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儿女收拾行囊,准备奔赴远方,一场突发的罕见病却突然降临。每天近1万毫升的血液需求,给原本安稳幸福的一家陡然蒙上了沉重的阴影。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意识恢复清醒的刘正琴不住地对记者说:“要不是他们,我早没了。”这里的“他们”,是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徐埠村那群普普通通的村民。

突发大病,生死考验

眉头紧锁,眼里泛黄,母亲刘正琴突然遭遇的大病让年仅35岁、正当壮年的王中华一下子疲态了很多。“连续好几天没合眼了。”听说记者要来采访,大儿子王中华一大早就在病房等着,迫切地希望寻求帮助。

今年58岁的刘正琴是安义县徐埠村村民。2月15日,刘正琴在女儿家吃完午饭,略感身体不适,便在屋里休息。“大概四点多钟样子,她突然就爬下床,还没穿鞋就往外跑。”王中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赶紧抱住她,然后送去医院治疗。没过一会儿就神志不清,连家里人都不认识了。”

在安义县中医院检查出“癔症”后,王中华立马将母亲转送至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就诊。借助铁路方面的“绿色通道”,二儿子王荣华连夜将血液样本送至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化验。结果显示,刘正琴所患的是“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刘正琴的主治医师费妍介绍说,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病,国外数据显示它的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而且来势非常凶猛,短期内得不到治疗就可能死亡。“唯一现实的治疗途径是大幅置换血浆。”

然而,春节期间血库资源十分紧张,而“血浆置换”需要大量的新血浆。费妍介绍说,一个体重为50公斤的正常人体内的血浆含量大概是2000-2500毫升,而刘正琴一次置换需要的血浆剂量为4000毫升,意味着至少需要两个人全部的血浆才能满足患者的一天置换剂量。

“我上哪去找这么多血浆呢?”突然遭此变故,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王中华一下子不知所措。“当院方通知我签署病危通知书时,我的手止不住地在颤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王中华说。

全村献血,共渡难关

情急之下,王中华只得先求助亲戚朋友。“去年春节期间自己所在的村小组建了一个110多人的微信群,我把母亲的病情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公布后,立马就有很多人回复。”王中华说,现在每天还有五六百条信息“未读”,都是各种关心和问候。

“我在群里说18号上午9点跟血站的献血车回村采集血液,希望能帮忙的尽量过来。结果第二天一到我们就发现很多人已经提前等着了。”王中华说,“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在孙媳妇的搀扶下走到献血车前,给我们捐了200元,并嘱咐我照顾好母亲。”

今年50岁的王习围是徐埠村村民,2011年之前曾多次在外地献血,后由于意外摔伤致脊柱骨折没再献血。这次听说刘正琴治病需要大量血液,当即带着老婆和儿子去献血。

“都是村里人,有难大家帮。”王习围说,自己有个“哑巴哥哥”王习圆今年已经60多岁了,虽然不能说话,但看着大家都去献血,他也跟着去献血。“医生告诉他年纪大了不能献血,他才作罢。”

当天负责去徐埠村采血的江西省血液中心工作人员王超表示,当时来了很多村民,男女老少都有,献血的献血,捐钱的捐钱。仅有100多户的徐埠村,18日一天就有160多人前来献血,其中符合条件献了血的有72人,献血总量达22500毫升。“我们从上午一直忙到下午一点半才吃上午饭,吃完饭又继续采血。”

今年27岁的王礼广也是徐埠村村民,原定19日外出打工,听说刘正琴的病情后,当即表示一定要先献血再出门。“钱可以借,但血难借。”王礼广的母亲彭友香说,“我们都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赚钱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救人就这一次。”

心怀感恩,笑对病魔

经常下乡采集血液的王超说,自己也是头一回见这么多的村民自发去献血,以往由于宣传和认识不到位,不少村民一听献血就会直摇头。“但这次,很多人都是头一次拿到献血证,这是因为村民之间存有的朴实情感,打消了他们内心的顾虑。”

“王习文王习武两兄弟过来问我能献多少,我说可以献400毫升,然后他们就主动说自己年轻能多献点儿。”王超介绍说。

记者了解到,截至27日下午,徐埠村有166人参与献血,累计献血总量达56600毫升血液。在村民和社会爱心人士的积极献血和医院的治疗下,刘正琴的病情逐渐有所好转,26日下午开始恢复意识。

27日上午,记者在病房看到刘正琴时,她已能正常说话,在亲友的呵护下精神状态不错,不时露出浅浅的微笑。“实在是对他们不起,把大家的血都弄到自己身上,我过意不去,他们肯定身体也难受。”她不住地对记者说,“要不是他们,我早没了。”

在一旁日夜陪伴刘正琴的爱人王习林涨红着脸,眼里隐约噙着泪水,两只手在胸前来回比画,努力想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感谢。”

据费妍大夫介绍,虽然病人的病情有所缓解,但情况还不容乐观,在血小板和乳酸脱氨酶指标恢复正常前,每天都还要置换血浆,每天需要大约8000到1万毫升新鲜血液,尤其是刘正琴所需要的B型血。“指标恢复正常之后,可以逐步延长置换时间。不过最麻烦的是,这种病的复发率高达30%。”

“一般情况下动员家属献血就可以,实在没办法还可以去外地血库调血。但刘正琴的情况确实少见,更多地还得依靠社会力量。”王超表示,现在的血液库存非常紧张,每天采集到的血液勉强够当日的临床用血。他呼吁更多的社会爱心人士去献血,提高血库的库存,以便更好地应对像刘正琴这样的突发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