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健报道 继2015年668家跑路后,全国P2P平台在今年1-2月又跑路了200家,向这些平台投钱的金融消费者,经济损失巨大,据业内专家研究,跑路平台的受害人,能够获得的偿付都很少,最低只能拿回10%左右的本金,高一点的也只能达到50%。

已有近14万名金融消费者在该平台登记信息

今年又跑路200家平台

义乌贷跑路、热贷网跑路、聚融投跑路、全家福跑路......2015年究竟有多少P2P平台跑路?目前比较公认的数据是668家。相比2014年的122家P2P平台跑路,2015年跑路平台数量是2014年的5倍多。

截至2015年12月,除了668家平台跑路,还有1302家平台死亡,所涉及的金额巨大,尤其是平台跑路,每一次都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给金融消费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谓触目惊心。

2015年下半年,这个行业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2015年7月,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崩盘,受害者多达22万人,涉案金额405亿元;至2015年12月,昆明等地公安机关对泛亚事件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立案侦查,并对泛亚密切关联公司和授权服务机构依法开展调查;至2016年2月5日,泛亚的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单九良等1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二是2015年12月,“e租宝”被查封;办案民警表示,从2014年7月“e租宝”上线至2015年12月被查封,相关犯罪嫌疑人以高额利息为诱饵,虚构融资租赁项目,持续采用借新还旧、自我担保等方式大量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交易发生额达700多亿元;警方初步查明,“e租宝”实际吸收资金500余亿元,涉及金融消费者约90万名。

截至2015年年末,P2P平台的累计交易规模逾万亿元,是3年前600万元交易规模的17倍,呈现快速发展扩大的局面。但是,与此同时发生的平台频频倒闭、频频跑路,给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蒙上了阴影。而且,进入2016年,平台的倒闭、跑路潮仍然没有停止,有统计显示,2016年1月,跑路平台达到124家,2016年2月,跑路平台达到80家。

5个月有2万多人次查询

P2P平台倒闭,往往由于经营不善,其中不排除违法的成分。而平台跑路,除了经营不善,违法经营、恶意欺诈的成分更多。据不完全统计,在所有的问题平台中,恶意跑路或诈骗平台占比最高,其次是提现困难、歇业停业和挤兑倒闭。

每一次P2P平台倒闭、跑路,都掀起一股讨债潮。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于2015年11月底开始试运行,然后于2015年12月开通了全国第一个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热线4000062252,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接到全国金融消费者咨询20000多人次(网络+热线),这2万多人次的金融消费者,相当一部分是询问维权、追索的途径、办法。

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州,一次次狠下心来告诉受害者,按照法律程序,构成非法集资罪的P2P平台,其由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会在诉讼结束变现后返回金融消费者,但是,可以返还多少,取决于司法机关追回的资产有多少。

某互联网金融行业研究与咨询机构的高级分析师,其观点可能令受害者更加沮丧。这位专家发现,平台跑路后,受害人能够获得偿付的比例并不算高,最低的只有10%左右的本金可获得偿还,高一点的可达50%。那些进入资产清算程序的平台,会将剩余资产进行分配,最终的偿还比例也是看情况而定。

消费者投资前应该从第三方获取信息

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出借人义务”规定,参与网络借贷的出借人,应当“了解融资项目信贷风险,确认具有相应的风险认知和承受能力;自行承担借贷产生的本息损失。”该《暂行办法》一旦实施,金融消费者将更需自担风险。

“跑路的平台,有一定的共性,比如,吹嘘自己的高收益率,吹嘘自己的规模。”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州指出,金融消费者必须加强自我保护,树立“风险自担、买者自负”的意识,谨慎选择P2P平台,“不要盲目追求高收益,以目前的市场利率,P2P平台不应该存在高收益。金融消费者面对一些平台的虚假宣传,应该保持定力。”徐州早在2015年11月就发出警告,凡是产品的年化收益率高于18%的P2P平台,都不靠谱。

“金融消费者在购买互联网金融产品前,要广泛了解平台情况,努力接近真相,绝不能依靠单一信息来源和所谓的数据分析,因为简单的数据分析不能够反映平台的运营能力,更何况有些数据是编造的。”徐州发现,已经跑路的平台,存在傀儡法人的现象,“工商局企业信息系统里登记的法人代表,与实际控制人不一定划等号,因此,金融消费者应该不厌其烦,更多地通过第三方信息渠道获取更为真实全面的客观信息。”

另外,不能放松对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认为,《暂行办法》实施后,将对行业产生非常大影响,突破了无人监管的窘境,但是在对金融消费者的保护方面,《暂行办法》缺乏赔偿机制。而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管理科学系主任范静,呼吁国家对跑路的平台,一定要进行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