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 月 3 日,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夏庄镇大庄子村石淑珍老人今年 91 岁,丈夫二十多年前去世。两个儿子都有遗传了丈夫的精神疾病,大儿子还患有小儿麻痹症。十年前二儿子溺水身亡,三年前大儿子又突发瘫痪只能躺在床上。91 岁的老人每天要照顾 64 岁的儿子起居以及日常生活。老人最大的 " 心愿 " 是能一直活着,能看着儿子去世," 我要是早走了没人照顾他了。" 石淑珍老人说。 

1 月 3 日上午,记者来到莒县夏庄镇大庄子村石淑珍家中。老人家住的四合院的东边墙体已经倒塌。院子里乱七八糟的放着木柴等物品,在空闲地老人还种了一些蔬菜,这基本就是老人与儿子蔬菜的主要来源之一。老人正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再过几天就 92 岁了,不高的个子,裹着小脚,除了一只眼睛由于白内障现在已经接近失明之外,老人耳不聋眼不花,语言表达也非常清晰,由于上了年纪牙齿所剩不多。见到我们老人热情的让我们屋里坐,一进屋子有股凉气,比室外还要冷一些。房间正中央放着一个煤球炉子和一个吃饭的桌子,桌子的一个碗里还有一点白菜和豆腐,这是老人和儿子的早饭。

老人睡觉的床上盖了三床被子,但老人说即便这样早晨也都是被冻醒,天最冷的时候几乎整晚冻的睡不着觉。这几年来老人就与大儿子来永德相依为命,来永德今年 64 岁,虽然一直以来身体都有各种问题,但还能自己照顾自己,而瘫痪以后,照顾他的重任就落在了老人身上。娘俩平时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低保和老年人补贴,以及平时女儿给老人的一些生活费。" 省着花吧,吃饭随便吃点就行,也很少买肉,邻居家给点菜就够吃的。" 老人说,娘俩一天只吃两顿饭,老人说是不饿,但更可以理解成为了节省。 

由于精神有问题,很多时候,老人的大儿子来永德不让人靠近,甚至吃喝拉撒都在屋子里,站在门口就有一股巨大的异味,前来串门的邻居大多也都是远远站在门外往里看一眼。儿子很少让母亲接近,如果烦躁一些还会经常打老人。" 我有时候也不敢太靠近他,我身体如果再有个什么事就更没人照顾他了。" 石淑珍说。

来永德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从床上自己爬出来,由于老人身体太过单薄,而且儿子也行事无常,还经常揍老人。害怕被儿子摔倒不能再照顾他,所以大多数时候老人并不太敢去搀扶他。老人最担心的也是儿子不一定什么时候爬出来,看着儿子挨冻自己却无能为力。每天晚上睡觉老人从来不敢脱衣服,还得好好听着隔壁儿子的声音,就怕儿子自己出去冻着。" 前几天晚上自己爬出来了,太晚了人家邻居也都睡了,费了好长时间才将他弄到屋子里。" 老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