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10:20,金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到达位于娄山关路523号的金虹桥国际中心23楼的金鹿财行总部,与投资人沟通兑付事宜。

随后,《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被金鹿财行人士扣留,限制自由行动。

在沟通现场,徐琪向投资人承认,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影视宝产品确定出现兑付问题,可能延后兑付2~3个月。两个月负面消息导致资产价格下跌,目前快鹿已筹集资金30亿元,快鹿资产足够偿还债务。

此前,《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快鹿系财技内幕》,一名曾在快鹿的融资体系内的前管理层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快鹿系”的资金链去年开始已不宽松,依托影视资本运作从而在二级市场获得收益,是整个体系活络资金链的重要手段之一。

电影《叶问3》的院线情况疑点,诸如卖出了大量电影票却无人观影、异常票价、短时间内连续排片等被曝光,且惊动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进行严肃排查。

在融资端,依托多个平台卖出的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而获得资金;在资产端,投拍电影买断内地发行权,并提前布局相关上市公司投资,票房大卖则可能带来股价大涨。“快鹿系”一众关联公司穿梭其中,等待最后的“高票房”来点爆这场资本盛宴,也活络资金链还本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