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成都黄田坝花鸟市场,警方将查收的本地野生成年暗绿绣眼鸟现场放生。

警方呼吁:市民不要购买野生鸟类,盲目放生危害生态环境

每年三四月是野生鸟类繁殖的关键时刻,然而也是各家野鸟贩子蠢蠢欲动之时。

近日,有微博网帖举报称“成都黄田坝鸟市囤积几万只野鸟,救鸟无望的人只有通过买卖放生!”

针对网络反映的贩卖野生鸟类的情况,13日上午10点,四川省森林公安局、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成都市森林公安局,对成都黄田坝鸟市进行联合检查。

当场查收近600只野生鸟类,包括暗绿绣眼鸟、红尾水鸲、喜鹊、白头鹎等。现场放飞本地成年鸟,而幼鸟、省外的鸟类暂时由鸟市市场管理方保管,等鸟儿长大后再适时放生。

 等待出售的野生幼鸟

现场执法突查鸟市,查获受保护野生鸟类

近日,有微博举报称“成都黄田坝鸟市囤积几万只野鸟。”12日下午,四川省森林公安刑侦治安处先在黄田坝鸟市进行了暗访。

警方暗访发现,整个市场主要以出售驯养的画眉鸟为主,但仍有相思鸟、白头鹎等体形较小的野生鸟类。“这和网上说的几万只野鸟有出入。我们想周三恰逢赶集,可能会有更多野鸟出来。”该处处长姚宏波说。

4月13日,星期三,这是成都黄田坝鸟市赶集的日子,再加上三四月是野生鸟类繁殖的关键时刻,市场的人流量比平常更多了一些。超过30家售鸟商铺开门营业,来逛集市的大多数是中老年人,各自拎个鸟笼穿梭其间。

当天上午10点,华西都市报记者跟随警方一道,对黄田坝市场中非法销售野生鸟类进行联合调查执法。警方十几人挨着商铺检查,一旦发现现场有未经驯养许可的野生鸟类,就立即查收。

执法过程中,一位店老板称售卖合法,并拿出一份《关于成都市青羊鸟市申请经营利用人工养殖野生动物的批复》,文中称同意其销售从合法养殖单位购进的画眉、八哥、鹩哥等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

但实际上,该店铺所贩卖的鸟类远超出其执照允许范围,“这个是暗绿绣眼鸟,这个是相思鸟,都不在文件上允许售卖范围内。”警方现场将装有禁售鸟类的鸟笼收走。

  野生鸟在笼子里上蹿下跳

价格便宜,“多会被人买去放生”

当日上午,执法人员一共搜查出4间违法违规的鸟铺,查收共计近600只野生鸟类,包括暗绿绣眼鸟、红尾水鸲、喜鹊、白头鹎、白颈鸦、红嘴相思鸟等。一位鸟铺老板告诉记者,鸟儿是从农民那收购的,“相思鸟收1元一只,卖3元一只。”

经过一上午的调查,超过10个长方形鸟箱放在手拖车上,重叠起来比人还高。

红嘴巴、绿羽毛,小脑袋灵活地转动,相思鸟们拥挤在一起,在鸟箱中上蹿下跳。记者在现场发现,几乎每一个鸟箱中都躺着至少一只死去的鸟。

“那只鸟已经死了。”爱鸟人士关先生也参与了当天行动,他说这些便宜的小鸟,大多数会被人买去“放生”,价格低廉、数量巨大,放生时看起来很壮观。“但是这些鸟都是从野外抓捕回来的,更多的鸟会在捕捉、运输、储存乃至放生的诸环节中死去。”他说。

最后,执法人员将十几箱鸟送到了附近一块菜地旁,统一放归自然。

在鸟笼打开的一瞬间,鸟儿像箭一样地冲出笼子,飞向天空。有的停留在树上,有的直接飞得更高更远,也有的挥动了几下翅膀,却一直无法飞翔。

“它已经飞不起来了。”关先生说,鸟儿一是太幼小就被卖入市场,重回自然无法自食其力,二是人工喂养的舒适环境,已经让它丧失了独自捕食和生存的能力。

  被查收的白颈鸦

鸟儿到底能不能卖?

