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根岁末,中俄超导质子联合研究中心在安徽省城合肥签约揭牌,并将筹建合肥离子医学中心,为癌症患者提供一种当今世界先进的放射治疗技术。创新驱动正在使合肥的经济结构由传统的工业和农业向现代高科技转变,也使合肥在经济下行的重压下从容应对。2015年全市GDP和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0.5%和13.5%。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5.73%,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到1056家。

培植科技沃土 打造创新高地

在考察了全国多个地方之后,2014年,中科院热物理研究所最终决定把微小型燃气轮机项目放在合肥巢湖。中科合肥微小型燃气轮机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院长、总经理谭春青说:“巢湖的区位优势和综合优势一般,但创新条件好,领导高度重视创新工作。”

除了厚爱创新增引力,对科技人员的激励机制也发挥了磁铁效应。中科合肥燃气轮机公司目前估值约4亿元,而以科技人员为主的创始团队享受高达30%的股份,“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留日回国、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谭春青博士说。

北大未名集团把生物医药企业也选址在合肥巢湖经开区。合肥市政府以企业市场化运作,投资10亿元给未名生物代建基础工程,未名生物以租金方式逐年购买,用节约出来的资金购买药证和投资美国一家生物企业。总经理曹文波介绍,一个生物企业通常5年建成、10年见效,这种“代建—借力—整合”的运作方式产生了一个奇迹:2013年底签约,2014年建成,2015年开始赢利。

合肥充分运用首个国家科技创新型试点市政策,着力构筑创新创业大平台,初步建成中科院大科学中心、清华大学合肥公共安全研究院、合工大智能制造研究院,共建成各类创新创业基地160多个。

创新的土壤吸引了大批高科技人才、技术、企业涌入,量子通信、小型燃气轮机、超导质子重离子治疗、生物医药等一批世界先进的技术在合肥扎根、开花。企业创新热情高涨,去年前11个月全市累计申请发明专利14586件,同比增长近3成。

用力“最后一公里” 助推科技“拥抱”市场

早在2012年,中科大数学学院刘利刚教授所带团队,就设计出3D打印新方法,可大大节省材料。但由于缺少资金和与市场对接的有效渠道,科技成果迟迟未得到转化。直到2014年,中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在搜集信息中获知这一情况后,很快采取技术开发合同形式,给予该团队60万元经费助力产品落地,并帮助设计商业营销模式、推介技术产品等全程辅导对接。目前该团队已经成立公司,年销售额近2000万元。

坐落在合肥高新区创业园的安徽华米科技公司,其小米手环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了17%的份额,如今在北京设立了互联网运营中心,在硅谷建立了工业设计中心。但就在2012年前后,公司在技术转化关键时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和杭州银行合作推出的“创新贷”项目提供贷款300万元,帮企业渡过了难关,顺利走向市场。

合肥出台了扶持产业发展“1十3十N”政策体系,采用基金、“借转补”、财政金融产品、事后奖补等投入方式,近3年各级财政投入发展资金100多亿元,其中小微企业占60%左右。

创新驱动持续不变 经济转型水到渠成

合肥自2013年全力打造“大湖名城、创新高地”城市品牌以来,市委市政府坚持将创新驱动发展这条路走到底。

京东方合肥基地是创新驱动道路不变的明证。由于技术滞后,“缺屏之痛”曾令合肥乃至国内电子显示产业长期受制于海外。为主动参与技术的创新变革,京东方不断加大研发投入资金与力量。创新活动见效需要时间,而高额投入却令京东方背负起巨大资金压力。

2008年,了解到京东方集团公司有技术缺资金时,合肥市抢抓产业升级转型的重大机遇,作出投资引进的决策,建成了国内唯一新型平板显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随着新品推出与产能扩大。2015年前三季度,京东方的手机面板、平板电脑面板出货量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去年12月,京东方自主建设的10.5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生产线在合肥动工,成为目前全球最高世代线,将引领大尺寸超高清显示新时代。

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说:“创新是没有出口的高速公路,是持久长期的过程,我们要坚持不懈地走下去。”让这位多次直接谈判引进重大项目的书记感到自豪的是,合肥创新生态体系初步形成,创新高地的溢出效应正在显现,艰难的结构转型也将水到渠成。

液晶显示屏一花引得万花开,目前已有约30家国内外企业在周边投资配套。合肥也成为全球唯一拥有6代线、8.5代线、10.5代线3条高世代液晶显示器件生产线的城市。2015年,京东方在合肥的产值约200亿元。北大未名集团与巢湖经开区共建的半汤生物经济实验区总投资200亿元,建成后预计可实现年产值10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