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我国楼市出现了“疯狂”的怪象。一边是房价总体呈上涨趋势,1月份70城房价38个上涨,尤其一线城市,房价平均涨幅超20%。另一边是居民购房情绪上涨,购房“发烧”程度达到了令人费解的程度。如上海、杭州等地购房者连夜排队抢房。其中,杭州更是出现了1000人抢388套房源的局面。

楼市近期出现这样的局面,在笔者看来,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尽管楼市量价齐升对缓解我国房地产被动局面能起到一定作用,但从长远看,这不利于房地产业走出困局。一方面,房地产高库存背景之下,楼市抢购现象会形成假象,让开发商形成一种房地产新一轮发展高潮到来的错觉。这样会诱使开发商加速拿地和开发,导致去库存陷入“边减边增”恶性循环。另一方面,楼市价格和销量短期内急剧扩大,会加剧政府土地拍卖冲动,加深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性;同时也会促动地方政府怂恿银行及银行自身再次对房地产信贷扩张,使中国房地产业再次“脱轨”狂奔,并加剧过剩危险。

事实上,目前的楼市量价齐升不是决策层所期望的。虽然央行此前出台政策降低购房首付款比例,财政部等三部委也出台下调房地产契税、营业税的政策,但此举是为消化非一线城市库存,并非为推动一线城市房价继续上涨。另外,去库存已被列为今年重要任务,中央提出加快农民工市民化,鼓励农民工进城买房,鼓励开发商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楼市的疯狂局势若任其发展,会让购买力本就不足的农民工对城市更加望而却步,这不是中央政府希望看到的。

解决当前楼市问题,应及时采取三项措施:一是建立房地产去库存问责机制,从行政层面严禁地方政府明里暗里抵触房地产降价行为,把去库存政策落到实处。二是强化商业银行市场化意识,收紧对地方政府的国有土地抵押贷款和开发商房地产抵押贷款,对地方债务不能展期展期再展期,对抵押物该处置的就处置,该列入坏账准备的就列入,打消地方政府任何侥幸心理,增强债务硬约束。三是增强各级政府遵循市场规律意识,避免人为推高房价的行政性手段或措施,让房价理性回归,避免房价结构性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