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挂满横幅庆祝孩子找到 奚金燕 摄

来自上海的游客向村民打听孩子的情况 奚金燕 摄

水陆空万人大搜救、各大媒体头条版块寻人、直升机空投救援包……从16日失联到19日在一处山上被找到,这些天,浙江浦江3名失联孩童的动向可以说是牵动了千万人的心。根据浦江县人民医院20日中午发布的消息,目前,三个孩子总体病情稳定,已脱离生命危险期。

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孩子走失的情况并不在少数,为何这次却能引发全民关注?20日,中新网记者来到了事发当地进行了追寻。

水陆空立体式搜救力度罕见

20日上午,春光明媚,浦江县建光村在经历了三天两夜的喧嚣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记者走在村里,看到有村民三三两两围在一块儿唠嗑,话题依旧离不开那三个孩子。四天前,建光村3名孩子离家外出玩耍,没想到一去就杳无音信。

孩子走失前最后定格的画面是2月16日11时07分,由建光村村口的一处摄像头记录,除此以外无更多线索。建光村坐落于群山之中,周边森林覆盖率高达90%,山体陡峭且人烟稀少,连片无人区达3万亩。孩子到底去哪儿了?面对苍茫的大山,所有人都十分揪心。

获悉孩子失联后,一场浙江史上力度较大的搜救行动在建光村铺开。17日起,金华各县市区的民安救援、红十字、余姚救援、金华潜水及浦江县内各镇部门、公安干警、碧水蓝天、狩猎队、志愿者等救援队伍151支7700余人次陆续参与搜寻工作,对110余平方公里区域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浙江省公安航空警务队、义乌市民间紧急救援协会甚至动用了直升飞机进行搜救,并向孩子可能在的山区投放救援包。

记者注意到,事件发生后,浙江省各级党委政府都给予了高度重视。浙江省公安厅厅长徐加爱高度关注,并指派省公安厅党委专职副书记华乃强赶赴现场指导;金华市市长暨军民赶赴现场慰问搜救队员;浦江县委书记施振强更表示:“生命如天,要尽一切手段,排除一切可能,不放过任何线索,找到这3名失联儿童。”

这是一场与生与死的赛跑,所幸失联72小后,孩子们终于重新出现了在人们的视线。19日上午10点20分,岩头镇民兵应急分队在距离孩子家里7公里处的一处山上发现了三个孩子,他们正蜷缩着抱成一团。

记者通过当时的视频看到,队员们发现孩子后兴奋异常,有细心的队员立刻脱下外套,将孩子们包裹了起来,也有队员掰下一小块面包温柔地送到孩子口中,人群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呼声,至此,这场上万人参与的浙江史上最大规模搜救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然而就在人们为救援胜利而欢呼的同时,也有网友质疑此次救援有兴师动众之嫌。

“生命是无价的,尤其是儿童,他们民族的未来,但却缺乏自救能力,更需要社会的关爱和帮助。”在浙江省社科院副研究员王平看来,此次动用直升机等公共资源救人完全有其正当性和合理性。

王平指出,虽然这次的失联事件只是突发的社会事件,并未涉及公共安全,但却直接涉及到了儿童这一弱势群体,“反过来讲,如果国家投入了这么多资金,而这些公共资源只能闲置,或者只是为一些权贵人士服务,那就完全与公共资源为公众利益服务这一原则相违背了。”

民间力量集结激起涟漪效应

不眠不休三天,建光村村民陈玉环终于可以睡个安心觉了。睡醒之后的陈玉环就着溪水将这几天煮饭用的大木桶、大铁锅洗了个干净,“昨天实在太累了,十点不到就睡了。”

陈玉环常年住在浦江县城,最近才回到村里开了“河畔人家”农家乐。在这次搜救大行动中,陈玉环和三个孩子头一回有了交集。“不管认不认识,都是一个村的,出了事能出力肯定要出上力的。”孩子失联后,陈玉环停下了手头的生意,转而为救援人员提供饮食和办公场地。

“那么多人赶来帮忙,我们不敢肯定每个人吃好,但肯定管饱!”就为了这一句“管饱”,17日开始,陈玉环和村里的妇女每天起早贪黑,一刻不停地忙,不只要做中饭和晚饭,甚至还要通宵做夜宵和早饭。

走访中,记者遇到了最早参与救援的村民陈仙红。陈仙红从小看着三个孩子长大,“孩子们平时很斯文,一点也不调皮,基本都呆在家里,怎么就能丢了呢?”

