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的李女士是不幸的,在她辛辛苦苦把唯一的儿子拉扯大,还没来得及享天伦之乐,儿子贝贝却不幸离世,这让她心痛不已。然而,她又是幸运的,儿子离世后,20个儿子生前的同学自发承担起照顾她和丈夫的责任。

儿子外出打羽毛球晕倒再也没有醒过来

2014年3月6日这一天,对家住咸阳市七九五生活区的李女士来说,是这辈子遭受的最痛苦的一天。李女士的儿子贝贝出生于1983年,平时身体都很健康,但却在这一天毫无征兆地离世了。

“妈妈,我电脑开着,你玩吧,我出去一下。”李女士说,这是儿子生前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当天儿子离家外出,去健身房打羽毛球,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儿子打羽毛球的过程中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就没抢救过来。”李女士说,儿子的突然离世,让她感觉到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后面的日子常常是以泪洗面。直到安葬儿子,李女士都难以相信儿子就这么走了。但令李女士感到欣慰的是,儿子生前的那些同学和朋友在她和丈夫裴先生最痛苦的那段时间经常来看他们。

马年除夕夜是最难熬的,当别人家都沉浸在举家团圆的幸福之中时,李女士和丈夫只能躲在家里悄悄抹眼泪,“别人都在看春晚,我们只好早早上床睡觉,只有在梦中,我们才能再次见到儿子……”说着,李女士泣不成声。而裴先生则独自躲在另一间卧室泪流满面。

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睡下没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李女士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七八个年轻小伙,“都是贝贝以前的同学,他们提着年夜饭来陪我们过除夕来了。”李女士说,除了惊讶,这些孩子带给她和丈夫更多的是激动。“孩子们一直陪我们到大年初一凌晨,陪我们看电视、说心里话,还安慰我们。在我们最难过的时候,是他们给我们送来了安慰。”裴先生说。

20个“儿女”隔三差五看她还带她去旅游

然而,更让李女士和丈夫没有想到的是,以后的每个周末,总有一些儿子当年的同学来看他们,有时候来八个人,有时候三五个人,这些孩子不是给他们带来生活用品,就是带他们外出吃大餐。

“说真的,我都没想到这些孩子会这么有孝心。”李女士说,这些孩子每次来都不空手,总是大包小包,“不论是谁去外地出差或旅游,他们总忘不了给我买一份礼物。”李女士说,今年春节,孩子还给他们买了新衣服和新手机。

有了智能手机,李女士建了一个名叫“爱子同学”的微信群,里面除了自己和永远也不能和她说话的贝贝外,还有20个人。每当李女士想念儿子的时候,她都会在群里和大家说话,“现在这20个孩子就是我的儿女。”李女士说。

“高嵩、冯树巍、李航、李萌、马亮、钟雪冬……”昨日,李女士一口气说出了自己20个“儿女”的名字。她说,必须要感谢这一群好心的孩子,若不是他们的关心和陪伴,很难想象自己和丈夫会成什么样子。

“他们一点不比亲儿子差。”李女士感动地说,这些孩子当中,高嵩和李航已经改口把自己叫妈妈了。李女士说,2014年夏天,远在上海的高嵩还给她买好火车票把她接到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其间,高嵩放下工作陪她登上了东方明珠、还带她去了安徽黄山。

今年春节期间,这些孩子中的一部分人,相约再次来到李女士家,给他们拜年。

“我们都是叔叔阿姨的儿女 会照顾他们一辈子”

昨日,在七九五厂生活区,提及20个孩子替贝贝尽孝道的事,不少人都点赞,这些孩子真是好样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昨日,华商报记者和远在上海的高嵩及在咸阳的李萌、冯树巍等人取得了联系,他们说,这样做其实主要还是看重和贝贝的感情。

“我和贝贝是发小,又是同学,从小一起长大,以前经常在他家玩。他走后不久,我们几个同学都觉得应该经常去他家看看,照顾好贝贝的妈妈。”高嵩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这样坚持了下来,大家总是不约而同,一有时间就去看,就这么一直坚持。

“我觉得我的一声‘妈妈’能给贝贝的妈妈带来温暖,就这么叫了。”高嵩说。而不善言谈的李萌则说,家里人都很支持他们的做法,他们会照顾叔叔阿姨一辈子。“贝贝在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去他家,阿姨对我们非常好,现在贝贝不在了,我们理所当然去照顾阿姨,帮贝贝来尽一份孝道,让两位老人幸福地度过后半辈子。”冯树巍说,尽管他没有把李阿姨叫妈妈,但是在他内心深处早已把李阿姨当妈妈了,“我们都是叔叔阿姨的儿女,不但现在会照顾他们,以后为他们养老送终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上天给我关了一扇窗,却给我打开了一扇门。”李女士说,她和丈夫是不幸的,但又是非常幸运的,尽管失去儿子痛难以抹去,但这20个孩子的孝心让她和丈夫感觉到非常温暖,每当看到这些孩子,她就感觉儿子也好像还活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