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3月31日,上海知名线下理财公司金鹿财行被曝陷入兑付危机,资金缺口高达3亿元。金鹿财行方面称,其资金运作系因公司的电影票房收益权理财产品影视宝受到《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叶问3》由上海快鹿集团投资拍摄。虽然此前快鹿集团一直试图撇清其与“问题理财公司”金鹿财行的关系,但此次却仗义伸出援手,承诺将提供总价值不少于30亿元的资产,作为金鹿财行客户兑付的抵押担保,并将于近期与相关客户签约。有媒体报道称,金鹿财行与快鹿集团实则是一家。在快鹿集团依托“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导演的自融游戏中,金鹿财行充当着募资方的角色。而此次金鹿财行的兑付危机,或将引发快鹿集团自融游戏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曾在今年1月被曝卷入旁氏骗局的沪上理财公司金鹿财行,两个月后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3月31日早上,一则关于金鹿财行陷入兑付危机遭投资者挤兑,并扣留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的新闻引起轰动。在逾300名投资者的到场围堵下,金鹿财行承认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并表示资金运作系因公司的电影票房收益权理财产品影视宝受到了《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

《叶问3》由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下称“快鹿集团”)投资拍摄。虽然此前金鹿财行被曝光后快鹿集团一直试图撇清与其关系,但是此次金鹿财行爆发兑付危机后,快鹿投资却伸出援手。

3月31日晚,金鹿财行发布兑付公告,称目前平台资金缺口达3亿元。不过快鹿投资集团已承诺将提供总价值不少于30亿元的资产,作为客户兑付的抵押担保,并于近期与相关客户签订补充担保协议。

网易财经此前调查发现,金鹿财行最早由快鹿集团间接发起设立,是快鹿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详见快鹿投资被曝涉庞氏骗局 发布者遭千万索赔)。另据《北京商报》等媒体报道,金鹿财行与快鹿集团就是一家。

而在快鹿集团依托“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导演的自融资本游戏中,金鹿财行实则充当着募资方的角色。

兑付资金缺口高达3亿

3月31日早上不到8点,便陆续有投资者赶到位于上海市金虹桥国际中心23楼的金鹿财行总部,等候金鹿财行负责人沟通处理兑付事宜。至中午12点,现场已聚集了超过300人。

据了解,现场有部分客户投资的理财产品本已于3月25日到期,但截至3月31日,5天过去了,金鹿财行方面仍未兑付。其中一位投资者表示,他所投资的标的共集合投资人达200人,标的总金额为4000万元,截至3月31日已经有400多万元到期未兑付,而31日一天到期未兑付的金额就已经达到70万元。据金鹿财行业务员透露,公司3月25日面临兑付的产品总额达1.5亿元。

还有的投资者是来打探情况的。一名女客户称投入50万元购买了金鹿财行1年理财产品,原本于今年5月到期。但看到金鹿财行出现兑付危机的消息后,便来现场看看。

上午10点20分左右,金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到达公司总部,宣布目前金鹿旗下所有产品全部停止兑付,兑付期限或将延后两至三个月。徐琪明确表示,一方面,目前金鹿财行资金链的确出现了问题,原因在于近期大量的负面舆论蜂拥而至,导致公司资产价格急速下跌;另一方面,此前受到电影《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公司的电影票房收益权理财产品影视宝出现了问题。

实际上,针对金鹿财行的质疑早已有之。由于金鹿财行的主要业务集中在线下,缺乏透明度,信息披露不够,尤其是投资者的资金流向,因此有不少网友将其与之前被查的e租宝相提并论。今年1月20日,新华社发文质疑上海一些“理财公司”的高回报“理财产品”,金鹿财行与另一家公司当天财富被点名。

此处值得一提的是,3月31日亦走访了当天财富北京分公司。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近期也没有出现投资者上门挤兑的现象。但由于3月25日的一笔债权发生了问题,影响到了当天财富的资金链,目前公司的资金链较为紧张。“就现在而言,已经到期的投资产品,我们会按期兑付;没有到期的投资产品,我们是不能兑付的。”

而对于爆发兑付危机的金鹿财行,上述当天财富人士称,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没有任何关系,两家公司只是共同与东虹桥小贷存在合作关系。

在过去的2015年,金鹿财行究竟吸纳了多少资金?目前尚无确切数字披露。不过2015年4月28日,在金鹿财行的战略发布会上,总裁张伯玮曾就公司三大子品牌的业绩目标进行过详细阐述:2015年总业绩目标为200亿元,其中资管产品100亿元,海外产品45亿元,信贷产品35亿元,资产交易20亿元。张伯玮当时还表示,金鹿财行所有经营业绩完成良好。

