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3月28日讯 2016年3月26日,《中国医院竞争力报告(2016)》发布会在广州举行。2015年顶级医院集中了中国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在分布上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三个城市入围医院数量最多,排名靠前。

顶级医院以北京实力最强,共有17家医院进入百强,医院竞争力指数最高。其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居“2015中国医院百强排行榜”首位。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教育中心和文化中心,集中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首都医科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等著名院校,医疗资源最丰富;其次是上海,上海拥有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第二军医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等著名院校;最后是广州,广州拥有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暨南大学、广州医科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等。

顶级医院绝大部分来自直辖市、省会城市,共有95家,其余5家来自人口密集的地级市(青岛、苏州、徐州、大连、温州,主要是因为这些医院都是医学院的直属附属医院)。

蓝皮书指出,顶级医院100强的名次分布与当地经济人口数呈现一定的正相关性,名次靠前的医院之间竞争力差距要大于靠后的医院。从指标层面上看,医疗技术水平和学术科研能力是医院的核心竞争力要素,规模不是越大越好。顶级医院100强中高校附属医院的平均竞争力较强,百强占比高,相比之下顶级的非高校附属医院比例小。顶级医院100强与其他榜单的交叉部分少,省部级的综合性医院是顶级医院群体的主要组成成员。

“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省会市属医院排名100强”

省会市属医院是位于省会城市的第二梯队医院。省会市属医院生存的压力并不大,运营的规模不大,总体竞争力水平百强不如省部级医院,甚至部分医院不如地级城市医院百强,因为地级城市医院百强基本是当地的领头羊。

省会市属医院数量在所有层级医院中最少,根据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的统计,全国大概有250家省会市属医院。

如果说地级城市医院的夹心地位是虚拟的话,那么省会市属医院的地位则是现实的。毫无疑问,省会是本省份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城市,包括各个层级的医院,上有省部级医院,中有省会市属医院,下有区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因此,在如此高密度的城市中,省会市属医院的发展压力从理论上讲是最大的。但是,因为省会的常住人口通常较多,省部级医院总体服务能力有限,众多无法到省部级医院诊疗的患者转而选择省会市属医院。省会市属医院则得益于省部级医院服务规模有限导致患者溢出。

过往3年,省会市属医院综合实力最强的是广州、杭州、武汉、沈阳、南京、成都、西安、郑州,都是人口多且经济发达的省会城市。

“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地市级医院排名100强”

地级城市医院是中国医疗体系的塔体,是各区域性医疗中心的代表。和县级医院改革受到高度关注不同,地级城市医院作为省部级医院和县级医院之间的夹心层,其发展并没有受到重视。原因在于地级城市医院是所在地区的区域龙头,在技术上和省部级医院有差距,在辐射范围上和县级医院有差距,但是城市常住人口足以支撑医院发展,因此医院的危机感不强烈。

多年来的地级城市医院发展仍保留着东强西弱的格局。东部地区百强地级城市医院的数量要超过中部和西部,排名位次同样高于中部和西部。东部共有70家医院入围,中部只有20家医院入围,西部只有10家医院入围。东部入围百强医院数量遥遥领先,而且排名明显超过其他地区。

从省份来看,山东、广东、江苏、浙江地级城市医院竞争力水平最高。共有55家医院入围百强。其中,江苏入围医院数量最多,有18家,广东排名位次最高,医院竞争力指数最高。广东的珠三角是中国三大经济带之一,拥有深圳、佛山、东莞等经济发达、人口在700万以上的城市。同时,粤东有汕头大学医学院,粤西有广东医学院。

“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县级医院排名100强”

县级医院是中国医疗体系的塔基。新一轮医改首先从县级医院开始,先试点,然后全面推开。县级医院改革的目标在于破除以药养医,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计划在2017年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的目标。

2012年6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国办发〔2012〕33号)。该意见分总体要求、明确功能定位、改革补偿机制、改革人事分配制度、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提升基本医疗服务能力、加强上下联动、完善监管机制、积极稳妥推进改革试点九部分。中国共有311个县进行第一批试点。

2014年3月,国家卫计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国卫体改发〔2014〕12号),要求2014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覆盖50%以上的县(市)。第二批共有700个县试点。

2015年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全面推开。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5〕33号),县级医院是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的龙头和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纽带,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切实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关键环节。意见指出,县级人民政府是举办县级公立医院的主体,每个县(市)要办好1~2所县级公立医院。其余均可灵活探索多种合作方式。县级公立医院只保留1~2家,意味着其余医院让渡给社会资本接手。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统计,全国综合县级医院有6000多家,等级集中在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之间,大多数为二甲医院。

中国百强县级医院是中国县级医院的领头羊,得益于国家自2009年开始实施的新一轮医改政策,县级医院的发展近5年保持高速增长,综合实力不断提升。

从中国县级医院百强看到,东部地区是县级医院发展最好的地区,入围数量超过一半,排名位次最高。东部百强县级医院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山东和广东。2015年四省百强县级医院占了68%,其中发展最好的是江苏,覆盖最为均衡。

江苏县级医院竞争力高居榜首,第二位是山东,第三位是浙江。江苏县域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尤其是苏南片区,江阴、昆山长期占据中国百强县的前两位。2015年,江苏包揽中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前四位(昆山第一位,江阴第二位,张家港第三位,常熟第四位)。2015中国县级医院前十强,江苏就占了4家,分别是江阴市人民医院、宜兴市人民医院、昆山市人民医院和张家港市人民医院。

“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非公立医院排名100强”

非公立医院前十位整体格局保持稳定。综合性医院实力仍然优于专科医院,改制医院数量在不断增加,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东部入围63家,中部入围28家,西部入围9家。非公立医院东部入围比例低于其他层级医院。这一现象与公立医院略有不同。

非公立医院入围数量最多的是广东、江苏和河南。广东非公立医院主要集中在东莞、佛山,共有三家医院入围中国非公立医院前十强。其次是江苏。第三是河南。河南入围数量多主要是因为河南是公立医院改制的重镇,洛阳、许昌、新乡等地均有大规模的改制行动。

公立医疗资源最好的北京、上海,非公立医院的发展相对滞后。非公立医院的壮大首先从二线城市开始,一线城市医疗资源丰富,专家资源集中在公立医院,非公立医院难以与之正面抗衡,出现所谓“大树底下不长草”的现象。

在国家医疗总体规划下,公立医院是主导,非公立医院是补充,因此,非公立医院的发展路径必然迥异于公立医院,单纯模仿公立医院的发展道路只会让非公立医院发展越来越困难。

差异化、专科化是初期非公立医院发展的优先战略,总体策略仍侧重避免与公立医院正面竞争,专注蓝海,采取补缺者的战略。在做好专科的同时,不断梳理良好的医院品牌,为未来综合性医院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非公立医院需要采取的是侧重消费的医疗项目,例如口腔、妇产、男科这些对环境、服务等就医体验要求较高的专科项目。综合性医院自建的时间较长,品牌的培育周期较长,因此如果发展综合性医院,宜采取改制的方式把公立医院转变为非公立医院,特别是对城市医院、国有企业医院进行改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