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金鹿财行正式公告了之前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口头承诺的优先保障和兑付客户所满足的条件。

根据公告,所谓“特殊客户群体范围”必须满足以下4个条件中的一种:

1、老:80 岁以上孤寡老人,或子女均不在上海的独居老人。

2、弱:由相关部门开具丧失劳动能力证明的客户。

3、病:由于重大疾病,急需赎回资金进行治疗或者手术的客户。

4、其他:由于各种特殊事由急需赎回资金的客户等。(如:购买房产且已签购房合同,并已支付首付,产品合同到期日在房屋购买合同规定最后日期之前。)

另外,特殊客户申请需提供材料包括:

1、老:80 岁以上孤寡老人需提供本人身份证,且提供无子女或者子女不在上海的相关证明。

2、弱:提供本人身份证,相关部门开具的丧失劳动能力证明。

3、病:提供重大疾病证明(病历卡、手术通知单、或医院开具的重大疾病证明等一切与疾病相关完整证明)。

4、其他:提供一切急需赎回资金的证明需求(如:购买房产客户需提供:房屋买卖合同,首付款证明等一切相关完整证明)。

根据4月13日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徐琪首次公开透露了当时导致金鹿财行兑付危机的一些细节。

徐琪表示,他曾经在今年1月底就判断兑付将会发生“撕口”,并向公司给出建议,但是公司并没有及时采纳。3月中旬资金缺口正式产生,并逐渐放大。“我当时建议快鹿投资集团把当天财富关闭。”徐琪表示,当时他曾经建议,将当天财富所有的客户全部“兜底”,由金鹿接管,并且当天财富所有的客户兑付全部向后推移三个月。“当时金鹿的业务量还是正向的。”徐琪说。

但是,徐琪的这一系列建议并未被快鹿投资集团采纳,从风险爆发事件的时间顺序来看,金鹿财行的兑付危机先于当天财富爆发。

徐琪还表示,自2016年3月31日兑付危机发生后,每天资金缺口以1个亿的速度在增长,这样的势头将持续至5月中旬 。而针对此前披露的近期将公布50亿资产包,将不包含快鹿系下的上市公司。徐琪给出的解释是,当前的股价过低,是快鹿集团所不能接受的,无法处置。

此前快鹿集团曾表示,将在两周内公布一个总额为50亿的资产包,包括电影分成权、小贷资产、不动产,以及PE/VC的股权。业内人士称,上市公司股权是快鹿集团相对比较“硬”的资产, 相对于其他资产,变现能力会有一定优势。

而对于快鹿系主要上市公司神开股份(13.25,0.00,0.00%),该公司近期的停牌的原因可能与公告所述并非完全吻合。此前神开股份控股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质押了旗下88.27%的股权。根据行业中股权质押的质押率测算,该笔质押逼近平仓警戒线。而就在金鹿财行兑付危机爆发,相关上市公司快速下滑之际,神开股份适时停牌。徐琪明确表示,此次停牌更大程度上为规避股权质押警戒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