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鹿集团”)以及其关联公司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的资金危机仍在持续发酵。昨日,快鹿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新的人事任免,透露了兑付方案,并宣布并购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兜底到底。然而,在集团危机之时,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延期至7月的资金兑付以及快鹿集团的资金困境,都不是投资人想要看到的,而对于快鹿集团是否有能力进行兜底,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高层变局 向谁追责

在快鹿系发生兑付危机之后,一度高调示人的高管集体失声甚至失联,不免引人联想。

而面对快鹿集团以及金鹿财行频繁的人事变动,有投资者也表示担忧,“之前的领导人都换了一遍,责任人都不知去向,该向谁追责”?

昨日下午,快鹿集团在上海陆家嘴召开了一场小范围发布会。在发布会上,新任董事局主席徐琪确认易联天下总裁和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均为张伯伟,并确认张伯伟失联。北京商报记者随即致电金鹿财行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张伯伟确实已经失联,至于失联原因不清楚。

在金鹿财行的宣传资料上显示,张伯伟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务管理专业,曾任浦发银行个人金融部主任、香港御峰理财高级理财规划师、证大财富营销管理总监等金融行业要职。

金鹿财行的原董事长韦炎平目前电话处于关机状态。北京商报记者从金鹿财行内部人士处了解到,公司出现兑付危机之后,原公司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一直担任董事长一职。而现在徐琪摇身一变成为了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在昨日下午的发布会上,快鹿集团新闻发言人胡伟伟介绍,由徐琪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黄家骝担任集团执行总裁,方晓耀、任意担任集团副总裁。据北京商报记者得到的一份“关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任免通知”显示,施建祥已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辞职原因显示为身体健康问题。

最快7月兑付 缓兵还是画饼

对于投资人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兑付问题。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徐琪表示,跟金鹿相关的一切理财产品将会停止兑付。同时,他透露最新兑付方案最快7月1月启动,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兑付方案一出,遭到了市场的各种质疑,这个兑付方案是否在给投资人“画饼”?

昨日晚间,金鹿财行在官方微信上发布了兑付公告,其中称兑付工作最快在今年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

不少市场人士对此表示质疑。北京商报记者从金鹿财行投资者维权群里看到,不少投资者对此也表示较为悲观。部分投资人甚至觉得“兑付没戏了”。一位互联网金融行业资深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般逾期90天就要被纳入坏账范畴,到7月确实时间很长了。对投资人来说,晚还总比不还好,最怕的是7月仍然是个“饼”,最终兑付仍无期。

快鹿集团方面昨日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快鹿集团对现有资产的处置和变现需要时间;快鹿集团也希望利用这段时间通过资本运作,盘活现金流,确保启动兑付后,不再出现中途暂停等突发情况;也是为了保证对所有客户的公平。

另外,兑付公告中提到,兑付原则是按照原来购买理财产品的到期日为序,连续4个月兑付完毕;兑付利息在合同期内按照合同规定利率执行,在延长期内一律按照年化6%利率执行。

承诺兜底 能否兜住

此前一直撇清关系的快鹿集团和金鹿财行终于成为了“一家人”。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徐琪表示,快鹿集团将并购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将兜底到底。有投资人指出,对此兑付危机涉及的金额可能超过百亿元,快鹿集团能否真正兜得住?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客户代表表示,此次事件涉及到3000-4000个员工、30万人以上的投资者,这部分投资者甚至有杠杆的性质,资金总量可能过百亿元。

根据快鹿集团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中公布的一则集团名下资产列表显示,总资产约为82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快鹿集团能否兜得住也存在一定的疑问。

早前,金鹿财行对外公告称,目前平台资金缺口为3亿元。昨日徐琪透露,金鹿财行到期未兑付的资金缺口现在每天在增加。一位投资人表示,目前平台到底有多少资金缺口并不清楚,他们对于能否兜底也存在一定的疑问。

对于还款来源,快鹿方面表示,一是票房收入,二是贷款项目的还款收入,三是投资资产处理套现,其中大部分资产兑付来自投资资产处理套现。

徐琪表示,“将尽快确定会计师事务所认可的50亿元资产,进行第一批处置,快鹿集团累计了很多资产,这些资产全部列表,全部理清所有关系,将分阶段走。两周时间内,会向公众公布50亿元资产列表,作为第一批处置及进行兑付的资产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