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高度白酒加廉价中草药和色素制造的“神药”,一粒成本价不足3分钱,却欺骗恐吓老人卖到600元。日前,山东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判了6起生产、销售假药案件。

假药丸成本不到3分钱 最贵卖到600元一粒

2015年5月,济南市东关大街派出所接到报警称:东关大街小商品市场旁边的菜市场,有5个人以售卖苗药、祖传药为名实施诈骗活动。接警后,民警根据线索开展了为期7天的跟踪,最终在天桥区4家宾馆内抓获犯罪嫌疑人38名,当场缴获假酒、假药以及用来制作假药的原料物品。

经鉴定,这些“药酒”是购买散装或者劣质高度白酒浸泡各种散装中药材,再加老抽摇匀加工而成,最后从附近各诊所收购使用过的吊瓶空瓶进行灌装。

犯罪团伙将这些药酒起名为“苗家强力追风药酒”“家传药酒”等名称,声称能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腿痛、腰痛、手脚麻木、肩周炎等各种老年人常见疾病。此外,他们还从药店里购买乌鸡白凤丸、六味地黄丸或跌打丸,然后把这些药丸搓成若干小长条,切成1厘米长短,用梳子齿按上花纹,再涂上黄色的姜粉,加工的药丸被命名为“断根药”,号称能包治百病。

据警方介绍,这些外观形状类似于小号蚕蛹的“断根药”加工成本每粒不到3分钱,最贵的一次卖给老人的价格高达600元。

自称“菩萨下蛊”手有神力 老人提心吊胆被迫“花钱买平安”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负责假药销售的团伙成员故意身着苗族服装吸引眼球。他们先是流窜到人员较为集中的早市,通过发放宣传单的方式盯上单独外出的老人,然后嘘寒问暖了解老人的身体状况,再将其骗至相对偏僻的临时售药摊点,向老人授课。

在授课的过程中,这些人自称是苗药的传人,将制作好的药酒涂抹于受害老人手部,涂完后称该药有奇效,但是副作用较大,必须有解药配合使用。为了加强药力,他们将去掉外皮的复合维生素药粒冒充“蛇胆”“独家秘方药”,放入药酒中摇晃融化,以增加神秘感并延长听课时间。

“服用药丸后,老人就上当了。”历下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孙静说,犯罪分子谎称该药的成本很高,是收费的,每粒的价格数百元,随即向老年人索要钱财,并称不给钱就不给解药,刚刚涂抹的手部就会溃烂,还会引来血光之灾。“而受害老人出于强烈的恐惧心理,被迫将身上的钱交给这些人。身上没带钱的,犯罪团伙还会安排专门人员跟着老年人回家取钱或到银行取款。”

截至案发时,该团伙在济南市作案多起,共获利128940元。

借“苗药”招摇撞骗 老年人应增强维权意识

“这起假药案涉及的药品,虽然对人体没有太大的危害,但是对于老年人来说,造成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损失不小。”孙静说,该团伙成员全部来自贵州,大多只有小学文化。他们的作案手段均是采用推销“苗药”的方式,威胁、诱骗老年人购买。

据犯罪团伙成员李小顺交代,他们贩卖假药专门盯上老年人,因为老年人身体毛病多,容易被“忽悠”。“在被骗的每个老人身上,我们都能卖3粒至5粒假药丸。如果老人不肯买,只要威胁他们,他们就害怕了,最后就把钱交出来了。”

孙静表示,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涉及敲诈勒索,考虑到案件性质恶劣,在量刑时法院选择了较重的生产、制作假药罪。目前,犯罪团伙中的15名被告人已被依法判处1年至2年有期徒刑,并处以3000元至3万元罚金。

多年从事老年人维权的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亮认为,这些贩卖假药的犯罪团伙诈骗手段其实并不高明,只是抓住了老年人的心理,设下各种骗局连蒙带诈,忽悠老人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