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6年,全球多数市场一片黯淡。昨日(1月20日),香港市场再现“股汇双杀”!恒生指数盘中下探至18834点,创下3年半新低;港元对美元汇率在昨日更是最多跌至7.8242,并创下8年半来新低。

一时间,“1998年危机再现”“索罗斯又来了”的惊呼充斥市场。不过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昨日在立法会上称,香港的经济基础良好,金融体系成熟稳健,有能力应付资金进出情况。如果港元汇率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按照机制,金管局会应银行要求买入港元卖出美元。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明确力挺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维持港币及金融市场的稳定。

港元:贬值预期强烈

由于香港特区采取的是联系汇率制度,香港金管局维持7.8港元兑1美元的汇率水平。近10年来,港汇一直维持在7.741到7.831之间。

进入2016年,港元汇率出现快速贬值,对美元汇率从7.75贬值到7.8242,到了近8年半的低位。

为何会出现上述情况?兴业证券表示,2016年初以来,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幅度增大,市场对于资金撤出新兴市场、导致类似1997年、1998年那种金融危机的担忧在升温。

此外,近期在央行各项措施下,离岸人民币市场风险有所降低。周日,央行进一步规定对境外人民币同业存款征收存款准备金,这也意味着离岸人民币现货将继续收紧,从而将使得远期市场上的人民币空头“无法通过现货平仓”的压力增加。虽然人民币汇率有所回稳,但上周港元出现大幅贬值,人民币空头似乎开始将目标转向官方筹码相对薄弱、管制措施也相对较少的港元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目前香港市场上存在港元与美元脱钩的声音,这也使港元贬值的预期得到加强。

港股:国企指数回到7年前

昨日,在港汇忽然急跌至7.82的背景下,恒生指数低开1%,随后节节下探,截至收盘,恒指跌3.82%失守19000点,报18889.38点,跌了整整750点,创下了自2012年7月以来的三年半新低。国企指数跌幅更达4.33%,报8015.13点,盘中最低破8000点大关至7915.17点,回到了7年前的点位。

从2015年4月的高点28500点附近至今,恒生指数已经下跌了33.60%,仅在2016年的13个交易日里,恒指的跌幅就达13.82%。国企指数更是从高点跌去了46%。

作为港股市场的标杆,港交所(00388,HK)的走势令人揪心。昨日股价暴跌5.08%之后,港交所的股价又回到了170港元下方,已经低于去年3月股价启动之前的水平。从K线图可以看出,港交所的股价走出了黄河的“几”字形,且至今看不到回暖迹象。大象跌倒,腰斩的小市值个股已经数不胜数。

其实在昨日之前,港股市场的技术面已经走稳,有分析认为,港股反弹要求强烈。那么,昨日突然出现如此大跌的原因是什么?

“索罗斯们”出没?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港汇的走低对港股起到了负面影响,而国际对冲基金很有可能参与其中。

第一上海首席策略师叶尚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港汇创新低,虽未触及弱方保证线,但是触发了港元拆息利率拉升,对港股构成直接打击。而对利率敏感的香港地产股和香港银行股昨日出现重挫,是拖累盘面的元凶。

国元证券分析师张浩涵称,港股的大跌,应该还是因为市场对港元及港股的风险偏好急剧下降,而风险偏好的急剧下降可能来自对全球经济陷入萧条的恐惧,“此外,市场还担忧港元和美元脱钩。”

香港金利丰证劵研究部董事黄德几对记者称,“多年以来,港股和港汇都是正相关的关系:港汇强,港股便走强;港汇弱,港股便不乐观。近期外资机构对于港股态度偏负面,也正是这个原因。”

此外,黄德几还认为,美联储加息,香港银行却没有实时跟随上调银行利率,这也导致市场对于银行加息的担心有所上升。要知道,眼下加息,对港股的影响偏负面。

联想到1997年、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当时金融大鳄索罗斯正是从货币下手,将亚洲不少新兴经济体击溃。眼下,港汇已经连续创出新低,并接近“红线”,不能不让投资者警惕:“索罗斯是否又出手了?”

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日前表示,不排除有投资者以港元对冲或投机。瑞信也直言,汇市空头已由沽人民币转为沽港元,若资金流出香港的速度加快,香港加息的时间或会提早来临。

黄德几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香港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国际对冲基金看到有做空机会,自然会进来。不过,这一次应该不会像1998年那样严重,新兴市场有了教训,也会有应对之道。

张浩涵认为,不排除“索罗斯们”再次出没的可能。“空头充分利用了市场情绪和投资心理以及市场交易规则,若市场急跌,存在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较大可能时,或许香港政府进场干预十分必要。”

揭秘对冲基金“三板斧”

关于空头做空的问题。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新兴市场相对于1998年来说风险不大,但在一些个别的经济体,可能会有局部风险。另外,如果前期流入的金融资本、FDI(比如购买房产)等资金撤出,则就亚洲新兴市场范围来说,中国香港的压力还是值得重视。

此外他还透露了对冲基金做空港元的一般做法。第一步是空头先在汇率远期市场建立港币的空头头寸;第二步是空头在港股市场卖空港股,由于卖空是保证金交易,空头只需要交很少的保证金,就能融到大量的港股,卖出后得到大量港币;第三步是将第二步得到的港币在汇率市场抛出,打压汇率。如果方向正确,其利用远期市场及股票做空,杠杆化运作,在其汇率远期、股市两个市场空头头寸获利。而且,由于杠杆化交易,短期内汇率市场的抛盘可以达到非常高的规模。

面对空头的“进攻”,王涵认为如果通过股市上涨,倒逼股市空头回补,那么汇市的砸盘压力也会减弱。所以,稳定港股和稳定港币,是一码事。而过去一段时间的经验来说,港股和A股,尽管上涨的时候经常不同步,但下跌经常是一起跌的。也就是说,如果A股不稳定,稳定港股的难度也是上升的。

港股跌,A股跌,整个市场波动巨大。对于投资者而言,如果这时候有靠谱的市场前瞻观点那是再好不过。公众号“每经投资宝”的张道达投资手记正是如此。就在今年6月急跌前,张道达已持续一个月看空股市;2016年1月3日晚,张道达提示新年应控制仓位获利了结,次日大盘暴跌近250点。现在,只要您关注微信公众号“每经投资宝”,就可以提前一天收看张道达先生的最新观点,每晚9点,不见不散!

市场关注“央妈”态度

在港股市场已经“跌残”的情况下,投资者不再期待低估值能够提供“安全垫”了。那么,在许多人绝望的情况下,市场是否能迎来绝地反弹?

香港华富嘉洛证券公司投资部副总裁林宜辉表示,港股市场不是一个独立的市场,一方面美股恐怕已经见顶,跌下来一定会影响港股,另一方面A股不企稳的话,港股也会被拖下水。就目前来看,港股还没到抄底的时候。

“是否反弹难以预料,但技术上确实超卖严重。”张浩涵表示。

未来港股的走势,恐怕还是要看汇率市场。

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空头做空人民币的动力已经下降,但做空的压力会落到港币市场上。现在要关注人民银行对于港币的态度了,“若不管港币,则如果联系汇率制被打破,这种恐慌容易出现失控性蔓延;而如果托港币,其成本可能比托人民币要大。如何选择,我们觉得央行接下来的态度是值得关注的。”

而香港已经表明态度,要维持联系汇率。黄德几表示,市场担心的“港元脱钩美元”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触及红线,金管局一定会出手稳定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