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 “双双获利” 新华社发

学生购买一套百元左右的校服,竟被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班主任联合吃掉十多元的“回扣”。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曝光校服腐败案件引发社会各界关注。

2015年7月以来,新华社记者先后四次赴当地调研发现,小小校服腐败利益链条“不简单”,上有红头文件“开道”、校服企业垄断经营牟利,下有教育主管部门和中小学校“揩油”。而这腐败利益链条在当地存在十数年。

校服“价格贵、质量差” 两家企业垄断经营多年

恩施州的校服主要分夏装、春秋装和套装三种,价格在80元到300元之间。业内人士透露,单价100元的夏装、春秋装校服,其成本为60元至70元;单价250元左右的套装校服,其成本约200元。恩施州现有小学生24万名、初中生11万名,中小学生人数连续多年保持在较为稳定的状态。恩施州是典型的贫困地区,对于恩施州偏远山区的贫困家庭而言,花100多元买一套校服绝非易事。

在恩施州经营校服业务的企业主要有两家,一家是湖北龙船调服饰有限公司,另一家是恩施州黔凯服饰有限公司,前者垄断了恩施州利川市的校服业务,后者垄断了恩施州其他县市的校服业务。

一边是学校统一订购的校服“价格贵、质量差”引发家长频繁投诉;一边是校服企业垄断经营牟利“安然无恙”,在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猫腻”?

省级“红头文件”为腐败“开道” 州级教育主管部门“揩油”增收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恩施州黔凯服饰与恩施州教育主管部门关系密切,甚至有红头文件为其“开道”,其他校服企业根本挤不进来。

2008年,湖北省相关部门连发两文,规定对全省中小学食品、用品连锁服务企业进行省级资格审查和备案管理。然而,这一规定却在执行中变了味。湖北省中小学校后勤工作办公室2013年公布的备案企业有19家,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2013年公布的能在恩施州服务的备案企业却只有6家,其中校服企业为上述2家。

业内人士透露,这意味着即便进入了省级目录,要在恩施州服务,仍然需要“做工作”,其中包括与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搞好关系”,给挂靠在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名下的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协会交会费,赞助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开展活动等,“猫腻大得很”。

记者获得的一份恩施州教育局内部报告显示,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协会与校服公司商定以一套校服2元的标准收取会费。恩施州黔凯服饰有限公司作为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协会副会长单位2012年至2014年共缴纳会费22.6万元。湖北龙船调服饰有限公司作为协会理事单位,2012年至2014年共缴纳会费2.5万元。

有了省、州的红头文件,校服公司就有了“令牌”,可以直接找学校“谈”,也可以找县市学校后勤办继续往下发文,最终形成了垄断其他县市校服业务的格局。

先后两任 恩施州学校后勤办主任被查

目前,恩施州黔凯服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毅坤等4名负责人,已被恩施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而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主任赵国顺,恩施州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原主任、恩施州教育考试院院长周正,也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另有多名县市教育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也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经查,咸丰县43所学校或教学点全部存在这样的校服腐败,已查出2012年至2015年期间,共有768名教职员工收受提成,累计收缴违规资金42.65万元。

咸丰县纪委副书记徐子轩说,在咸丰县部分地方,卖中小学生一套校服,班主任和学校要分别提成5元,教育站或中心学校还要提成2元。这些地方的学生,在每年被要求购买一套80元至120元的校服时,要被层层盘剥走12元。

据新华社武汉1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