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第七届“羽林争霸”红牛城市羽毛球赛南部赛区广州站大学生专场选拔赛,在广州大学城拉开帷幕。这是“羽林争霸”七年间,首次举办大学生专场。

随着近些年高校公共设施建设投入的加大,以及全民运动热情的高涨,参与到羽毛球运动的大学生人数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各大高校之间,各种各样的羽毛球社团也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向上。红牛“羽林争霸”广州区今年特设大学生专场,就是为了能让更多的年轻学子参与到羽毛球运动中,增进年轻羽毛球爱好者之间的沟通与交流。

2016红牛羽林争霸广州战报:大学生专场涌现新锐

新锐频现,女选手实力强劲

对羽毛球运动来说,女子似乎都是处于比较弱势的一方。但是在今天的“羽林争霸”赛场,却活跃着很多优秀的女子选手。来自中大的混双组合钟诚锐搭档袁筱迪,携队伍过关斩将一路杀到八强。

袁筱迪身高近一米七,虽说是女生,但是在比赛过程中的进攻扣杀以及连续的多拍拉吊,却是霸气外露,其实力丝毫不在搭档钟诚锐之下。袁筱迪是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的学生,因为加入了校羽毛球队,经常每周都会从珠海到广州这边参加集训。“她的实力比较强,平时都是打女单的,我有时候都打不过她。”钟诚锐这样评价自己的搭档。

除了袁筱迪之外,场上有的女选手从小学八九岁时便开始学打羽毛球,到了大学已有逾十年的球龄,实力不可小觑。

2016红牛羽林争霸广州战报:大学生专场涌现新锐

男双打法老练,自称“猴犀利”

相比中大的混双选手,“猴犀利队”的男双选手则显得更加从容。“猴犀利队”是由广州大学华软学院的几个学生组成的,其中包括有在读的学子,也有刚毕业不久带着师弟师妹打比赛的师兄。陈撸帆和庄远发这对男双组合,都是羽毛球社团里的干事,唯一不同的是陈撸帆已经毕业了。“虽然现在已经工作了,平时打球的时间也少了,但是看到‘羽林争霸’的比赛还是拉上了师弟几个人一起报名组队参赛。”陈撸帆说道。

庄远发从9岁开始学打羽毛球,羽毛球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一般的存在。而陈撸帆则是大学之后凭着兴趣自学羽毛球,后来才加入到社团进行训练的。“远发很强,他平时在学校都是打单打的,我们这个双打组合也是为了这次比赛临时组的,仅训练了差不多一星期。”说到这里,旁边的庄远发显得有点羞涩。

“猴犀利队”的总体水平很高,虽然学校地处从化,但是从化几所高校之间的羽毛球氛围都非常好。同大学城这边一样,每年也会有自己的校际联赛,这些比赛无形中也慢慢提高了大学生的羽毛球水平和兴趣,创造了非常好的运动氛围。

男单竞争激烈,总体水平高

在经过两局13比15的比赛之后,谢露诚还是败给了年仅高二的小鲜肉。“虽然他才高二,但是从小就开始练球的,已经有九年球龄了。技术和手法都很扎实专业,怎么扣都扣不死。”刚刚结束比赛的谢露诚气喘吁吁地说道。

谢露诚是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经济的研究生,作为体育生的他,身体素质过人。自大二接触羽毛球运动以来,水平突飞猛进。这次他作为“波波队”的第一男单,本想带着队伍向冠军冲刺,无奈还是败给“洛神队”,有些遗憾。“重在参与,现在读研了,没以前本科的时候打得多了,体力也下降了,这次比赛后我得把体力练回来。”他说。

2016红牛羽林争霸广州战报:大学生专场涌现新锐

老夫聊发少年狂,羽毛球场忆青春

本次大学生专场除了年轻的大学生选手们,还有一群特殊的老选手,他们几十年前也是大学生。“EMBA 一队”的几名成员,都已经是头发微白的中年人。同为中大毕业的仇国荣和张柏成,也是因为这次比赛而成为队友。

仇国荣今年41岁,张柏成今年51岁,“我们队的平均年龄都快是对方的两倍了,”张柏成笑称,“我们都打了十几年球,不过都是在毕业之后才开始打。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条件没现在那么好,都没有机会打羽毛球。”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了解到近些年羽毛球场馆的条件,都有了显著的提升。虽然张柏成已经是半百之年,但是在球场上还是显得非常灵活,在运动之中他们也能感受到青春的朝气与活力。而这一切都是源于对羽毛球运动的热爱。

广州大学生选拔赛吸引了来自大学城十几所高校的羽毛球爱好者,还包括广州从化等其他地区的高校学子。该专场在开放报名后,一天内满额,可见羽毛球运动在大学生群体中的普及程度。

近些年来高校羽毛球氛围越来越好,在大学城的每所高校里都有自己的羽毛球社团,一个社团有超过200人的成员,并按期进行日常的训练。部分高校还会特招羽毛球专业的特长生,以增强整个学校的球队竞争力。“羽林争霸”红牛城市羽毛球赛,希望为他们提供参赛的便利,以及属于大学生的以球会友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