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劳动报》报道,经常的,秦志刚梦见无数个企业放弃年会庆典,把省下的钱捐给上海红十字会,给全国患上白血病、淋巴瘤等重症的儿童每人2000元。夜半梦醒,他还在回味,梦境不再,心愿是真。

现实生活中,秦志刚为了了却心愿,每一天都奔波在“随手做公益”的慈善征途上。

时光回流。

1996年,秦志刚夫妇如遭雷劈,看着医院开出的化验单:优秀学生、16岁的独生女儿丽娜竟然患上了白血病。夫妇俩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要救活女儿,最为有效的途径,就是进行造血干细胞或骨髓移植。1997年3月,秦志刚一家三口来到血液中心进行配型实验。当时,整个中华骨髓库上海分库只有2300份志愿者资料,对直系亲属配对率四分之一,陌生人配对率仅为万分之一的概率来说,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少了。

秦志刚当场决定捐献自己的造血干细胞,因为从那一刻起,他就深深地知道,自己献出的,不仅仅是鲜血,更是生的希望。

1998年,秦志刚在绝望中等来了希望:华东电力公司一位志愿者与他女儿配型成功,成为全国第二个配型成功案例。然而,面对30多万元的手术费,他犯难了。此时,社会各界伸出援手,好心人纷纷上门,有人临走时,偷偷把钱塞在他女儿的枕头下;女儿的同学,更是两次募捐,筹集了2万元。钱,总算凑齐了,女儿却因病情突然恶化,未及手术就离开了人世。

在刻骨铭心的痛苦中,秦志刚没有沉沦、没有倒下,而是推己及人,把自己的爱播散给天下重、绝症儿童和贫困儿童,演绎了人间的至美大爱。

完成女孩最后的心愿

2004年,在儿童医学中心慈善活动中,秦志刚认识了患上白血病的小乔,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位9岁的女孩时,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眼角湿润了。

从此,他经常出现在小乔的病床前。2005年圣诞节,秦志刚去看望小乔,问她想要什么圣诞礼物?小乔说,她喜欢《欢乐蹦蹦跳》里的女主持人。秦志刚就把女主持请到小乔的病床前,让孤独的小乔感受到节日的欢乐。

秦志刚知道,要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等,没有六七十万元,根本打不了这个持久战。为了帮助这个“女儿”,秦志刚走上电视节目,为小乔募捐。

有一次,秦志刚与小乔说起愿望时,孩子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秦志刚忽然感悟到,对孩子的精神支持有时甚于打针吃药。他便和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创办了“小小心愿”墙,让白血病患儿将自己的心愿写下来挂在墙上,让好心人认领,并帮助孩子实现。“小小心愿”的第100个心愿,正是他的“女儿”小乔的,她的心愿是去香港迪斯尼乐园游玩。

秦志刚联系了一家银行,该行团支部集体捐款5000元。送小乔踏上迪斯尼乐园之行时,秦志刚又偷偷塞了500元。可是,过机场安检时,小乔随身携带的药品却无法正常通过。秦志刚找到航空公司总经理。对方为社会各方的善举所感动,复印了小乔的病历卡,帮助这个无助的小女孩乘上了飞机。

半年以后,正在为志愿者送骨髓的秦志刚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接到小乔母亲的电话,“小乔走了,但她走的很平静,因为所有的心愿都已经达成。”

自从亲生女儿病故后,秦志刚就成为造血干细胞捐赠志愿者俱乐部首批成员,把全部的爱都给了白血病患儿,他利用各种机会牵线搭桥,帮助病患儿筹措钱款。扬州的小傅父母都是打工者,家庭生活拮据,急需3万元医疗费。秦志刚向一家外国领事馆夫人募集。领事夫人出于好心,直接将3.1万元打入医院账户。医院觉得数目不符,需要确认。由于领事夫人已回国,秦志刚花了一年时间,通过各种渠道与其沟通,最终及时地把钱用在了小傅的治疗上。

