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去年与绿城、佳兆业双双分手后,2016年伊始,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对雨润集团潜在的并购也宣告终结。1月11日午间,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1月8日公司接到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雨润集团”)通知,雨润集团2016年于1月8日,与融创中国主要大股东融创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融创国际”,孙宏斌独资持有)就前期签署的《合作备忘录》签署了终止协议。

中央商场方面同时表示,雨润集团正在与其他第三方进行战略合作事宜的洽谈,目前尚未达成任何协议。 雨润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合计持有公司56.74%股权,此股权有可能涉及部分转让。

不过,虽然没有完成上述三笔大宗并购,但孙宏斌却藉此打开了长三角市场,并拿到了打开深圳大门的钥匙。此外,融创去年还在并购市场发起多笔项目收购,斩获颇多。

实际上,2015年以来,融创依靠并购依次进入了南京、武汉、成都、西安、太原、合肥、海南等二线城市。仅去年下半年,融创便以32亿元拿下了中渝置地在成都的7个项目,随后又与天朗共同出资组建西安合营公司,收购了天朗多个项目股权,并且还以5.7亿元加码了浦东东郊项目股权。

“截至2015年底,融创约有4400亿元的土地储备。这些土地中三分之二是收购合并得来的,三分之一是在公开市场招拍挂竞得的。”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表示。

融创管理层表示,2015年全国一线城市及主要二线城市的土地价格持续上涨,公开土地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而土地价格的持续上涨将进一步侵蚀房企的利润空间。并购则可以避开了竞争激烈的土地公开市场,以较低的价格获得更多的土地资源,成为房企未来利润的保证。孙宏斌还透露,融创计划在2017年实现销售额突破千亿元。

收购再遇阻

去年的9月8日,融创中国和雨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与雨润集团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集团相关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双方努力确保雨润集团各项业务正常运转,并在满足相应条件的前提下,融创中国向雨润集团提供全面支持。

不过,一开始外界对双方的合作就并不看好。9月9日在恒指大涨4.1%的情况下,融创股价一度下跌达到10%,孙宏斌则立即召开投资者交流会进行解释,彼时孙宏斌指出,“雨润有三个板块挺值钱。中央商场,持有商业的运营能力很强;农产品交易和物流方面,本身也是一种商业,收租金、佣金和管理费,其实跟房地产是一回事;另外就是保险,以后跟房地产或许有协同。”

不过,仅仅10天后融创方面便称,由于完成潜在交易,尚需冗长且费时的审批程序,将花费融创大量的时间。因此,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已决定不继续进行潜在交易,转由融创国际继续洽谈相关合作可能性。且孙宏斌同意,若与雨润集团控股股东的战略合作得以实现,融创中国将有优先权整体或部分参与相关合作。

但4个月后,孙宏斌还是选择了放弃。实际上,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在项目层面的并购上一直颇为顺利,但在整体收购上却屡屡碰壁。孙宏斌也表示,针对上市房企的整体收购,往往遇到规则障碍,为此他也很是无奈。

而在1月5日,孙宏斌曾向媒体透露,“目前相关合同仍然有效,但因为对方实际控制人签不了字而没法进行,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很难就何时完成谈判设目标”。当时外界便分析认为,融创与雨润的合作很难完成。据悉,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中央商场董事长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目前仍未解除。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日沪指大跌5.33%的情况下,虽然双方发布分手消息,但融创中国午后仍继续震荡下行,全天下跌6.04%,而中央商场更是以跌停收盘。

对于几次失败的并购,孙宏斌坦承会给融创的发展带来一定影响,但同时融创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相较于前几年的业绩来说,去年融创中国是在原地踏步。主要是2015年多起重大并购案花费了融创中国大部分资源,其中包括资金和一半的团队管理力量等。但另外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再多一倍的工作,公司再发展一倍,管理力量还是足够的。” 孙宏斌表示。

吐槽地价涨得快

在2015年完成734.6亿元的销售金额后,孙宏斌将融创2016年的目标定在了800亿元,2017年则是超过1000亿元。“规模这个事儿我一直觉得不重要。但融创有4400多亿元的土地储备,不卖的话每年利息就有200亿元到300亿元,所以我们的销售肯定是要过千亿元的。”孙宏斌指出,“2015年我们花了很少的精力在自己公司身上,2016年这种情况会改变,可以说是融创新的起点”。

而在谈到2016年公司发展战略时,孙宏斌表示,“未来有三个关键词:判断、继续布局、控制风险”。

孙宏斌认为,“过去我看北京和上海,是什么地都可以买,现在我看北京和上海,是什么地都不能买,地价涨得太快。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判断,不判断就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同时,在去年快速布局8个城市的情况下,融创在2016年会继续完成核心二线城市的布局,“长远来说,我们特别看好成都和重庆,这两个地区占中国一亿一千万的人口,它的前景好,我们特别重视。” 孙宏斌称,“如果说北京、上海地价跌下来了,我们就在北京和上海继续拿地,如果地价继续的涨,就会快速完成二线核心城市的布局”。

此外,对于旧改,孙宏斌表示,“旧改是一定要做的,去深圳不做旧改肯定不行”。融创此前曾深度介入佳兆业的收购,而佳兆业在业内则有“旧改专家”的名头。孙宏斌此前也曾表示,虽然收购没有成功,但还是会和佳兆业进行合作,显然是希望借助佳兆业在旧改方面的能力和经验。

至于近期市场最为火热的“宝万之争”,孙宏斌直言,“这就是一桩生意,一切按照规则来就好”。其认为,“宝能现在持有的股份已经达到24%,再增持的空间不多了,不能超过30%,因为超过30%会触发全面要约收购,到时候万科市值高达3000多亿元。宝能不会有那么多资金去收购那么大市值的企业。就目前持有的股份而言,宝能也无法在董事会做什么,控制万科不可能。我想给姚老板带话,这就是个买卖,别较劲,万科也别较劲,建议双方坐下来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