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孤独”爱发明 未曾入名校“法眼”

陆江

近日,上海科学会堂,上海市市长杨雄郑重地将“市长奖”奖杯交到一个板刷头男孩手中。这个男孩,名叫陆江,是“市长奖”颁发6年来,唯一一个中职生获奖者。

“市长奖”全称是“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这是在上海市委、市政府支持下设立的面向全市青少年的一项具有导向性、示范性和群众性的科技创新最高荣誉奖项。从2003年开始,共颁奖6次,每年约有10人左右获奖,获奖者有中小学生、大学生、老师、医生等。但这一次,中职生首次在列。

陆江究竟有何本事,能打破社会对中职生的偏见获此殊荣?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对他和他所在的学校进行了专访。

爱发明也爱创业

在上海科学会堂展厅内,陆江的科创发明作品被摆在最醒目的位置。他发明的印章防伪技术看上去很普通,但却被“市长奖”评委会认为,具有很强的前瞻性——这项技术如果成本能够降低,大多数企业未来都能使用上这类印章,效益可观、防伪价值凸显。

陆江是在上海大众工业学校就读数控技术应用专业时完成的此项发明。拿着包括该项发明在内的一系列发明专利,他申请了四川大学自主招生“双特生”和上海电机学院两所高校,最终优先被后者免试录取。

他的印章防伪技术,包含3个部分的核心技术。其一,中央图形二维码防伪技术主要为公众提供服务,公众只须拿起手机“扫一扫”印章中心的二维码,就能立即辨识出这枚企业印章的真伪;其二,印章指纹防伪技术,这项技术要求公安机关提取企业法人10个手指的指纹,再随机选出其中几个指纹的部分部位,用3D打印的方式将其嵌入到印章上的企业名称中;其三,边框微缩签名防伪技术,可以把企业法人的签名嵌入到企业印章的边框栏中,起到防伪作用。

一段时间以来,私刻公章套取企业现金的犯罪屡见不鲜。陆江说,自己发明的印章防伪技术实际可以解决“私刻公章”这样的问题。就像门锁从传统的扁平钥匙型,转变为后来的旋转型,再到现在的智能指纹型一样,陆江认为,自己的印章防伪技术未来也会成为每一家法人单位的必备产品。

但问题是,目前印章成本高昂。陆江自制了一枚3D防伪公章,造价高达1万元,“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一定能降低成本”。

“爱折腾”的陆江,实际并不仅局限于创造发明。他还在2015年11月4日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上海途游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旅游咨询,为高端旅行者定制个性化海外旅游产品,包括海外景点门票、酒店、用车等服务,“预计明年上半年上线”。

“途游”的另一项业务,与陆江从小参加科创活动的经历有直接关系——帮助有需要的学校和学生去海外交流,参加海外的科创类比赛。这实际上,是陆江这个“从小没上过名校”的中职生的一项“超级特长”。

“孤独”爱科创,成绩不突出

陆江的父母,都是做销售出身。用陆江自己的话来说,“全家算上各种远房近亲,就没有一个是搞发明创造的。”但陆江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跟着老师参加各种科技创新活动,有区里的、学校里的,还有的来自社会培训机构。他回忆,那时,大多数活动只是去玩玩。

上了初中,陆江逐渐发现自己对科创活动“情有独钟”,“各种机器人、模型、拼图比赛,都去参加过,而且还能拿到些名次。”与此同时,他还参加过历史、政治等课外课题组,参与社会调研活动,“只要有活动,基本都参加”。

在上海嘉定区的一次“明日科技之星”评比中,嘉定总共评出的6个候选人,除他一人来自一所极其普通的初中,其余5人均来自嘉定名校。

但即便如此,科创方面的特长也未能弥补他在学习成绩方面的不足。中考时,全班50多名学生有四分之一考上了高中,其余学生包括陆江在内,都进了职业学校。

陆江去了上海大众工业学校数控技术应用专业特色班。但在中专一年级期间,他花了很多精力申请美国知名的私立高中。“总觉得自己凭借科创方面的特长,应该能进更好的学校。”陆江“骄傲”地选择了美国排名靠前的四大私立名校,最终因英语成绩不高而没能成功。

陆江告诉记者,实际上,在从事科创的道路上,无论是初中还是中专期间,他都明显感到积累的知识“不够吃”,“有了想法,却很难找到合适的老师来指导。”大多数时候,只能靠一个人单打独斗,直到后来在一次比赛中认识了中科院上海光机所的一名教授,才感到有了“依靠”。

这也成为他努力想去美国念高中的一大动力——找到更懂科创的老师来指导自己。

所幸,上海大众工业学校也意识到中职学校老师“喂不饱”这些科创人才,就主动聘请了一些专家学者来学校为特色班授课,定期帮学生解决问题。在这所学校,特色班学生的发展重点是专业创新,而普通班学生的发展重点则是就业。特色班学生被要求在中专一年级期间把所有两年的课程都修完,中专二年级开始主攻专业。

而陆江,是一个特例。他在中专二年级时主动转到普通班,发展自己喜欢的课题,“普通班的课基本不用上,能有更多时间研究自己的课题”。

中职生未来:除了技能,还会创新

采访中,记者发现,陆江的成长,与从小不断参加各类科技创新活动分不开。他对科创的兴趣,来自各类科普活动;他的导师,是通过科创大赛结识的;他的学习动力和创新点子,来自科创比赛中与同仁的交流。

这种活动,除上海市教委、上海市科委,有很大一部分由上海各级团组织发起。比如团上海市委近年来就打造了上海少年科学院、上海市信息化人才协会和上海青年创业协会等众创平台,开展“梦创上海”青年创业扶持计划、上海青年创业英才开发计划等品牌活动。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上海学生有5件作品获奖。包括上海“市长奖”的评选,也由团上海市委负责组织。

上海大众工业学校校长高亢告诉记者,目前社会上专门面向中职学生的科创比赛还不算多,但一个可喜的现象是,很多市一级、全国级的大赛,都把参赛者范围扩大到了中职、高职

“中职教育,一向偏重技能。我们的学生虽然文化课不一定很强,但都很有想法、有个性、有特长,这批学生的未来,我们会有个性化培育的方案。”高亢说,学校目前的“特色班”就是朝着创新路子培养学生。

据悉,上海市从去年开始探索中职本科贯通学制,为一大批有能力、学有所长的学生,提供从中职直升本科的机会。这批学生,除了技能,还应具备一定的创新能力。

“职业教育也是一类教育,不是弱势教育。”高亢说,今后聘请专家到中职学校来短期辅导,或者进行项目指导,将成为中职学校教学发展的一大趋势,“中职也应为那些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向上更好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