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诚信或严重违反行规的保姆将被列入有关企业的黑名单。/晨报记者何雯亚

不诚信或严重违反行规的保姆将被禁用。记者昨天从沪联百家家政联盟信息平台获悉,该信息平台已经启用“保姆黑名单”,3名保姆因为违反平台制定的相关规定而被列入“黑名单”。据平台发起人夏君介绍,列入“黑名单”意味着今后信息平台的成员单位将禁止雇佣这些保姆。据悉,这是本市家政市场首次启用“保姆黑名单”。

保姆不诚信,作假占首位

沪联百家家政联盟信息平台从春节前开始运作,现有规模家政公司30多家,主要用于平台内成员单位保姆的调剂和业务协作。夏君介绍说,平台运作之后,遇到的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是,一些家政公司停止雇佣的“问题保姆”居然从另外一家家政公司调剂到原先停用的那家公司。而被指认出现问题的保姆,将其调剂出来的家政公司还以为她是位优秀保姆。“如果这样,平台今后运作肯定会出现大问题。”

而在分析目前上海保姆总体情况时,业内几乎一致认为“流动性大,鱼龙混杂,总体素质不高”。记者调查信息平台30多家家政公司后发现,保姆目前出现的最主要问题是不诚信,其中作假占首位,约占问题的50%,包括身份证、健康证、上岗证和简历作假。其次是家政公司为保姆和雇主牵线搭桥后,保姆和雇主联手跳开家政,拒绝向家政公司支付服务费用,约占问题的20%。另外,“挖墙角”将公司保姆介绍到其它家政公司、面试后不上岗等问题也不少。

据了解,早在四五年前,家利来家政曾经设想过建“保姆黑名单”,但碍于一个家政公司,范围小、面太窄,难以起到警示和惩戒作用而没有真正实施。平台成员人人家政公司认为,信息平台今后要扩大至百家,建立“保姆黑名单”制度,可以净化市场,确保各成员单位业务正常开展。

3名保姆首批被逐

此次首批列入“黑名单”的3名保姆被平台指认出各有各的问题,有作假行为,也有多次擅自离岗情况和自行向雇主索要工资等问题。不过该信息平台强调,他们的“保姆黑名单”只限于成员单位中试用。为了不至于侵犯个人隐私和出现不必要麻烦,他们不会向外透露这些保姆的姓名。

王阿姨与成员的3家家政公司保持业务联系,而在业务开展中,“爱君”首先发现了她的作假行为。“爱君”反映,王阿姨带着她的健康证来他们公司登记,公司发现她提供的证件有疑问,随后他们向王阿姨仔细盘问情况。在了解的过程中,王阿姨讲不清发放健康证的那家医院的具体地址。进一步核实后发现,王阿姨提供的健康证是她花了10多元从路边地摊上买来的。

保姆上岗,沪上家政公司一般都要求她们提供健康证。健康证即医院的健康体检报告,主要检查传染性疾病,目前该项目总的检查费用在80-100元。由于上海的医疗机构众多,一些地摊趁机作假,私自印制卖价10至20元一张的假证。而一些保姆或担心身体有疾病,或图方便,也有的为了少付费用,便从地摊上购买假证充数。

7条行规业内反响不一

在记者的要求下,昨天该信息平台透露了列入“保姆黑名单”的具体标准,总共7条,包括:简历和健康证、上岗证、身份证等作假;3次及以上不参加面试,或面试后不上岗;接业务后,与雇主联手“跳单”;公司派遣的保姆因为有事擅自叫人顶岗;公司派遣的保姆向雇主索要工资,或向雇主借款等;离开公司时“挖墙角”带走公司其他保姆;合同履行过程中突然提出涨工资,得不到满足擅自离岗。

不过,对于该平台制定的上述“保姆黑名单”标准,业内看法不一。有家政公司认为小题大做,将临时顶岗等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列入其中,将本来可以用批评教育、适当处罚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上纲上线,这是对保姆的不负责任。但也有家政公司认为,不严厉不足以起到警示作用,不利于纯净上海家政市场。上海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相关人士则表示,“保姆黑名单”制度值得探索和尝试,但实施需要慎重,希望相关企业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