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健报道 刚刚发布更名公告的九龙山(600555),今日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一则关于股东之间有关周边资产股权转让款支付的进展公告。从公告内容来看,现大股东(以下简称大股东)方面认为前大股东李勤夫(以下简称李勤夫)方面存在违约,私自占用公司资产并造成公司损失,所以暂不支付周边资产转让的尾款,并要求李勤夫方面对其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大股东之所以暂时不支付尾款,主要因为对方违约在先。”

大股东损失3.7181亿元

事件要追溯到2011年。记者查阅公告了解到,海航方面在收购九龙山股权之际,还连带收购了九龙山游艇俱乐部等周边资产。当时,海航方面已向李勤夫支付了全部16.9亿元的上市公司股权收购款。之后双方虽然出现过一次矛盾,但在2014年经过调解后,海航方面又支付了5亿元周边资产转让款项,并计划在过渡期内,如果出让方遵守相关协议,海航会在2016年1月15日过渡期结束后支付3.1亿元的周边资产转让尾款。

然而,根据专业第三方机构调查发现,李勤夫方面存在严重违反调解文件的相关规定,因此应向大股东方赔偿8.3399亿元的损失。

相关公告显示,大股东方认为李勤夫方面严重隐瞒了九龙山公司及其各级子公司2011年3月份以来的交易情况,未依约披露、交接合同多达452余份,其中涉及多项重大诉讼纠纷及巨额对外负债,并给大股东方造成3.7181亿元的重大损失。

同时,大股东方还指出李勤夫导致公司的资产持续受到损害,占用九龙山公司及其各级子公司资产,并存在隐瞒游艇俱乐部及高尔夫俱乐部会计核算不符合相关规定的违规事项、重大风险事项的情况,为公司带来超4亿元的损失。

套现数十亿元九龙山股份的李勤夫父子,还被指认长期无偿占用九龙山度假区内圣马可酒店的两间总统套房,并通过控制九龙山公司子公司代付李勤夫关联公司及其个人产业费用。此外,由李勤夫实际控制的物业公司擅自收取九龙山度假区门票。

据了解,在海航实际接管公司之前,九龙山度假区的门票收入计入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但是在海航即将接管九龙山度假区之前,门票收入这一块却突然被剥离出去,进入了李勤夫自己的口袋。而根据此前发布公告表明,与该物业公司的合约应在2015年7月17日到期后解除并不再续约。但据知情人士称,该物业公司在合约到期后一直未撤出度假区,仍然擅自收取度假区门票。

此外,一位了解相关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度假区门票收入以外,在九龙山度假区里的一些资产,例如多个俱乐部、马会等早在海航介入前已经被与李勤夫关系密切人士承包,这也意味着,度假区内部分资产所产生的经营收入不再纳入上市公司的业绩中。

显然,九龙山大股东暂不支付3.1亿元的尾款主要因为双方对一些资产接管等方面存在着不少分歧。从这纸公告以及双方的对峙中也不难看出,九龙山大股东和二股东李勤夫之间的矛盾并未完全消除。

有关知情人告诉记者:“之前的22亿元都已全部支付给对方了,不会为了这3亿元而故意为难对方。公司此次之所以暂停支付3亿元的尾款,是因为公司在一系列调查中发现,公司之前连同股权一起购买的周边资产并没有按照当时的协议约定来兑现,出让方严重违反了当初调解文件的规定,并造成公司重大损失。”

今天还有消息说,九龙山内斗一时半会难以结束,李勤夫方面也有反制行动。

海航有充裕的资金

就在不久前,海航刚刚以3.9亿元高价从政府手中竞得九龙山度假区内海角城堡三块土地,可谓对九龙山度假区的持续开发充满信心并大力支持。

而刚刚过去的2015年,海航更是大手笔不断,先后以17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全球最大航空地面及货运服务商Swissport,收购英国路透社总部大楼,收购巴西第三大航空公司蓝色航空23.7%权益,成为蓝色航空的单一最大股东,收购Hoteles Royal100%股权,完成红狮酒店12%股份的收购,同时,海航旅游5亿美元入股途牛,成为途牛第一大股东,持股24.1%;今年初,海航集团还通过在天津自贸区中心商务区平台,以自贸区境外直接投资备案的方式入股Uber中国,Uber融资后估值接近80亿美元;另外,1月8日,海航旗下渤海租赁正式宣布,完成160亿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全部股权。

这一系列令人咋舌的海内外大型并购行动的背后,表明海航集团在充裕的资金支持下,已经从产业集团发展成为投资主体。而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更是给出了海航集团“AAA”最高信用等级。此次大股东方在已支付22亿元的情况下,暂缓支付上述仅3.1亿元的周边资产转让款,必然事出有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