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日上午8点,邵万华走出杭州殡仪馆,手中捧着的,是女儿邵紫燕的骨灰盒。

一路向北,10点左右,邵紫燕的家人们回到嘉兴。这几天的变故让他们猝不及防,邵紫燕的墓地还没来得及选。

瓜子脸、双眼皮,21岁的邵紫燕青春靓丽。可是,妊娠期急性脂肪肝来得如此凶险,50多天的坚持,医院持续全力抢救,也没能留住年轻的生命,留下的只有呱呱坠地便失去母亲的双胞胎兄弟,还有25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

一个决定,悲情中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来到浙医一院前,邵万华和家人已经决定,如果女儿真的有个万一,那就捐献女儿的器官吧!

1个心脏、1个肝脏、2个肾脏、1对角膜组织,邵紫燕生命走到尽头之时,她的心脏、肝脏、肾脏分别移植到了需要的患者体内,4位患者因此重获新生……

临危剖腹诞下双胞胎 美女妈妈却不幸离世

3年前,中专毕业的邵紫燕去了嘉兴打工。2年前,她认识了未婚夫陈善海。陈善海在嘉兴从事美容美发行业,小两口原本计划今年下半年领结婚证。

邵紫燕怀孕期间,被查出肝功能不好,陈善海为此辞去工作,专门在家照顾未婚妻,等候孩子的出世。

今年2月22日,邵紫燕在嘉兴市妇幼保健医院查出患有妊娠期急性脂肪肝、多功能器官衰竭,病情危重。第二天,医院为她进行了剖腹产,一对双胞胎兄弟降生,大的4斤2两,小的3斤6两。

由于孩子比预产期提前了40多天出生,他们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被送进了新生儿监护室救治。

治疗了40多天,邵紫燕的情况始终没有好转,抢救回来的机会渺茫。嘉兴当地医务人员询问家属,如果有个万一,是否考虑器官捐献?

55岁的邵万华是台州市三门县沙柳街道南亭村的农民,老实本分,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器官捐献的新闻,从没想过这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能不能让我女儿去大医院再看看,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要努力。如果真的没希望了,那就捐吧……”面对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雍函,邵万华提出了最后的请求。

4月13日,邵紫燕被送到了浙医一院。当晚,包括浙医一院ICU副主任医师、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副主任吴晓梁在内专家组,对她的健康状况作出评估。在做了脑电图等一系列相关检查后发现,邵紫燕已经没有了脑电活动和自主呼吸。

按照器官捐献标准,12小时后,专家组再次对邵紫燕进行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4月15日上午10点01分,医生宣布邵紫燕脑死亡。

生命尽头的人性光辉 她的器官救了4条命

雍函是2013年从事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工作的,每年帮助10余例捐献者完成捐献。

“邵紫燕一家非常朴实,是我这么多年工作中,遇到比较好沟通的家属。”雍函说,目前,邵紫燕的心脏、肝脏、肾脏已经移植到了受捐者身上,而角膜组织还在加工、配型,等待移植之用。

“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多,以及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器官需求越来越大。”吴晓梁医生介绍,中国的人体器官供需比在30∶1到50∶1之间。也就是说,30至50个等待移植的患者中,只有1个人能等到器官,完成移植。目前,我省仅在浙医一院登记等待肝脏、肾脏、心脏、眼角膜等器官移植的病人,就有近3000人。去年,该院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移植手术380例。

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季云松介绍,从2010年8月26日起,我省启动了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截至今年4月初,累计捐献人数共463例,捐献大器官1379例,角膜337只。

浙江是全国11个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试点省之一,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走在全国前列,然而,捐献率也只有2%左右,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的30%。

他们的决定赢得尊重 社会善意将他们包围

“很突然,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记者拨通邵万华的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重而疲惫。

邵万华说,16日刚到嘉兴,就有人送来1000元现金和几罐奶粉,对方还不愿留下姓名和电话。“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好心人。”

前天晚上,一条来自“轻松筹”的筹款信息在医务人员的微信朋友圈中迅速扩散。这条信息其实发自7天前,发起人是陈善海。面对巨额医疗费用,他想筹点钱,给未婚妻治病。

雍函最早看到这条信息时,筹款才3万元左右。前天晚上,她转发了这条信息。之后,浙医一院肾脏病中心副主任吴建永等医生也纷纷转发。就这样,这条信息通过浙医一院医护人员之手向外扩散。截至16日下午5点,筹款金额已超过23万元。

“紫燕已经没救了,今天已经去了,谢谢好心人。”在筹款信息留言栏,家属回复了这样一句话。

邵紫燕和两个孩子的治疗费已经花了25万元左右,对这个普通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两个小宝宝真可怜,一出生就没了妈妈。”邵万华惋惜女儿之余,也为一对外孙痛心,他说,虽然自己经济条件不好,但他和家人一定会竭尽全力,将孩子抚养成人。

邵紫燕用自己的生命给了孩子新生,邵家人用自己的决定给了4位患者新生,如今,社会上的好心人正用自己的善意,帮助这个值得尊重的家庭迎来新生。

“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好心人。”邵万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