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率先从普通高中免除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学杂费开始。”3月7日,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小组讨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时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这同样成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重要举措。

高中阶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两者就像车之双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怎样如期实现“普及”的目标,成为两会教育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话题。

2014年,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为86.5%,基本普及了高中阶段教育。“但是,高中阶段教育目前仍面临发展不平衡、中职招生难、投入不足、政策支撑不足等困难和问题。”全国政协常委、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说。

李和平告诉记者,2014年,全国中职学校数在高中阶段教育学校总数中占比47%,而在校生、教职工、专任教师数分别占比42%、31%和34%,与学校规模不成比例。高中阶段教育教师队伍数量不足,专业师资严重缺乏等问题凸显。

与此同时,社会对接受职业教育的观念没有根本转变,职业教育发展仍面临着招生难、办学难、社会公认度不高、影响力不大等诸多困境。中职学校整体基础能力还处于低层次、低水平,经费投入远不能满足教育事业发展的需求。

“国家在义务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学前教育发展上都出台了支持政策,但作为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纽带的高中阶段教育,一直缺少必要的政策支撑,在各类教育链条中处在薄弱环节。”这是不少教育界委员共同的担忧。

李和平建议,国家层面尽快出台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实施意见,指导高中阶段教育协调发展,推进各地办学体制机制改革,明确高中阶段教育的办学条件、师资水平、办学规模,指导地方推进普职大体相当、协调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则建议,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解决好高中阶段教育办学体制和投入机制问题,让政府和市场“两只手”都发力。“科学选材、因材施教,提升高中阶段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做到管评办分离,进一步扩大高中阶段教育办学自主权,增强学校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活力。”苏华说。

李和平还建议,把强化职业培训作为推进中职招生工作的突破口,鼓励和支持中等职业学校面向企业和社会举办非全日制学历教育和职业技术培训,并通过学分制实现职业技术培训与学历教育互通,保持中职教育规模的稳定。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建议,在连片特困地区率先实施高中阶段免费教育,建立普通高中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加快推进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支持区域产业经济发展。

“推动普通高中多样化特色化发展,建立中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中教育互通机制,这些都有利于推进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李和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