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受限行新政影响,购买标书人数增多。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国拍行闵行体育馆服务点,上午十点,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在拐了一个弯之后,几乎又排到了国拍行门口,期间,大批代拍拍照的黄牛在队尾不断拉拢刚刚来排队的人,塞小卡片,劝说不要排队,承诺保证拍到拍照等等,有些市民被黄牛拉拢到停车场,直接签了合同。

 

2016年4月12日,受限行新政影响,购买标书人数增多。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国拍行闵行体育馆服务点,上午十点,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在拐了一个弯之后,几乎又排到了国拍行门口,期间,大批代拍拍照的黄牛在队尾不断拉拢刚刚来排队的人,塞小卡片,劝说不要排队,承诺保证拍到拍照等等,有些市民被黄牛拉拢到停车场,直接签了合同。

 

2016年4月12日,受限行新政影响,购买标书人数增多。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国拍行闵行体育馆服务点,上午十点,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在拐了一个弯之后,几乎又排到了国拍行门口,期间,大批代拍拍照的黄牛在队尾不断拉拢刚刚来排队的人,塞小卡片,劝说不要排队,承诺保证拍到拍照等等,有些市民被黄牛拉拢到停车场,直接签了合同。

 

2016年4月12日,受限行新政影响,购买标书人数增多。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国拍行闵行体育馆服务点,上午十点,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在拐了一个弯之后,几乎又排到了国拍行门口,期间,大批代拍拍照的黄牛在队尾不断拉拢刚刚来排队的人,塞小卡片,劝说不要排队,承诺保证拍到拍照等等,有些市民被黄牛拉拢到停车场,直接签了合同。

2016年4月12日,上海,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国拍行闵行体育馆服务点,上午十点,购沪牌买标书的市民已经排起了长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