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2016年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千余尾鱼儿同时倾倒在湖中,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每逢正月初一和十五,都有数百市民来大明湖放生,同时还出现了“产销链”,市民通过电话找鱼贩订购活鱼,商贩将货车直接开到大明湖畔,现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放生的市民,为了避免有人大量购买后食用或再次销售,商贩只卖给熟悉和电话订购的市民。购买活鱼的市民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每次购买活鱼少则花费两三百元,多则上千元。放生在大明湖里的不仅有鲤鱼、鲫鱼、泥鳅,还有乌龟、鳖等水生动物,每月超过万斤的鱼儿在大明湖放生,数量约2万条。但每次放生后,都会有游客带着长竿渔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