由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人员散布在天南地北,运送需要志愿者完成,秦志刚就数十次地担任了护送使者。他经常利用自己的时间,上东北,下广州,飞北京,赴四川……造血干细胞需要恒温保管,他就自费购买了保温箱。

“随手做公益”救人于危难

自从2006年当选为上海市第二届“慈善之星”、2008年当选为中国红十字总会“志愿者之星”,获得诸多荣誉后,秦志刚渐渐形成了“随手做公益”的理念,扩大了他的救助范围。2010年3月,秦志刚在网上看到一条救助信息:金山区男孩小张和爷爷不幸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小张面部95%毁容。在大难临头之际,小张母亲离他而去,其父是个失业者,根本无力承受各项整形手术费。

“这个孩子太可怜了,我必须帮助他。”秦志刚开始奔走于各大整形医院,几家整形医院感动于秦志刚的执着,同意为小张免费诊疗。往后5年,秦志刚50多次往返于金山区朱泾镇,牵线两家医院为小张免费做了9次整形手术,免除手术费60多万元。秦志刚还动员自己身边的爱心人士、静安希尔顿酒店和上海德国俱乐部等,为小张捐款10多万元。

小张受伤后,无法再上学。为了解决他的学习问题,秦志刚走访了相关部门,终于使小张高高兴兴背着书包走进了学堂。如今,小张已是一个三年级的学生,对他的后续整形手术治疗仍在继续,上海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总经理蔡庆峰表示,秦志刚让他们看到了社会爱心的力量,医院将继续给小张免费提供整形医疗。

刘氏夫妇是河南人,育有一女。2006年,其亲戚在路边拾到一个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婴,刘氏夫妇于心不忍,收养了弃婴。哪知,收养不久,就发现该女患有恶性视网膜肿瘤,进而眼睛失明。刘氏夫妇卖掉房产,带女儿去北京开刀。稍后,好心人相告,上海的医疗条件不错,刘氏夫妇又带着孩子到上海治病。

好心人找到秦志刚后,秦志刚先是帮刘氏丈夫落实了工作;又找到一家眼科医院,落实了小孩换假眼、后续治疗的问题。如今,小女孩已经进入盲童学校学习,成绩十分出色。

“随手做公益”,让秦志刚更加忙碌,也更加充实,因为在为他人的服务中,他认识了更多的好心人、好心企业,也看到了自己点点滴滴的付出,给他人带来了温暖和希望,重燃了生命的热焰。

在云南大山里救助80多名孤儿

秦志刚精神层面上的再一次飞跃,是结识了一批当过上山下乡知青的好心人。姚先生在一家刊物担任编辑部主任,他曾在云南普洱插队。说起当地的情况,姚先生总是唏嘘不已:当地的孩子,冬天仍然赤着脚,盖的都是上一届学生留下的破被,希望小学里没有图书馆、食堂……

秦志刚动容了,他和一群好心人踏上了山区之行。前前后后,秦志刚一共去了8次,每次,他都是直奔学校,核实救助者名单。一位捐助了数十万元的上海好心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钱要给到学生的学习、生活上。秦志刚说,做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敢怠慢,因为当地发生过好心人救助款被孩子的爷爷买酒喝的现象。

为了确保钱花到孩子的身上,秦志刚给每个受助者在银行里开办了一个账户,每月三百元,直到孩子小学毕业。仅在云南,他就救助了80多名孤儿。

为了提高当地的教学质量,他还把山区里的老师请到上海培训。

有人问他,普洱的风景十分迷人,不知他看遍了没有?秦志刚茫然地看着对方,“在他眼里,除了大山里的贫苦孩子,什么都没有啊。”

随着时光流逝,秦志刚的足迹踏遍了贵州、四川等贫穷山区,他给孩子们修建了篮球场、购置了课本、课桌,添置了被子、床,还建造了水窖、图书室、食堂……

有人问他,老秦,你也是个60多岁的人啦,打算什么时候歇歇?

秦志刚说,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一直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