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工学院亚太国际学院的学生近日反映,该院多名学生在毕业时因为有课程补考未过,需重新学习,而学校却说,需要按一个学年缴费,也就是1.6万元。据了解,该校之前规定,一科补考未通过只交一科的钱,这是今年出台的新规。(3月21日华西都市报)

对于学生的不满与质疑,校方表示“天价挂科费”乃学校今年出台的新规,但凡有课程补考未过,学生就要按照学年来支付重新学习的费用,而不再沿用“一科补考只交一科重修费用”的旧制度老办法。

客观而言,对于还未步入社会的大学生而言,教育的公平与公正在一定程度上被解读为社会公平最为直接的体现。站在学校的立场,学生考试成绩不合格,如果连补考都未通过的话,要想取得学位顺利毕业,则必须对不合格课程进行重新学习,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重修”。因为额外占用了教育资源与时间成本,那么挂科学生为此支付一定的费用也无可厚非,但是按学年缴费的收费标准却不尽合理,有待商榷。

按照部分学生的说法,不管是单科重修还是全部课程重修,挂科学生都须统一支付整个学年的学习费用。照此说法,“天价挂科费”制度本身就是一种有失公允的“霸王条款”,这对整个教育事业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伤害。如果说,全科重修的学生支付全年的学习费用尚且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单科重修的学生并未享受学校提供的全年教学服务,如此一刀切的收费标准是否合理、科学?答案恐怕不言自明。

其实,学生挂科并非只是学生单方面的责任,作为教育管理行为的实施主体,在学生挂科这件事上当事学校也难辞其咎。论及责任,不管怎么说,涉事学校至少在学生管理上和挂科学生的学习督促上工作做得不到位,不然,也不会出现学生挂科重修的尴尬局面。所以,本着责任分摊、成本分摊的原则,当事学校都不应该把重新学习的相关费用一股脑地打在挂科学生的身上,而应有所“表示”,对自己的教育缺位买单背责。

说到底,对高校而言,教育既是职责也是义务,教育毕竟不是生意,“天价挂科费”切勿忽视了教育的公益属性而跌入“挂科经济”的漩涡,陷入功利教育的泥淖。有关部门只有规范高校的收费行为,才能强化高等教育的公平与正义,才能刹住教育乱收费的邪气歪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