能惠及13路龙之梦终点站。”“80后”上班族徐晓星发了这样一条微信到朋友圈,记者和他聊起最近公布的20路无轨电车延伸的新闻,发现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电车粉”,说起20路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

“20路的出名得益于南京路的出名以及27路的消失,原先南京路上有两条电车线路,27路历经坎坷最后改为汽车后,就只剩20路一条跑完整条南京路的电车公交线路,一跑就跑到了现在,可以说是‘十里南京路,一条20路’。”

据了解,20路自开通以来,虽然因为道路整修等原因部分线路有过调整,但两个终点站几乎没有变动过,外滩终点站又被称为“亚洲电车第一弯”,中山公园终点站也是数十年如一日。“所以,这次20路的延伸,可谓意义重大。”

徐晓星说,2014年之前就一直有传言说20路和921路合并,但当时的说法是20路电改汽运行,当时就有很多人提出反对,甚至惊动了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出保留无轨电车的提案,每次都闹得大家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维持住了20路与轨交2号线平衡互补的状态。这次延伸,不但保留了20路的电车线路,也是20路在地铁冲击下夹缝求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此外,延伸段铺设电车架空线,也是出乎人们意料的,“因为随着新型无轨电车的引进,现有的延伸路段完全可以使用车载电池运行,足见此次延伸的受重视程度。最萧条的时候,上海马路上还在运行的无轨电车只剩不到100辆,而去年新购入的青年牌电车就有290辆,原先改为汽车的电车线路也陆续改了回来”。

徐晓星怎么会成为那么专业的“真爱粉”呢?他给出的答案有点“任性”,他说从小坐着20路长大,之前生活的几个地方都被电车线路围绕着,每次坐在车上,听着电车独有的嗡嗡电机声,就很喜欢。于是他开始了解上海电车的历史,关注这方面的消息,还会收集不同车型的车模。即使后来搬家了,周末开车去市中心,也会把车停在中山公园,然后坐20路慢慢晃去南京路、外滩,去火车站就坐13路,去万体馆也能坐15路、20路。

“我有一个特点是,只要有电车的地方,就绝对不坐地铁。我更喜欢行驶在林阴小道上,配着电车独有的嗡嗡声,感觉很舒服,也很文艺范儿。其实很多人对辫子车谈不上多喜爱,更多的则是一种情怀,尤其是对于“70后”、“80后”,他们很多人的童年记忆里都有辫子电车的身影。所以一旦有撤销的消息传出,就有很多人加入到反对的浪潮中,不希望心中的记忆就这么被抹去。”

“申哥”开过这样的20路电车,其专业名称是铰链式公交车,俗称“巨龙车”

电车活宝典“申哥”:

“我对20路情有独钟,它是老上海牌子最响的电车了。”

身为电车迷,徐晓星自是收藏了一堆有关20路的老照片,在很多照片上,记者都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水印“@申哥_老上海風情萬種”,去微博上一搜,发现上面铺天盖地都是沪上地面交通的资讯互动,一天能有数十,甚至上百条。据徐晓星介绍,“申哥”是个上海电车的老司机,先后开过27路、20路、隧道五线等多条线路,现在他定居美国西雅图,但一直开着自己的微博和博客,粉丝也有近一万了,会和大家追忆往昔分享当下,在电车圈里有很高的知名度,是个正宗的“电车宝典”。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这位“申哥”,他名叫李年银,今年已经67岁,是巴士电车公司的退休驾驶员,现在随儿子定居美国。巧的是,最近他刚好在上海,便和记者见面聊了起来。

“我对20路是情有独钟的,这是我们老上海牌子最响的电车了。”一提起20路,李先生难掩兴奋,“我1966年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去20路上参加义务劳动当售票员;1979年的时候在电车驾驶员培训班里,和现在20路线路主管王德宝还是一个师傅带教出来的呢,当时年纪还轻,大家还都管我叫‘小李子’。上世纪80年代初我进了预备车队工作,20路也是我最常跑的线路”。

李年银向记者介绍,现在上海很多公交车都是解放后才开始运行的,但电车不一样,像20路,那还是1928年英商开辟的线路,到现在已经有80多年的历史了,最初从静安寺到平安电影院转弯,经威海路到福州路再抵达外滩,直到1963年8月14日才回到了南京路。

为了保护好这条著名的文明线路,司机师傅也是颇费心力,4点15分的头班车出车之前都亲自洗车,湿拖把擦好再拿干拖把抹干,最后还有专人负责检查:“检查人员会用手指擦一下,没有灰,才能开上南京路,无论从车况整洁还是服务态度,都是没话说的。”

