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西华县有个李九行政村,地处西华、太康、扶沟三县交界,基础条件很差,发展滞后,农民收入较低,村集体没有积蓄,没有固定收入。2012年夏季遇到旱灾,农民急需抗旱浇麦,但村里50眼机井有半数淤积不出水。村干部心急如焚,托人情找关系,要项目跑资金,只要求有关部门投入少量资金,帮助他们村维修一下损坏的机井,以解群众抗旱浇麦的燃眉之急。但是,有关部门以该村不是贫困村为由,将村干部拒之门外,分文不给。

而距李九行政村南3公里处有一行政村,交通便利,基础较好,发展快,村集体有积蓄,有土地,有固定收入,而且与几个农场相邻,农民承包农场土地耕种,利用农场空闲场地、房屋发展养殖业,收入丰厚,按当地群众的说法,这个村“富得流油”。但这个村却被定为“贫困村”,而后打机井、架线路、完善配套设施,连喷灌、滴灌都用上了,令其他村的村民眼馋。

扶贫本应是“雪中送炭”,应选择最落后的乡村、最困难的群众加以扶持、帮助。但有些扶贫主管、相关部门,为了扶贫早开花,早结果,早见成效,早出政绩,却选择一般村甚至是先进村为“贫困村”,用足国家扶贫政策,人财物齐上,使这些村“锦上添花”,发展日新月异,变化翻天覆地。

对这种“嫌贫爱富”“弃贫帮富”的扶贫法,群众意见很大,称之为“往高坟头添土”。如此弄虚作假的“扶贫”,拉大了富裕和贫困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