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1月9日证监会关于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新规施行,以及股市新年出现大幅下跌,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情况再次成为市场焦点之一。在“减持新规”实施近两周之际,北京青年报记者通过梳理上市公司公告等方式发现,虽然监管机构三令五申,严控大股东减持,但市场减持“漏洞”并未被完全堵住,“花样减持”层出不穷。

1月7日上午,在A股遭遇连续暴跌之后,证监会发布减持新规要求,大股东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应提前15个交易日预先披露减持计划,且在3个月内的减持总数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监管机构开始对两市的大股东减持进行严密布控,但围绕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监管,就像是猫和老鼠的游戏,层出不穷的“花样减持”令资本市场目眩。

监管层一周内密集发布减持“新规”

2015年7月,在市场大幅调整的背景下,证监会于7月8日出台“大股东减持禁令”,限制大股东及董监高的减持行为:从公告之日起6个月内,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

今年1月7日是“大股东减持禁令”的到期日,此前几天,A股再次遭遇暴跌。

1月7日上午,证监会发布减持新规要求,大股东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应提前15个交易日预先披露减持计划,且在3个月内的减持总数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随后,沪深交易所发布《减持预披露格式指引》。

1月9日,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关于落实《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相关事项的通知”,对《减持规定》的相关精神予以进一步明确,或可令市场多一层安心。该通知明确,上市公司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股份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5%,转让价格范围下限比照大宗交易的规定执行,

1月13日晚间,深交所发布信息称,自大股东减持新规发布以来,交易所积极落实减持规定,高度关注大股东减持行为。未来将继续对大股东通过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减持的行为予以密切关注,及时督促相关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交所也发布消息称,自大股东减持新规发布以来,上交所对大股东减持行为予以高度关注。针对大股东减持行为,上交所已采取专项措施,加大监管力度。对大股东通过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减持的行为予以密切关注,及时督促相关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股东减持“大宗交易方式”超七成

1月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以来,陆续有安妮股份、兆日科技、我武生物、慈星股份、明家科技、科隆精化、商业城、南洋科技、隆华节能、王子新材、华懋股份、金证股份、国祯环保、特尔佳、赣锋锂业、国星光电等30余家公司公布减持计划。这些公司多数集中在创业板和中小板,各家公司减持的方式和理由亦不尽相同。

此外,部分公司还被数次减持,或者遭多个股东减持。例如南洋科技持股5%以上股东12日、13日均有减持。隆华节能则被监事樊少斌、董事杨媛减持3次共409万股。从套现金额来看,安妮股份最多,为1.90亿元。其次是南洋科技的1.56亿元和信威集团的1.32亿元。

在这些减持公司中,经粗略统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套现的超过了七成, 例如1月9日至15日期间,南洋科技、信威集团、国祯环保分别遭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1000万股、470万股和390.11万股,减持途径均为大宗交易。只有少数公司的大股东或董监高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

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新规发布后,由于新规对竞价交易、协议转让要求比较严格,而对通过大宗交易方式没有明确约束,因此大股东及董监高会否纷纷借道大宗交易减持?对此,市场人士认为,监管层应考虑对大宗交易进行一定的限制和规范,以稳定市场信心。

对此,上交所和深交所在日前均发文表示,将对大宗交易买入方的后续卖出行为采取重点监控措施,重点核查是否存在冲击市场、影响正常交易秩序的情形,一旦发现,将及时采取相应监管措施。

减持公告一出公司股价三个跌停

减持新规发布至今已近两周,尽管监管机构发布消息称减持的数量并不大,对二级市场股价没有产生影响,然而,股民依然对减持存在心理阴影。

1月11日晚间,兆日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疆晁骏股权投资因资金需求计划自2016年1月13日至7月12日通过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减持不超过336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0%。该公告一出,其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趴在跌停板上。

记者注意到,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方案公布以后,立即在资本市场引发强烈反响。对此,这些上市公司又纷纷采取了一些稳定股价的措施,以避免股价波动太大,个别公司甚至反向推出增持方案来稳定市场信心。

对于A股股东的减持,也有市场人士呼吁理性认识此事,对理性的投资者来说,还是应该尊重上市公司股东减持的权利。作为上市公司股东来说,减持是他们的权利。只要这些股东的减持合规合法,履行了自己当初的承诺,市场就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