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华伟绘

随着微信越来越多参与到各种“票选”活动中,来自朋友圈的拉票让“圈里人”不胜其烦。奇葩的是,一门新的生意——淘宝刷票竟应运而生,中小学校成为“刷票”的重灾区。

朋友圈拉票,亲朋不胜其烦

如果要选出微信朋友圈最让人反感的事情,被强拉投票应该入围。朋友圈拉票行为的流行,伴生出许多拉票的潜规则,如“要投票,先发红包”几乎成了拉票“标配”,而投票者将投票界面截屏后展示给发起者,以示尽到朋友情分。

记者日前被高中同学拉着参与“榜样家长”的投票,抹不开情面,记者投了他爱人1票。

5日傍晚,“榜样家长”投票结束,记者同学的爱人得票近千,但还是不幸落到倒数第一!有人提醒找淘宝刷票。“如果不找淘宝,肯定票数上不去”。同学发牢骚说,“没想到第一名居然能刷出5000票……早知道还不如淘宝直接买个1万票!”

刷票公司,找到发财捷径

实在缺朋友、没人脉,淘宝当真能刷票?记者在淘宝网首页输入“微信投票人工”几个字,立刻出现一连串的刷票商家。

进入一排名靠前的淘宝店铺,以“家长”身份与之洽谈刷票业务。对方二话不说,要求先把投票链接发去。随后,立刻开价:“人工投票1票0.6元,100票起出售!”对方还表示,价格不能让,并保证“投票百分百安全”,下单后一两个小时就能“交货”。打开该商家评价,发现其月销量达6万多笔。用户评价显示该商家的“信誉之好”“承诺之诚”“评价之高”,令人惊奇。

记者联系上一家名为某某“赢家科技服务”的微商,微商的“运营小妹”断言,所谓人工投票不可能百分之百,一定是利用某些软件进行修改;其次,有实力的商家会网罗一部分固定的投票人,以此为副业赚点零花钱。有些投票活动,需要当地的IP投票,因此刷票商家会将投票业务分包给“水军公司”,这些公司有各地的“地方部队”。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张杰表示,微信投票体现网络时代注意力经济的逻辑,网站刷票反映的则是陌生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在很多人看来,陌生人关系无需承担道德责任和角色义务,所以网络刷票才会大行其道,钻制度的空子。

校园生态圈,成刷票重灾区

令人担忧的是,微信投票、网络刷票,校园生态圈是重灾区。南京中山小学校长助理李老师说,“学校用网络投票来总结、评比,有效、省事,无可厚非。但太多了,也就成了负担。而且,因为这些票选的后面是奖励、奖状,连着各种利益,容易滋生如拉票、淘宝买票之类的作弊手段。”

面对给老师的微信投票,家长们心态很复杂,既反感,又不敢不从,怕老师一旦生气会迁怒孩子。

如果孩子知道家长、老师的高票,是拉来的,甚至用钱买来的,会对孩子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负面影响。他们会得出凡事可以“托路子”“走捷径”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