根据一个金鹿财行投资者维权QQ群的统计,102位投资者累计投资金额高达2414万元。而这或只是涉及金鹿财行的海量投资额的冰山一角。

投资者的理财产品何时能兑付?3月31日晚,金鹿财行发布兑付公告,称目前平台资金缺口达3亿元。不过快鹿集团已承诺将提供总价值不少于30亿元的资产,作为客户兑付的抵押担保,并于近期与相关客户签订补充担保协议。此外,原定于31日召开的相关新闻发布会,延至下周四即4月7日。

自融游戏中的募资方

此次金鹿财行深陷兑付危机,快鹿集团承诺解囊相助,足见双方关系非比寻常。而在此前金鹿财行因高回报理财产品遭曝光后,快鹿集团一度试图撇清与这家“问题理财公司”的关系。

不过后来梳理工商资料发现,金鹿财行及前文提及的当天财富,最早均由快鹿集团间接发起设立,且两家公司均为快鹿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

而据《北京商报》之前调查,包括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在内,快鹿集团至少控股或参股了十多家公司。多位行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直言,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与快鹿集团就是一家。

另据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零壹财经的统计,除控制东虹桥担保、东虹桥小贷、当天金融、当天财富等多家金融类平台外,快鹿集团同时还控制了大银幕电影发行、大银幕电影投资等影视类平台。

“我们将用快鹿独创的‘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让中国好电影拥有好票房”在快鹿集团的官网首页,该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如是宣称。

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快鹿集团看似充满情怀的梦想下,隐藏的却是其通过十多家关联公司所玩的“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互联网+金融+电影”,看起来是创新的互联网金融商业模式,实际上却是一家影视资本运作投资集团,通过自己的影视公司、自己的担保公司、自己的P2P平台、自己的财富管理公司,为自己投资的影片募集资金的自融游戏。

而此次不幸出事的金鹿财行,在这场自融游戏中,无疑充当着募资方的角色。

或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今年3月4日,由快鹿集团投资拍摄的电影《叶问3》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有关数据显示,《叶问3》上映首日票房高达1.55亿元,打破华语动作片首日票房记录。

但在“创纪录”后不久,《叶问3》即曝出票房造假丑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调查结果显示,《叶问3》虚假排场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

随后,公众的质疑开始转至《叶问3》背后的金融迷局。

据了解,在《叶问3》上映之前,快鹿集团已将其打包成多个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在众筹平台、理财公司、P2P平台等方面进行融资。担保方多为快鹿集团及其旗下的东虹桥担保。

当天财富在其官网发行了名为“咏春盈泰”的电影收益权转让计划,期限9个月,产品规模2亿元人民币,预期年化收益率10%+浮动收益,保底票房8亿元。同时作为当天财富的线上平台,当天金融的“当天影投”系列产品中的《叶问3》影投专属标也已完成募集,募资金额30万元,出让人为上海法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息日为2016年2月6日。

《北京商报》报道称,金鹿财行线下理财产品中有一款名为“禄鹿通”的产品,对接的是影视类债权,年化收益为13%-13.5%。在其App上也有相类似的电影宝产品,但是具体投资于什么方向并未显示。不过根据前文所述,金鹿财行此次资金链出现问题,系因旗下相关产品受到《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

此外,快鹿集团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和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01831.HK),在《叶问3》上映前,先后以保底发行的名义对外公告投入了总计1.6亿元的资金,保底目标则设定为10亿元。

零壹财经的统计数据显示,《叶问3》的资金方来自至少18家P2P平台,其中不少为快鹿集团的关联公司。对于会否出现超额募资,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张伯伟曾回应说,与发行方合作时,要求所有对外融资必须走易联天下,防止超募或重复募资。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快鹿集团针对《叶问3》的这次众筹,实际上是一次“伪众筹”,也就是一个变相的P2P产品。因为众筹风险较大,成功的可能性无法保证。而《叶问3》的众筹项目则给出了保底收益,这样做其实并不符合行业的惯例。以电影票房作为利益回报的标准,风险不小,毕竟瞬息万变的市场和捉摸不定的观众口碑,都可能决定票房的高低落差。但这次通过所谓的“众筹”方式,采用固定收益,从而减小了投资者的风险。

然而,按照目前市场上的投资回报率和分成比例来算的话,2亿元的投资,票房至少要保证8亿元以上才能够保本。想通过各种方法来收回资金的《叶问3》投资方,这次似乎聪明过了头。

在快鹿集团主导的这场“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中,任何一个环节的资金链断裂,或都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金鹿财行,则不幸成为第一张倒下的骨牌。

而就在3月31日,在金鹿财行被曝出兑付危机后,快鹿集团控股的多家港股公司股价应声暴跌,其中十方控股收盘价跌幅达12.96%,明华科技跌幅为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