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举一沓百元钞票,面露笑容拍照,在领款表上签字,最后人走钱留下,这不是演戏,而是近日在鄂北革命老区的一所中学真实上演的“闹剧”,引起广泛关注。18日,该校校长已被停职调查,183名寄宿贫困生的补助金也已发放到位。在这场“摆拍补助金”事件中,寄宿贫困生补助金为何成了道具?补助金该如何发放?其中是否存在违规?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访了这所中学,还原事情原委。

贫困生补助金发放成了摆拍闹剧

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是指国家“两免一补”政策中的“补”,2007年,国家规定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家庭贫困的寄宿生,每年都可以享受“两免一补”政策。

记者18日来到金山中学,找到了当时参与拍照的几位学生以及他们的监护人。“把钱摆成一个扇形,然后举在胸前,笑不出来也要装笑,不然得重拍,有一种被耍的感觉。”回忆起几天前的事情,湖北孝感大悟县宣化店镇金山中学的一名学生仍然记忆犹新。

15日,这名学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场“贫困生补贴发放仪式”:填写贫困生补助金申请表,配合校方要求手举一沓百元大钞,面露笑容拍照,签完字后,钱又交到下一位学生手里,最后一分钱都没能领回去。

涉事的一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三个星期前,孩子从学校拿回一张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申请表,需要填上家庭信息并让村里盖章。为了补助金,该家长按要求填了信息,村书记还写了证明“情况属实”,并盖上公章。

记者找到当事的几名学生,都证实了15日下午寄宿贫困生被要求拿钱拍照,但却没有领到补助金。

其中一名被拍照的学生告诉记者,当日下午,他还在教室上课,班主任让之前填了表的学生去领补助。来到办公室后,在老师的安排下,学生们排着队,一一上前拍照,拍照时每人手举一沓散开呈扇形的百元现金。“拍完之后就把钱给下一位同学了。”

“我们进去的时候,隔壁班的那些同学刚刚拍完。”九年级的一位学生说,拍了照的有100多人,但最后都没人拿到钱。有学生回忆,那沓钱大概有1000元,但没数太清楚就被老师催着走人了。

“我们本来就没拿到过学校的补助款,现在还让拿着钱拍照,怎么能让孩子配合作假呢?”一位刘姓家长气愤地告诉记者,拍照的都是贫困生,学校这样做更是把学生教坏了。

补助金冲抵伙食费成了一笔“糊涂账”

为何让学生摆拍照片却不当场发放补助金?金山中学校长方思金说,拍照签字主要是为了留档存证,没发钱是考虑到怕学生弄丢了,或者发放后学生不将钱交给家长,到时候跟父母或监护人说不清楚。

大悟县宣化学区主任丁军告诉记者,贫困寄宿生生活费补助从2011年秋季调整了标准,各个学校都是按省里的标准执行,“小学生是每年1000元,初中生是1250元,一般在每学年第一学期寒假前,将一学年的补助一次性发放。”

记者在宣化学区办公室查阅了该镇近三年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一补”受助学生领款签字表,表格显示,宣化店镇的几个中小学的受助学生都有签字,各项手续均是完备。在2013年的资料里,还留存有镇里其他中学学生和家长一起领取补助金的照片。

但金山中学学生家长反映,前几年的确签了字,但是从没领到过钱。方思金解释称,以前发放的补助金都按标准发放了,只不过冲抵了伙食费。对此,有家长表示,每个学期都要另外给孩子交伙食费,没听说过补助金冲抵一事。

“我承认我是打了擦边球,以为不会有问题。”方思金说,学校寄宿生每月都凭饭票到食堂打饭,但有班主任反映,有些学生因为家里没及时给生活费,导致先拿了饭票吃饭,却欠下伙食费,所以学校把寄宿贫困生补助金冲抵学生伙食费。

但湖北省教育厅此前有明确规定,资金必须专款专用,以现金或银行存折(卡)形式分学期一次性足额发放给受助学生本人或其监护人,不得以食堂卡或餐票、校园卡以及实物抵等形式发放。实行现金发放的,应由学生本人或监护人签字确认后领取,其他任何人不得代领代签。

“这个上面是有规定,但基层执行比较乱。”大悟县教育局副局长武安自表示,从明年开始,将考虑以银行卡的形式发放,做到有账可查。

扎牢制度篱笆防止好政策被念歪

“补助金成摆拍道具”一事发生后,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关注。网友纷纷质疑,国家“两免一补”本来是为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减轻负担,为何到了基层却变成“走过场”,甚至是“做假戏”。

此事发生后,大悟县委、县政府已成立专班进行整改,县教育局已对金山中学校长进行停职调查,并责令学校于18日上午将183名困难生的补助金发放到位,并由校长、班主任向学生和家长公开道歉。

大悟县委办、县政府办联合下发了紧急通知,从18日起至寒假前,由乡镇政府牵头,组织纪委、财政、学区成立专班,对学校生活补助费发放情况进行自查整改,县纪委派出专班加强专项督查。要求对金山中学生活补助金发放情况进行核查,同时对县教育局,乡镇学区、金山中学实行三级问责处理。

“在网络如此发达的社会,学校这样做的理由很牵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说,在现有条件下,补助金发放完全可以做到有迹可查,国家的各种补贴,都应该制定完善的发放流程和制度,严格监督中间过程,扎牢制度篱笆,才能防止出现所谓的截留、“糊涂账”,以免好政策被念歪经。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范先佐表示,将贫困生暴露在镜头下,让学生配合校方走形式,严重违背了教书育人的理念,可能会对未成年学生的世界观造成不良影响,作为学校和教育者,尤其需要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