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昨天上午,从公平路渡口出发的水上巴士仅有1名乘客。青年报记者 施培琦 摄

少人问津的售票口、被冷落的候船厅……水上巴士试运行两个月,“成绩单”却并不十分理想。轮渡公司负责人坦言:“一直在亏本!”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报记者昨进行实地调查。

“消息不灵通,不少人都不知道。”工作人员坦言,试运行两个月以来,1名乘客“包船”的现象时有发生。乘客以“观光客”为主,大多是退休的老人。

昨天,上海市交通委向本报记者表示,交通委已牵头对试运行情况进行综合分析,目前水上巴士的评估正在进行之中,将提出试运行结束后是否调整为正式营运的方案意见。另据业内人士透露,本市相关部门也在考虑将水上巴士与旅游并轨,多层次发展浦江游览:既有高档的浦江游览邮轮,也有平民轮渡产品,让百姓进行多样选择。

紧闭的水上巴士通道、无人问津的售票口、被冷落的候船厅……这是记者昨天上午7时40分许在东昌路渡口看到的景象。水上巴士试运行两个月,“成绩单”却不十分理想。轮渡公司负责人坦言,“一直在亏本!”水上巴士运营真实情况如何?为何如此萧条?青年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走访。

目击

现象一 一人“包船”时有发生

昨天上午8点,停靠在东昌路码头的水上巴士,迎来了该班次的唯一一位乘客。随着长鸣的汽笛声,它缓缓驶在黄浦江上。较为“滑稽”的是,驾驶员、技工、服务员以及两位水手,共5名工作人员在客位500人的轮渡上为1名乘客服务。工作人员坦言,试营运两个月以来,乘客“包船”的现象时有发生。他说:“即使只有1位乘客,轮渡照样得开。”

无独有偶,当天上午8点30分,公平路渡口也出现了1人“包船”情况。记者注意到,售票处的两个窗口已贴上了“暂停服务”的标志,入口处,一位样貌50岁左右的售票员手持移动刷卡机,等待上船的乘客,偌大的候船厅乘客寥寥无几。

伴随着一段 “乘客们,欢迎乘坐上海轮渡水上巴士”的提示音,第三班水上巴士从公平路渡口准时出发,船上除记者外仅有一名乘客。这是位头发苍白的老者,他安静地坐在位子上摆弄着手中的单反相机。这是他第一次乘坐水上巴士,对于1人“包船”的情况,他显得有些意外,也表示十分荣幸。“今天正好有空,过来看看两岸的风景。”他告诉记者,从家乘车赶到渡口得花半个小时。十几分钟的船程,他大多时间都站在户外的船板上,不停地选角度、按快门键,顾不得清晨的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多么凌乱。末了,他对记者说:“值得一看,在上海呆了几十年了,这勾起了他小时候对上海回忆。”他表示,下午会来乘水上巴士回家,但愿可以见一见厚云层遮掩下的蓝天。

至于乘客稀少的原因,老人认为,“跟知名度不够高有关,我昨天到网站查了好久,打了电话后才确认了行程。可想而知,对外地人来说消息更闭塞了。”

现象二 绝大多数都是“观光客”

不见“上班族”,“观光客”却“唱主角”。昨日上午9点,在东昌路渡口,水上巴士迎来了6位乘客,大多数都是鬓角微霜的老年人,其中三位是从外地来沪观光的游客,三位是“组团”来追忆老上海的一家人。今年69岁的杨阿伯对记者说,“我早上6点多就起身,从浦江镇赶来,转乘了两部公交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这里。”杨阿伯有4年没来外滩附近了,他此行还带上了亲戚汤阿婆以及她正念大一的孙子。她说:“正好家人有空,就一起来看看黄浦江风景。”家住三林的汤阿婆则感慨道:“外滩变化真的很大,记得20多年前,我们都将自家种的果蔬运到公平路码头来卖。如今这里大变样,我们都快认不得了。”

看到零星的乘客,杨阿伯感到比较意外,“消息不灵通,不少人都不知道。”比起公交、地铁,杨阿伯认为乘坐水上巴士是一种享受,不仅空间够宽敞,乘客还能饱览两岸风光,他说:“真的很惠民!”杨阿伯建议,水上巴士可与观光旅游相结合,为百姓提供多元化服务,相关部门可考虑延长营运时间,配备讲解员、增设宣传屏幕等举措。

