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没有马上对记者表态。

徐洲是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据《上海商报》2015年4月21日报道,当时还处于筹建阶段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已经将互联网金融信息透明化作为主攻方向;2015年6月17日《齐鲁晚报》报道,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要编制信息披露标准;2016年2月24日,徐洲在互联网金融信用评级标准课题专家研讨会上宣布,将最终形成三个标准:企业信用评级标准、企业信息披露标准、从业人员信息披露标准。

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都在编制互联网金融企业信息披露标准。类似的标准将出现2份,将是怎样的局面?

3月10日会议:仅邀请部分企业

还未挂牌成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3月10日在北京召开了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研讨会,讨论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出席对象是,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法律合规或相关部门业务骨干各1名,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专家。会议从上午9点钟进行至下午17点钟,讨论了《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有消息称,这是一个小范围会议,仅邀请了部分会员企业参加。

据“凤凰iMoney”3月10日张贴的照片显示,《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适用于个体网络借贷、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和互联网消费金融从业机构。其中规定,个体网络借贷(P2P)至少每日更新如下内容:交易总额、交易总笔数、借款人数量、投资人数量、人均累计借款额度、笔均借款额度、人均累计投资额度、笔均投资额度、贷款余额、最大单户借款余额占比、最大10户借款余额占比、平均满标时间、累计违约率、平台项目逾期率、近三月项目逾期率、借款逾期金额、代偿金额、借贷逾期率、借贷坏账率、客户投诉情况、已撮合未到期融资项目有关信息,共21项平台运营信息。除外,还对借款项目、借款人、借款机构的信息披露提出了要求。

2月24日会议:以企业人士为主

需要指出的是,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或者标准,并非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首创。首创者是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该系统是一个整合了新闻媒体、行业协会、信用评级机构、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等力量,多方联合起来的互联网金融权威信息平台。

据2015年4月21日当天的《上海商报》报道,筹建中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提出一个新观点:“通过7个维度来向查询人(也就是投资人)揭示互联网金融企业或平台的运营状况。这7大维度包括投资人综合收益率情况、平台体量、人均投资额、人均借款额、资产健康指数、资金弹性指数、资本实力和成长指数等。”

至2015年6月17日,当天的《齐鲁晚报》报道,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明确提出,要编制互联网金融企业信息披露的标准,“正在积极邀请全国互联网金融的领军企业成为系统创始成员,一起商定。”

2015年12月,徐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介绍,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将由三个标准、两个体系作为标尺。所谓“三个标准”,即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企业信息披露标准、从业人员信息披露标准(含不良从业人员数据库)。所谓“两大体系”,即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体系、风险防控发布体系。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已经和商务部研究院共建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具有完整的知识产权。

今年2月24日,“互联网金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用评级标准课题专家研讨会”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召开,近30位与会者,以企业人士为主。

徐洲在会上宣布,三个标准最终确定为,1、互联网金融企业信用评级标准,2、互联网金融企业信息披露标准,3、产品、金融消费者和借款人信息发布标准。都将有对口的中央部委,与中国网一起参与制定,比如,互联网企业信息披露标准,将有网信办的力量参与编制;信息披露标准将引入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分别对互联网企业进行企业基本信息和财务信息,进行审核、鉴证,然后在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上进行公示;该标准将改变企业自说自话,缺乏公信力的现状,并科学把握商业机密和投资知情的界限,在不触及企业机密的情况下,使投资人对投资情况的知情权最大化。

徐洲再次表态:“我们持开放态度。”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挂牌成立前,就先行编制《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显然与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一样,认识到信息披露的重要性。互联网金融发展至今,一直存在信息不对称、虚假信息没有杜绝,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缺乏保障等严重问题。业界普遍认为,互联网金融、P2P网贷的风险主要产生于非法集资、自融、设立资金池、信息虚假、片面宣传等方面。要避免重演泛亚事件、e租宝事件,有效手段就是制定信息披露标准,强制各个平台按照标准披露信息。

“我们对标准的编制工作持开放态度。”徐洲2015年11月就编制《互联网金融信用评级与认证标准》,对外界几次宣布,有任何建议和具体提议,都可以联系他或者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欢迎专家、标杆企业共同加入这项有益于互联网金融的国家战略工作中来。”

看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徐洲当然会想到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正在推进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信息披露标准》。2家第三方组织都先后编制类似标准,这是不是社会资源浪费?

“《政府工作报告》连续3年提到互联网金融,用词从‘促进’发展改成了‘规范’发展,表明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亟待确立。那么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对标准的编制工作持开放态度。”徐洲强调,2015年7月8日,中国政府网公布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第三方组织都需要激发内在活力和发展动力,提升行业服务功能,体现出独特优势和应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