李年银刚开始开20路的时候,还是那种车长14米的老式铰链式公交车,两节车厢之间用像手风琴一样的材料连接起来。记者对这类公交车除了印象最深的“小辫子”,还有中间绞盘处设置的“香蕉椅”。

“对对对,就是‘香蕉椅’,转弯的时候脚下还会动的。其实那时候,大家最喜欢的还是车厢最后那排的‘景观位’,隔着大大的玻璃可以直接欣赏南京路沿路的风景,那是很多老乘客的‘固定座位’,上车都要抢的。”

上一个十年,上海的电车处于低谷,20路用车比较杂,甚至有大宇牌汽车。

 老司机王德宝:

“我在这里工作39年了,挪终点站还是头一回。”

记者2015年12月底随徐晓星去中山公园附近踩点时看到,万航渡路、华阳路上空棕红色的新架空线已基本完成,但位于华东政法大学南门外的921路终点站仍未见20路电车的踪影,凯旋路上的架空线也暂未铺设到位,路旁的行道树多半都伸出枝桠,有的都快到路中央了。徐晓星说:“听说已经在联系有关部门来修剪了,不然没法架线,别说辫子车了,就是现在的921路开到这里也一直被树枝刮到。前面的万航渡路也很窄,无轨电车的宽度比普通公交还要再大一些,今后行车还是挺考验技术的。”

据此前报道,未来新的走向是,到长宁路后大转弯,在长宁路中山公园处设立一个过境站,位置在长宁路890号,再接着延伸开往万航渡路终点站。家住华阳路上的陆阿姨说:“20路开进来我们很开心啊,以前921的班次少,等起来蛮头疼的,听说以后班次也多了,家门口就能上车方便小区居民。就是路不太好走,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堵。”记者走访发现,途经的华阳路和万航渡路都是狭窄的羊肠小道,对向行驶两辆小轿车都有点困难,未来体型“健壮”的电车能正常通行吗?

记者联系了20路电车车队,刚好采访到了李年银当初在培训班里的老同学王德宝队长,他表示,其实这也是正式延伸定在1月初的原因之一:“我们很多老司机对新增3个站头的路线还没有很熟悉,路又偏窄,每次开进去都像进考场一样。以后怎么开,怎么转,选什么角度,都需要有一个培训的过程。我们行车单位安全方面是重中之重,这方面马虎不得。”

虽然有难度,但提到并线延伸,王德宝还是兴致高昂:“其实2号线开通之后,我们线路上的客流是今非昔比,好在站点比较密集,现在的客流大多以旅游客和观光客为主,同时20路又经过市西中学、市三女中、静安寺等地,所以学生客流在早晚高峰乘客较多,平时烧香客也能提供客流。我在这里工作了39年了,挪终点站还是头一回,万航渡路那片年纪偏大的居民对20路很有感情,今后两线并营运能提升,发车间隔也会缩短到5-10分钟,过去在站头上等921路,一等就是十几、二十分钟的老阿姨、老伯伯可以松口气了。”

此前有媒体提出的921路公交司机持汽车驾驶A照,现在加入电车驾驶员行列需要重新更换电车N照,该如何衔接呢?王队长表示,这个问题不大:“这次大概会有七八名原921路的司机加入我们车队,驾照的问题经过商讨,决定在驾驶员通过测试考取合格证后即可上岗,这项测试在去年6月就已开始了。其实难度并没有很大,就是车顶架空线这块需要多学习、多熟悉。”

而且,新型电车机动性强,以前的老式车最大的不足就是不能变道超车,再堵也只能跟在最后,所以从2003年开始电车逐年呈萎缩态势,“当时我们的电车驾驶员大都去加考了A照,就是为了能转型去开汽车。现在的电车碰到紧急情况‘小辫子’一降就行,行驶也不完全依赖于辫子充电,就跟手机充电一样,边充边开,驾驶员都说方便了很多。”

之前的20路电车还不能脱辫行驶,所以电车是不能超车的。

2013年开始,大批新型电车加盟,这是20路车厢内情景。

此外,电车最大的优势还是环保,陆阿姨跟记者反映,此前一直有附近居民投诉停靠在终点站的车辆噪音大污染严重:“你想呀,车上是有乘客的得开空调,那发动机也不能停。夏天的时候又是吵又是热,还有尾气,921路间隔时间长,问题更加明显,换了电车应该会有改进吧。”王德宝也考虑到了这点:“电车在这方面几乎不会有什么影响。”徐晓星也接话道:“其实现在很多国外的城市越来越注重环境问题,像墨尔本、旧金山早都已流行电车了。上海现在雾霾那么频繁,汽车尾气也是原因之一,现在私家车推行新能源车的扶持政策,希望今后也能惠及到我们的公交系统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