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省代表团开放团组会议,图为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回答记者提问。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3月6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省代表团开放团组会议。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山西119个县市区,去年财政收入最少的3300万。排在后九位都是贫困县,9个县财政收入6.07个亿。山西查处的一个副市长贪腐金额6.44亿,超过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财政收入。

王儒林表示:“山西经济下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至于腐败和经济的关系,可以说,腐败是严重破坏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我可以举不同类型的事例来说明腐败对山西经济是怎样发挥破坏作用的。”

“比如,去年我们查处的一个省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给企业贷款的时候,要求企业除正常付息之外,还要以2%的顾问费的形式支付给他控制的公司。这位董事长还以银行的名义发起成立了基金会和飞行俱乐部,他们挪用基金会和俱乐部的资金到自己的公司使用,非法获利。这位董事长还组织了12家企业各出资3420万元,花了三亿九千万,从国外购买公务机,方便自己使用。这位董事长生活很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表面上是国有金融机构的董事长,实际上假公济私,损公肥私。”

王儒林说:“再举个例子,我们查处的厅长。有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他办事,他犹豫。老板就从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道‘给你3000万,干不干?’厅长看了看,老板立刻把纸塞到嘴里吃了。厅长一看,这人可靠。事儿立刻办了,三千万也收了。但这样的行为严重扭曲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这样下去,干部倒下去了,企业呢,不是最优秀的(企业)能拿到资源,而是最能送钱的能拿到资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这样的企业也会滑下去。”

王儒林还介绍:“我们还查处了一个副市长,他胆大妄为。他在北京看上了一套1420万元的别墅,让老板专程来北京给他付款,买下这套房子。在海南游玩的时候,看中了一套海南的房产,就让在海南陪同游玩的老板,当场出钱买下来。还有几户企业,投资兴办煤矿,原来计划两年半建成,这位副市长找他要干股钱。企业老板拖着没给,副市长百般刁难,结果8年都没有建成。老板一看没有希望了,无奈想把在建煤矿转出去。副市长说,‘你不给干股钱,你想干干不成,你想转也转不出去。’结果,老板给了上亿元,才把煤矿转了出去。”

王儒林表示:“我联想到,山西119个县市区,去年财政收入最少的是3300万,排在后9位的9个县都是贫困县,它们的财政收入加在一起6.07亿。这位副市长贪腐的金额,现在查实的是6.44亿,超过了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这种(腐败)不仅严重破坏经济发展,而且直接败坏干群关系,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如果这么发展下去,经济搞不好、上不去,而且还将民不聊生,党将不党,国将不国。”

王儒林说,反腐败和为官不为,不是因果关系,恰恰相反,山西的实践证明,反腐败净化政治生态,从严治党,有利于驱逐害群之马,有利于把良币找回来、把好干部用起来,有利于我们惩恶扬善,调动广大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3月6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省代表团开放团组会议。  中国网 杨佳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