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机既可以坚持服务高端人群,也可以更多考虑普通公众/吴方伟摄影

周健 报道 80后的计兴卓有个梦想,“我一直想做通勤航空。”所谓通勤航空就是接送职工的航空公司,“美国本土有很多通勤航空公司,通勤飞机起降量是公共航空公司的很多倍。”计兴卓相信,中国国土面积巨大,通勤航空会有市场。计兴卓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他计划在鞍山与攀枝花之间,开行通勤航班。

在4月12日开始的亚洲公务航空展上,记者不仅听说了计兴卓的梦想,还听说亚联航空正在设计类似共享经济、分享经济的公务机消费模式。根据霍尼韦尔对全球公务机市场的展望,全球公务机需求有减弱的迹象,因此,被视为富人游戏的公务机,有可能在坚持服务高端人群的同时,更多考虑普通公众。

合伙使用公务机即将出现

一年一度的亚洲公务航空展4月12日在上海虹桥机场开幕。在飞机技术和制造方面占据世界领先地位的霍尼韦尔公司,向亚洲公务航空展介绍了自己对全球公务机市场的展望,“2015年至2025年间,全球将交付多达9200架新公务机,总值2700亿美元,较2014年的预测总值下降3--5%。从中期来看,新兴市场依然是全球公务航空市场的亮点,然而,调查发现其它主要增长市场的需求均有所减弱,可能影响近期的订单和交付水平。”

霍尼韦尔的这个调查完成于2015年11月。2015年,全球新公务机交付量约为675架--725架,同比增长率只有个位数,而且主要得益于新机型的推出,以及分权所有的飞机交付量增加。

生产猎鹰系列公务机的达索航空公司,就是积极推出新机型的公司,4月12日,达索航空在上海亮相了全新的旗舰型机型猎鹰8X公务机,将于今年下半年投入使用。该飞机可以承载8位乘客和3位机组人员,直飞北京至纽约、香港至伦敦、上海至洛杉矶这样的路程,燃油最多可以比其它的远程飞机节省35%。达索航空人士告诉记者,4月12日已经在上海获得了一家买主,实现开门大吉。

而霍尼韦尔报告中的“分权运营商”,也可以在4月12日开始的亚洲公务航空展上找到例子。所谓分权,从字面上简单的理解就是将产权分割,比如,分时度假模式,公众向运营商购买部分酒店的产权,成为会员,有权使用酒店的房间。

4月12日,利捷公务航空有限公司与亚联公务机航空有限公司在亚洲公务航空展上达成战略股权合作,亚联航空将代表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民投),成为利捷航空的股东之一,双方一起在中国市场打造全新的公务机飞行产品,以及全球公务飞行体验。“合资以后会推出会员制产品。”亚联航空总经理常秋生告诉记者,亚联航空是海内外很多公务机的托管机构,也就是手里有飞机。

记者向他提问,既然存在合伙买游艇、合伙使用游艇,优步和滴滴的专车、拼车模式,那么能不能在公务航空领域推出合伙买公务机、合伙使用公务机?他显然有话要讲,但又不愿在公开场合展开,“我今天不能讲得太多,我们正在设计具体产品,到时候会有大型推介会。”

用公务机解决职工的通勤需求,国外已有先例/吴方伟摄影

通勤航空先试点武汉、内蒙、东三省

80后的计兴卓则对记者侃侃而谈。他是耀莱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目前拥有15架公务机,其中2架租赁而来,7架托管性质。“我6年前在珠海航展提出通勤航空的概念。中国民航仍然是以公共航空为主,而美国本土有很多通勤航空公司,通勤飞机起降量是公共航空公司的很多倍。我一直想做通勤航空。”他告诉记者,国外一家石油公司,买了好几架波音767、757飞机,用于职工的上下班接送。“国内也有这种需求的,比如鞍钢与攀钢联合重组了,在鞍山到攀枝花之间产生了大量的职工通勤需求,在北京或者成都中转,每个人住一夜,出差补贴等开销增加。我可以用公务机为鞍钢、攀钢解决职工的通勤需求。”

计兴卓认为,东航、国航、南航等公共航空公司执飞主要航线,构建中国民航的大动脉,“通勤航空是毛细血管,也必须发展起来。”他告诉记者,各地都欢迎公务机服务普通公众,耀莱航空已经确定以武汉为主要的航点,开通湖北省内的公务机穿梭航班,在武汉、恩施、神农架之间提供公商务出勤服务,只要提前1-2天向民航局申报飞行手续即可,其票价可能介于公共航空的超级经济舱票价和公商务舱票价之间,便捷性、私密性、舒适性大大超过公共航空的航班。“我们先拿3架公务机试水,通勤航空先在武汉、内蒙、东三省开展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对高端人士的服务也得坚持不懈。美捷香港商用飞机有限公司是香港首家公务机运营商,4月12日宣布在上海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目标是为中国注册的公务机提供管理和包机服务。美捷航空首席执行官告诉记者,美捷航空向中国客户提供的公务机包机和管理,是顶级的,美捷航空不会与任何公共航空的航线航班竞争,也不会使用互联网开展共享经济、分享经济,“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不会与任何人分享这种优势。”他说得毫不犹豫,显示其保持市场定位的决心。

记者随后了解到,美捷航空是嘉道理集团的成员,成员还有高端的香港半岛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