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4日,“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中,胡杨身披雪白晶莹的雾凇。从2015年年底以来,有“死亡之海”之称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频现雾凇奇观,黄沙映着晶莹的雾凇,把“死亡之海”北部装扮成一个璀璨迷离的童话世界。新华社发(刘伟摄)

“早看雾,晨看挂,待到近午赏落花”。有“死亡之海”之称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14日出现雾凇奇观:黄沙映着晶莹的雾凇,把“死亡之海”北部装扮成一个璀璨迷离的童话世界。

14日清晨,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塔里木油田哈得作业区雾气弥漫,黄色的沙粒和稀疏的胡杨若隐若现,充满神秘的气息。当冬日的朝阳冉冉升起,遒劲的胡杨树枝上,缀满了雪白晶莹的雾凇,好似一条条珠链。高大的胡杨仿佛一夜之间变得丰满起来,向辽阔的天空伸出支支洁白的枝条;而低矮红柳的柔嫩枝条则似乎不堪重压,紧密地拢在一起,在四周黄沙的映衬下,宛若银丝编织成的工艺品。中午时分,雾凇开始逐渐消融,蓬蓬雪粉在阳光下翩翩飞舞,显得格外璀璨迷离。

哈得作业区去年12月中旬降了一场15厘米厚度的大雪,随着气温渐渐升高,从今年元旦开始,沙漠中的空气储备了充足的水分,为雾凇的形成提供了条件。据当地石油工人说,目前雾凇奇观已经持续两周。

去年12月中旬,多日的大雾天气后,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和田河古河道也出现了“万顷胡杨披霜挂”的美景,雾凇持续一周不曾凋谢。

雾凇俗称树挂,霜挂,是由于雾中无数零摄氏度以下尚未凝华的水蒸气随风在树枝等物体上不断积聚冻粘的结果,表现为白色不透明的粒状结构沉积物。雾凇形成需要气温很低,而且水汽又很充分,同时能具备这两个极重要而又相互矛盾的自然条件在沙漠中更是难得。

1月14日,“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中,胡杨身披雪白晶莹的雾凇。从2015年年底以来,有“死亡之海”之称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频现雾凇奇观,黄沙映着晶莹的雾凇,把“死亡之海”北部装扮成一个璀璨迷离的童话世界。新华社发(刘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