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上海)法律服务联盟”设有4000062252的热线电话,接受互联网金融投资人的咨询。

郎咸平夸过泛亚,“最重要目的是为国家掌控金属定价权。”这句话,可以在百度搜索到。郎咸平还与快鹿集团事件脱不了干系,这种故事同样可以在百度搜索到。大名鼎鼎的郎咸平、“郎监管”,竟然与涉嫌诈骗的平台、问题平台站在一起,公众相当诧异。

从去年至今,爆发问题的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曾经有明星、名人站台。而按照新《广告法》,明星代言虚假广告,需承担连带责任。4月12日,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宣布,“郎咸平先生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郎咸平说清楚了吗?

“站台泛亚入局快鹿,财经网红郎咸平真无辜or真无德”、“从快鹿集团说起:郎咸平是如何一步一步落进麻烦的”、“郎咸平是怎么从‘郎监管’堕落到与涉嫌诈骗同台的”、“郎咸平先生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郎咸平家族与快鹿来往密切 共同控制一家上市公司”。在最近2天,百度搜索充斥类似的文章,无不质疑郎咸平的真面目。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4月12日在“郎咸平先生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一文中,援引《北京青年报》消息指出,郎咸平长子郎世玮创办的金融公司,隐秘的股权关系背后,是快鹿集团的身影。

4月4日,郎咸平发微博澄清从未代言过任何互联网金融平台,儿子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但是有图有真相,郎咸平在快鹿集团旗下的当天财富、东虹桥担保,以及由东虹桥担保负责担保的“合拍贷”,都指导过工作。

根据腾讯财经《棱镜》的调查,施建祥2010年接受《现代工商》杂志采访时称,“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6年后东虹桥担保成立,郎咸平为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

相当长一段时间,郎咸平都是经世济民、直言敢谏、甚至为民请命的形象,但是郎咸平曾经力挺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交易所掌控资源控制定价权。”现在又暴露了与快鹿系的利益关系。

郎咸平还靠谱吗?

“花儿街参考”指出,如果说去年底为“泛亚”站台遭大妈怒斥“滚出上海”还只是斜风细雨不须归,那此次父子三人深陷“快鹿”泥潭,大概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罢。郎咸平忙着讨伐证监会官员和白手套徐翔,疾呼“徐翔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的时候,另一群人正追踪“郎咸平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明星信用的小船说翻就翻

从去年至今,爆发问题的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曾经有郎咸平之类的明星、名人站台。例如,投资总额突破340亿元的中晋资产,涉及投资人13万,曾冠名沪上知名相亲节目“相约星期六”,,九球天后潘晓婷是其代言人,还有上司公司背景;非法吸收500亿元,涉案90万人的E租宝,曾经由唐嫣、李湘、钟丽缇、瞿颖、胡静等代言旗下的“缪斯时代”项目;鑫琦资产陷19亿元的兑付危机,曾由“皇帝专业户”张铁林代言。

互联网金融产品令人眼花缭乱,哪个靠谱?哪个安全?许多投资人跟着明星、名人。但是,一个个的平台事件告诉公众,明星、名人都不足以为平台背书。曾出面背书的明星、名人,既坑害了公众,也消耗了自己的信用。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明星、名人并不能一走了之。2015年9月1日实施的新《广告法》明确,只要明星代言的是虚假广告,将负有连带责任,工商部门可依据新《广告法》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两倍以下的罚款。

“我不得不一再呼吁互联网金融的投资人,在投资前、投资中、投资后,都不能跟着明星、名人走,应该多多依靠第三方机构,以便最大限度接近真相。”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指出,该系统是多方联合的第三方信息服务平台,是第一个国家级互联网金融信息门户,只发布经第三方鉴证机构(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审核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信息。

4月6日, 公益性质的“互联网金融(上海)法律服务联盟”正式成立,有11家律师事务所成为首批成员。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在全国第一个开通的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热线4000062252,及时进行扩容,成为法律服务联盟的热线电话,接受互联网金融投资人的咨询和投诉。上海市捷华律师事务所官振鸣律师表示,随意代言平台、为平台背书的明星、名人,都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他们确实到了最危险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