此外,谈及“黄牛”可能提前购票提价的担忧,轮渡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两个月以来,未看见过旅行团和‘黄牛’。”为了避免对方“打埋伏”,在水上巴士正式运行时,轮渡公司也将积极做好相关防范工作。

分析

要想收支平衡满载率需达10%

轮渡公司经理徐春杰向青年报记者介绍,由于公平路渡口与东昌路渡口同时发船,上下行线对开,即使在一个渡口只有一位乘客,两条航线也要正常行驶,如果两点均无人登船,此班轮船会停运。

徐春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1月下旬,水上巴士的油费就达到了3万块,平均每开一趟油钱要四五十块,比如这班只有1位乘客,收入才4元,公司肯定亏本。要想收支平衡,水上巴士的满载率需要在10%。目前,水上巴士有500客位荷载250人,需要每趟载客50位。而轮渡公司统计数据显示,水上巴士首月客流量为平均在169人次/日,这一数据在第二月滑落到19人次/日,最低时则是4人次/日。由于赠票效应等原因,最高客流量为首日试运行的1031人次。

至于门庭冷落,徐春杰也分析了原因。首先,水上巴士开通的初衷是为方便上下班高峰时间的通勤人群,缓解陆上交通拥堵。但和公交、地铁相比,班次少、航线少或成水上巴士“软肋”。本次开通试运行的水上巴士上行线为“公平路渡口-金陵东路渡口-东昌路渡口”,下行线为“东昌路渡口-泰同栈渡口-公平路渡口”,试运行时间为工作日上下班高峰时间,即上午7:30-9:00,下午4:30-6:00,每30分钟一班,两个上客轮渡站同时发船。

这样一来,“上班族”很容易因赶不上某一班船而更换通勤方式。轮渡公司工作人员举例说:“本月15日下午,一位家住杨浦区的乘客夏先生就反映,虽然步行20分钟就能赶到公平路渡口乘船,但由于水上巴士班次少,‘头班船’开得过早,想多补觉的他只得选择公交出行。”徐春杰认为,除了增加班次让上班族能“掐”着时间乘船外,同时将线路拉长,才能真正起到疏散地面客流的效果。

第二,轮渡公司的前期预测是按照全年正常运营的平均客流量考虑的,试运营期恰逢全年客流低谷期。徐春杰表示: “去年底开通后,上海多雨又逢寒潮,加之外来务工人员陆续返乡,客流处于低峰运行状态。预计正月十五后客流或能逐步回暖。”

水上巴士渡口的交通配套不完善,是他总结的第三个原因。徐春杰认为,公交地铁与轮渡还应做好衔接,例如,公平路渡口附近有超过10个公交车站、地铁12号线提篮桥站,但如何打通居民楼与相关渡口之间“最后一公里”问题还需重视。此外,徐春杰认为,应对水上巴士加大宣传力度,并做到与“浦江游轮”差异化竞争。 试运营期间,水上巴士乘客以“观光客”为主,大多是退休的老人。他说:“水上巴士与旅游并不绝对冲突对立,旅游也需要交通的支持。”

构想

“水上巴士”或与旅游并轨

“虽然两个月来的‘成绩单’不十分理想,但我们对水上巴士项目依然很乐观。”徐春杰表示,这打破了目前轮渡过江的单一模式,也更好地宣传了黄浦江百年轮渡文化。徐春杰介绍,目前轮渡公司已向交通委上交关于“延长水上巴士试运营”的意见和建议,也尚未收到交通部门停运通知。

据悉,黄浦江两岸开发的相关单位也曾提出建议:在“十三五”期间,增开水上巴士,航线覆盖黄浦江上、中、下游,在黄浦江上游段,从徐汇滨江到陆家嘴到东昌路到东方明珠再到外滩;中游从董家渡、杨家渡到公平路或秦皇岛路附近;下游则从公平路到复兴岛、共青森林公园附近。这样一来,水上巴士可实现网络化规模化,让其真正“活”起来。

昨日,上海市交通委向青年报记者表示,交通委已牵头对试运行情况进行综合分析,目前水上巴士的评估正在进行之中,将提出试运行结束后是否调整为正式营运的方案意见。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本市相关部门也在考虑将水上巴士与旅游并轨,多层次发展浦江游览:既有高档的浦江游览邮轮,也有平民轮渡产品,让百姓进行多样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