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上海新闻出版业预计营业总收入1853亿元,增长7.3%。数字出版快速发展,全年产值达到750亿元,增长14%。这是昨天下午举行的上海市新闻出版(版权)工作会议上透露的数据。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在会议上肯定了去年的成绩,也对今年工作提了希望:积极追踪和贴近市民阅读需求的变化,提供有质量的“碎片阅读”。

作为和市民阅读需求贴得最近的实体书店近来如何?是维持着网络冲击后的颓势,还是随着渐浓的春意一起走出了寒冬?记者走访多家沪上书店展开调查。

上百家书店获扶持

西西弗书店、衡山·和集、言几又、三联书店朱家角店、无印良品书店、“最美书店”钟书阁闵行店……最近一年,上海的实体书店似乎热闹了起来。

今年1月,中国出版协会发布的《2015年度中国出版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也指出,国家政策的扶持与体验经济的兴起,使得实体书店出现了复苏的迹象。

2012年,上海率先出台了扶持实体书店政策,四年来,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已有上百家实体书店获得扶持资金。2013年国家财政部发布通知,从2013年至2017年间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

“一些有特色、专业化经营、有艺术坚守的书店,有明显的好转。”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发行管理处处长忻愈介绍,自政策出台以来,政府每年投入五百万元,扶持有发展前景的、有明显造血功能的品牌实体书店,或专业性较强的书店。此外,对缺少书店的大学周边地段、城市发展的空白点也会予以关注。

忻愈表示,这几年,全国品牌纷纷落户上海,从最早的博库书城,到大众书局,字里行间、猫的天空之城,到最近一年落户的言几又、西西弗、方所等,让大家看到,“书店还是有生存空间的。”

多元化经营谋生存

当书香渐浓,我们发现,如今的书店似乎有别于过去纯粹售书,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大众书局24小时不打烊,新华书店还开设了以名作家为主题的“快闪书店”,使书店不局限于一时一地……

《报告》中提到,融合了阅读、休闲、信息咨询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文化消费场所,正在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重要方向。

位于湖南路的1984书店,既是书店,还可以是咖啡馆、会客厅,小型的电影放映室。走进书店,一只猫正慵懒地蜷缩在咖啡台上,眯着眼睛凝视着对面房间的阅读客。

“想找到一个地方,放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就像是书房的延展。”店主殷果谈到开店初衷时说。但书的销售情况却不容乐观,“基本上没有什么客人来买书,主要靠咖啡饮品的收益来维持收支平衡。”

书和咖啡结缘,如今已极为常见。而书与民宿的结合,在上海却并不多见。淮海中路的Mephisto书店,就是其中一家。

“光靠书盈利几乎是不可能的,加入民宿的部分,想着要少亏一点钱。”书店合伙人韩见说。另外两位合伙人吴志超和鲁毅多年以来一直想开书店,两人家里原先的藏书,各有一万多本。书店的书一部分就来自于两人的藏书,一部分来自于旧货市场。“有一些好书还没上架,就被埋没了,非常可惜。”

“跨界经营在书店转型过程中非常常见。”忻愈说,读者来到书店一看,变了样,很时尚,感到新奇。以前的书店摆满了书,是阅读的海洋;现在更像是一个文化空间,年轻人可以坐下喝杯咖啡,读读书,聊聊天。

专业化细分读者群

有一些书店,美得显眼。比如有着“最美书店”之称的钟书阁,精致的黑色书墙和白色柔光下的陀螺书架,呈现出书中的万花世界。而有一些书店,则隐于巷弄之中,若非有心人,轻易难以辨识。

在乌鲁木齐中路上的“闭幕式”书店,就是一家专做摄影、设计的书店。“术业有专攻”,在这里文字读物很少,却有自己的风格特色。其中一本书呈现了许多洋葱切片的“笑脸”;另一本书中的所有图片,都以香肠为主题。

这里既是书店,也是两位青年店主的藏书地,一个结识同类朋友的平台。店主对书店盈利并不抱有太大期待,反而是靠做书的设计来养书店。年轻人、摄影爱好者、时尚界人士常来此处寻找灵感。在这里,书和书之间看似独立存在,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小小房间里,容纳了不同设计风格、摄影态度和艺术观点的碰撞。

一些传统书店,由于发展模式趋同,品牌同质化严重,长时间无人问津。店主说,“一些书店选书、分类的品位很相似,不是读者不看书了,而是走进一家书店,却找不到自己想看的书。”

线上线下共同发展

过去十年,网络书店以廉价、便捷的优势迅速占领市场,将传统实体书店挤压得几乎无还手之力。而如今,线上的书店开辟线下市场,实体书店也纷纷开始网络经营,曾经处于水火不容竞争状态中的线上和线下,开始握手言和。

“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以前是对立,现在是融合。”忻愈说,我们既关注实体书店线上发展,也关注网上书店“跑到地面上来”,拥抱这些既有网上商城,也愿意到线下发展的企业。

当当网是线上向线下发展的典型案例,去年年底,当当将在3年内在全国开设1000家线下实体书店,售价线上线下保持一致。早前,亚马逊已经在国外开设了实体书店,书店中除图书销售外,还销售亚马逊自己的电子产品。

从读者的阅读需求来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阅读习惯。有人喜欢网络的低价和便利,有人喜欢实体书店漫无目的的找寻。即使是同一个人,也可能既在网络上浏览畅销书排行,也去实体书店慢慢挖掘未知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