不知从何时起,现场放生鸟类、鱼类成了不少现场活动的最后一个“流行节目”,主持人一声令下,从市场买来的“放生鸟”、“放生鱼”自由奔赴自然,周围一圈人拍手叫好,一条“放生产业链”也由此慢慢形成。

一方面是爱鸟和环保人士的指责,另一方确实存在可以在市场经营的鸟类。在13日上午的联合执法之后,紧接着林业森警、市场方、第三方协会开始展开座谈。座谈会上,双方进行了激烈争辩。

爱鸟环保人士:放生鸟大多野外捕捉,不应买卖

爱鸟和环保人士认为,鸟类就应该属于大自然,并不应该被人工饲养。更有人愿意花钱从鸟市买来鸟儿放归自然,这些“放生鸟”大多则是从野外捕捉回来的。有研究称每放生一只鸟,就会有20只鸟在捕捉、运输、储存乃至放生的诸环节中死去。市场的需求催生了这个新型产业链条,而不少商家把野鸟混在正规售卖的观赏鸟中售卖,这也加剧了鸟市在监管禁售野鸟的难度。

鸟市老板:放生鸟大多是受伤鸟,不养就不能活

黄田坝鸟市一位管理人员代表各鸟铺老板出席座谈,他说市场上的野鸟大多数是农民送来的受伤鸟,要么被风吹下来了,要么是中老年人送来交换的鸟,“如果人不养着,它们就不能活。”他说自己也反对大批量卖野鸟,“但是从树上掉下来的三五个,还是可以养吧。”他说,“放生鸟”有市场需要,这些捡回来的鸟经过人工养好再卖出去放生,也可以支持一部分人在鸟市就业。

监管部门呼吁:市民尽可能不要买鸟,不要形成产业链

一方面是市场需求,一方面是对鸟类的伤害,四川省和成都市两级森林公安作为其中的执法部门,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四川省森林公安局刑侦治安处处长姚宏波说,真正的管理就是常态化,而不是突击性检查。他建议市场管理方可以在每家店铺门口贴出牌子,标明林业部门允许经营的鸟类品种,除此之外一概不准销售。

除此之外,对于市场方提到“有大爷大妈提着野生鸟来卖的”,可以登记备案。并且对于总是销售违规鸟类的商家记录在案,严重的次年就通不过审批,不准再经营了。

成都市森林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管理好鸟类市场需经过多方努力。对鸟铺老板来说,要遵纪守法,不收购和贩卖野生鸟类。对市场管理方来说,要加大对经营户的宣传教育,严格管理和控制违规行为。林业职能部门要加强监管,执法者也要对此加大巡查和打击力度。他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们呼吁,请大家不要为了放生而放生。尊重自然本身,也是尊重我们自己。”

13日,警方在黄田坝鸟市查获近600只野生鸟类。

非法猎捕野生动物或构成犯罪

近日,北京怀柔、安徽黄山惊现大规模放生狐狸事件,引发公众关注。一方面,那些人工饲养的狐狸,根本没有野外生存能力;另一方面,放生的狐狸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危害。而成都黄田坝鸟市那些以“放生”为名而出售的鸟类,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业内人士认为,盲目放生无异于杀生,相关法律空白亟待填补,引导公众科学放生。

因此,根据成都市林业部门规定,按照经营批准的人工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种类,比如画眉、八哥、鹩哥等,其他未经批准的,则禁止在市场流通。

放生鸟类,谁在获利?

人们买鸟来放生,表面上看来是鼓励鸟类回归大自然,而事实上这也催生着捕鸟行业,产生了“放生鸟”贩卖利益链条。

相关环保人士透露,其实市面上的放生鸟大多数都属于野生鸟类,从野外通过鸟网等违法手段获得,在捕捉、运输、储存乃至放生期间,不断会有鸟儿死去。有环保人士提出,“放生”事实上却是“杀生”行为。

在整个产业链条中,一部分人心理得到安慰,一部分人从中赚取利益,而最终受罪的还是鸟儿。

“三有动物”,捕售违法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了解到,根据国家林业局颁布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三有动物”即:有益,有重要经济价值,有科学研究价值。

目前,1700多种“三有动物”进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其中,兽类88种;鸟类707种;两栖类291种;爬行类395种;昆虫类120属所有种和另外110种。

此前就有相关媒体报道,有市民私自捕属于国家“三有”陆生野生动物的壁虎获刑。同时河南市民逮87只癞蛤蟆被拘役3个月,因为癞蛤蟆同样属于“三有动物”,受法律保护。

森林公安指出,据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办法规定,每年三至七月为全省禁猎期,其间违反规定非法猎捕“三有”野生动物,一只就构成非法狩猎罪。同时,根据最新法规,收购非法狩猎的“三有”野生动物50只以上的,则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此外,在非禁猎区和禁猎期私自捕抓“三有动物”的,公安机关根据具体情况对其进行行政处罚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