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于网络)

吴方伟报道 年关将至,餐厅预订年夜饭成为众多家庭的一个选择。一直以来,许多餐厅设置最低消费、开瓶费、服务费等霸王条款,让许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严重受损,国家商务部2014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中第12条中已经明令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尽管如此,近日,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走访、联系了上海多家餐饮店发现,仍有个别餐厅存有最低消费现象。另外,大多数餐厅纷纷实行“套餐制”,采用统一定制价格,不能自主点菜、换菜,也让众多消费者质疑,这与最低消费又有何区别?

年夜饭抢订火爆,10月份就已订满

1月19日,记者通过走访了上海多家餐厅了解到,虽然今年大部分饭店的客流量和往年都无明显差异,但是大部分餐厅在10月份已经订满。

不仅年夜饭“一桌难求”,对于一些特色餐厅,春节期间的位置也十分紧俏。位于云南中路的上海人家(黄浦店)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除夕到初六期间,包厢均已订满。另外,记者了解到,富民路上的保罗酒楼、上南路上的大富贵酒楼、廊亦舫酒楼(正大店)分别到初三、初四、初六才有空位。

各个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最好的时间是在10月初开始预定,现在这个点才来定席位,肯定要面临着满员的情况。”

普遍采用“套餐制”,个别餐厅仍有最低消费

从多家餐厅反应的情况来看,年夜饭基本采取“套餐”的形式。上海人家(黄浦店)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年夜饭都是套餐,“餐厅包房的套餐价是2988元,大厅的套餐价是1988元,”另外,记者了解到,上海人家(黄浦店)餐厅套餐分为A、B两种,消费者并不能自主点菜,也不能置换菜。

记者从大富贵酒楼(上南路店)获悉,包厢的套餐价格是1590元,大厅的套餐价格是1290元,其工作人员给记者强调:“套餐里的菜都是固定的,不能更改。另外,还需支付相应订金。”

在廊亦舫酒楼(正大店),记者了解到,只有年夜饭是采取套餐形式,价钱在2000——3000元左右,春节期间都是自主点菜价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包房都有最低消费,价钱在2000——3000元左右,同时她表示,虽然知道国家规定不能设置最低消费,但如果餐厅如果这样做,那么“我们就没钱交房租,关门了,这是一种双向选择。”

市民表示:“是变相的最低消费,但没办法。”

对于这种年夜饭普遍采用“套餐”形式,而且价格不低的做法,一些市民普遍认为这其实是最低消费,“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本质还是要花一定的价钱,”市民许先生认为。

市民陈先生表示,虽然年夜饭套餐的菜式都是一样的,价格还很高,但是年夜饭是一种刚需,每年也只有一次,因此,大多数人都不会考虑到它不合理的地方,“这没办法!”市民陈先生表示十分无奈。

另外,市民钱女士表示,各个饭店套餐在春节期间采用的特殊做法,因此并不考虑在外面订制年夜饭,“花了一定的价钱,只能选择固定的‘套餐’消费,这本身就有一种不公平交易的嫌疑。”

律师:“套餐”有变相的“最低消费”嫌疑

对此餐厅的这些做法,泰和泰(上海)律师事务所杨彬律师表示,餐厅明确设置最低消费已经涉嫌违规,《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中第12条中已经明令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

另外,对于餐厅的“套餐”模式,杨彬律师认为,倘若餐厅规定消费者只能在固定价格的套餐内消费,另外,在套餐中,消费者不能自主选择,这就可能涉嫌变相的“最低消费”。杨律师说:“这样的“套餐”消费,其实是变相剥夺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

杨彬律师提醒消费者,在遇到餐厅设置最低消费以及变相的“最低消费”时,可以通过录像、录音等收集相关的证据,并保存相关的单据,作为维权的凭证,还可拨打12345或12315及时投诉举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