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林兄妹和父亲站在钟家兰的遗像前。 南国早报记者 王世杰摄

广林在学校获得的奖状和奖品。 南国早报记者 王世杰摄

钟家兰住院时,广林在照顾妈妈。 鄂贵巴图供图

阳朔妇女钟家兰从小身体差,在肺部坏了三分之二的情况下,依然起早贪黑卖菜养家糊口。她的境遇经过本报爱心驿站栏目刊登后,钟家兰和两个孩子陆续得到了爱心人士的帮助。几天前,钟家兰病情恶化,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前,她还不忘叮嘱家属:“我没什么回报大家,死后器官一定要捐给社会。”在她的心脏停止跳动后,她的两个肾和一对眼角膜成功捐献。

3月10日,记者来到钟家兰的家,了解她器官捐献背后的故事

1

家庭贫困,

她拖着病躯卖菜养家

钟家兰出生在阳朔县金宝乡阳朔垌村油榨组,家里有8个兄弟姐妹,她排行第七,因小时候发高烧,肺部留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好。成年后,她一直在外打工,后与比她大近20岁的男子鄂贵巴图(鄂伦春族)结婚,两人长期在桂林生活,并育下一子一女。儿子鄂桂广林(因孩子出生在桂林,所以给他取名为鄂桂广林)今年15岁,读高一。女儿钟格鹰刚10岁,读小学三年级。

现在,他们租住在桂林市绢纺厂附近龙泉村的一处出租房里。当天,因为要处理母亲的后事,广林和妹妹都向学校请了假。他们的父亲鄂贵巴图头发已经花白,手里拄着一根木棍。一说到刚刚离开的妻子,巴图就难掩伤心,忍不住抽泣起来。

也许是应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句话,广林显得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他告诉记者,多年前,父亲鄂贵巴图在帮别人家粉刷墙壁时,不小心摔了下来,腿摔坏了,基本失去了劳动能力。为了照顾两个孩子,母亲钟家兰每天起早贪黑卖青菜,父亲则去捡一些废旧来卖。随着巴图年龄越来越大,全家生活几乎都靠钟家兰一人支撑。

记者看到,他们住的屋子和院子里,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的旧塑料瓶。房门的格子上没有玻璃,就连一块挡风的塑料布也没有。

这是生活窘迫的一家人。

2

播撒爱心,他决定资助兄妹完成学业

金宝乡中心小学的钟声贵老师热心公益,经常为爱心驿站提供一些贫困学生的名单。

2014年5月,钟家兰因病情严重住进了医院,两个孩子的生活也陷入困境。钟声贵得知情况后,就把孩子的困难报给了南国早报爱心驿站。

在天津的李先生出差时在飞机上看到了报纸,决定资助几个贫困学生。

2014年6月2日上午,记者把鄂桂广林的家庭情况在电话里给李先生作了介绍。约半小时后,李先生回复说,他已经和钟声贵沟通好了。“钟老师说,一个孩子每月两三百元就够了,我觉得鄂桂广林家很困难,就想多给一点,每人每月给400元吧,一直资助他们兄妹俩。另外,再给5000元给孩子的母亲钟家兰治病。”

第二天上午,钟声贵带着李先生汇来的5800元钱以及另一外爱心人士捐助的200元钱来到了桂林市,把爱心款交到钟家兰手上。

母亲生病后,广林也到处求助,还用小本子把帮助他的那些好心的叔叔阿姨的名字电话一一记录下来,尽管爱心人士都说爱心款不要偿还,但广林说他长大以后,一定要答谢这些帮助过他的叔叔阿姨……

3

知恩图报,她决定捐献器官

2012年,同属阳朔县金宝乡的女孩何玥因捐献器官成为当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广林说,何玥曾经是他的同学。广林小学一至五年级都是在桂林市读的,六年级时回到了金宝乡中心小学,这时候认识了何玥,和她做了一个学期的同学。后来,何玥因身体原因留级,他就上了初中。何玥生病后,他也捐了50元。何玥捐献器官的事迹,他回家在闲聊时告诉了母亲。

2014年6月的一天,钟家兰还在住院,她把儿子叫到病床前说:“广林,如果妈妈实在救不活,你就把妈妈的器官捐给社会,就像你的同学何玥一样。”

过了一些日子,家里实在没有钱,钟家兰就出院回家了。在街坊的介绍下,钟家兰靠草药控制病情,身体慢慢恢复了一些。

身体刚好点,钟家兰又去卖青菜了。

“只要不住院,妈妈每天都会去卖青菜,一直卖到今年春节前。”广林说,春节后,妈妈瘦得皮包骨头,实在走不动了,才决定休息休息。

4

夙愿得偿,她的器官将帮助多人

今年3月3日,钟家兰再一次住进了医院。这一次,病情愈加严重。

因为家里实在没有钱,为了救妈妈,广林虽然不愿但又不得不给爱心人士打电话求助。在给一位爱心人士打电话时,钟家兰接过了手机说:“我日子不多了,求你们帮我资助这两个孩子,让他们好好读书……”

广林说,听到妈妈这么一说,他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3月5日下午,钟家兰突然觉得全身冰冷,呼吸困难,大家把她送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我没什么回报大家的,器官一定要捐给社会。”广林说,妈妈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前一直重复这句话,几分钟后就陷入了昏迷。

3月6日,解放军181医院的医生对钟家兰的身体状况进行了评估,以助其完成心愿。同时,当地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也来到医院,在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帮助她完成了器官捐献的相关手续。

当晚10时许,钟家兰的病情恶化,经过抢救趋于稳定,一个小时后,病情再次恶化。在其心脏停止跳动后,经过家属同意,医生为她做了器官捐献手术。

解放军181医院的黎医生说,近几年来,随着社会宣传力度加大,器官捐献者也逐渐增多。器官捐献者大多来自贫困家庭,有关方面对器官捐献者的家属有不同程度的补助。“他们的人走了,不能让他们的家庭再次陷入困境。”他说,有关补助已经发放给了钟家兰的家人。另外,红十字会还有一些补助,因为来自社会捐助,发放的时间会晚一些。

除了有关部门的补助,还有许多当地公益机构和爱心人士在继续资助广林兄妹俩。

几天前,听说广林的母亲病危时,广林的同学罗玉婷和刘园园也在同学中间发起募捐,一天时间就收到8500多元捐款。班主任苏老师在向记者展示了学校发给广林的三好学生奖状和奖品后也表示,会努力帮助广林安心读书。

“爸爸年纪大了,妹妹还小,都需要照顾,爱心人士给的钱,我不会乱花。”广林说,在病床前,他答应妈妈,“一要考上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