想到孩子有可能大冬天地迷失在深山老林,陈仙红就十分揪心。在进山寻人的时候,陈仙红的脸不小心被树枝割出了一道血印。摸了摸破相的鼻梁,陈仙红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点根本不算什么,孩子能找回来就万幸了。”

就在村民抱团自助的同时,民间救援力量也在向建光村集结。失联当天,浦江本地网友都自发地转起了寻人信息,希望通过指尖力量帮助孩子回家,转发圈随着时间的推移迅速扩散到了浙江全省范围,媒体也几乎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跟踪报道。

失联消息通过网络扩撒后,民间救援队和爱心人士自发地来到了现场,其中包括浙江省内(除浦江)民间专业救援队38支,浦江县内各类救援队25支以及江西蓝天救援队、安徽蓝天救援队。

救援总指挥、浦江县委副书记丁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救援以党委政府动员和社会自主参与相结合为主,为让社会力量有序参与,指挥部按照不同日期的搜索任务对整个搜索区域划分出了网格,一个队伍负责一个区块进行搜救,既不重叠又不疏漏,以减少搜索的盲点。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带头传递正能量。如果没有一个单位团体个人在意这件事情,大家都不想管,或者就是意思一下,随便搜索下就完了。”网友“草房子”对此表示,但如果有一个团体动用大量人员大规模搜索,那么其它团体也就也不好意思闲着了,跟着努力搜索,接二连三,搜索的人规模就会越来越大。

此外,记者注意到,救援现场还有许多公益组织的身影,他们看似不起眼却做着至关重要的后勤保障工作。九峰公益给救援人员送来了大量充电设备和生活必需品,解决了燃眉之急,也有爱心人士开车送来矿泉水等生活物资。

社会爱心力量不断集结使得救援队伍的交通、医疗、通信、饮食等后勤工作均得到了充分保障,为三天两夜大范围的地毯式、持续性搜索提供了支撑,为孩子们照亮了“回家路”。

“浙江在民间救援和公益事业方面相对其他省份确实走在前列,这次事件充分体现了浙江救援自组织的专业性、民间性。”但王平同时也注意到了,救援队伍中也有依附在社会治理体系的组织,如民兵应急队。

在王平看来,这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社会治理的优越性,“目前看来,浙江针对突发事件的应急预防机制和队伍已逐渐做到了全覆盖。此次事件虽然发生在春节期间,但还是有上千人通过管理体系被动员起来,牺牲休息时间参与进去,这说明政府建立的应急机制还经得起考验的,这是浙江值得骄傲的地方。”

失联事件触发儿童安全保护思考

根据浦江县人民医院于20日中午发布的消息,三个孩子目前总体病情稳定,已脱离生命危险期。此时此刻,他们并不知道,过去的三天两夜有成千上万人为自己担忧着急,可以说是引发了全国关注。

杭州的李女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出于母亲的本性,她一直关注着浦江失联孩童的下落,“刚开始听说就觉得很担心,失联的男孩跟我儿子一样大,我根本没法想象要是我儿子丢了该怎么办!”为了彻底杜绝这种可能,李女士将浦江失联小孩的新闻报道编成了一则小故事讲给孩子听,以提高他们的安全意识。

事实上,儿童安全正越来越成为一个热门话题,牵动着社会的敏感神经。王平表示,国家对于儿童福利保障工作的关注度正越来越高,如国务院于2月14日公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充分说明了国家正在完善关于儿童安全保护的政策基础。

但王平指出,国家政策只是对孩子的“宏观保护”,更重要的是社区及学校“中观保护”及父母的“微观保护”,“社区和学校应定期观察孩子是否存在危险状态,而家庭则是儿童安全保护最关键的一道防线,所有的政策归根到底是恢复或促使家庭在儿童保护方面的责任,像此次走失虽然是意外事件,但也跟家长的重视程度有关。”

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失联的三个孩子都是来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均无固定工作。目前浦江相关部门已组织对全县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吸取此次小孩走失事件的教训,并对景点开发将完善安全基础设施,针对未开发好的景区实施安全管理措施。

对于建光村来说,失联事件所带来的效应并没有结束。就在记者离村之时,一辆挂着上海牌照的旅游车径直驶入,一群挂着照相机的游客下车后就向村民打听了起来,“听说孩子找到了?到底怎么丢的呢?他们家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