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市民张先生就委托实创家居装饰集团上海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创装饰”)于今年4月5日装修完一套房子。然而,这套房子在水电隐蔽工程尚未全部验收的情况下,就停工至今。日前,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记者现场采访得知,停工与一纸授权实创装饰人员签字确定涉及工程工艺价的《授权书》有关。

装修公司坚持要加收费用

张先生介绍,他去年9月与实创装饰洽谈后,双方签约以包工包料的方式、12.2万多元的总价格,装修一套位于周浦的室内面积为120平方米的房子。张先生告诉记者,当时选用的是实创装饰“688套餐”,即每平方米688元。12.2万多元的总价格,既包括以“688套餐”计算出来的装修价格,也包括其他敲墙、铲墙等工艺价格,“他们当时说,用这个总价装修后,可以达到拎包入住程度”。

然而,装修合同约定的12月24日开工后,水电管线隐蔽工程尚未全部验收,整个工程就停下来了。他发现后联系对方时,对方要求他为敲墙、铲墙等项目增加费用。张先生不同意,双方僵持不下。近日,青年报记者赶往现场采访,后期赶到的实创装饰有关方面工作人员刘先生给记者出示了一张手写的增加项目单,这张项目单上增加的项目总计有15项,总价格达1.72万元。包括挂网格布、铲墙皮、铲除卫生间和厨房间墙地砖等的费用。

装修项目收费混乱

装修合同总价12.2万元中,减去按“688套餐”计算出来的8万多元,还有3万多元,去哪了?采访现场,记者反复核对,终于在一张《实创装饰工艺单》上找到了答案,该张《实创装饰工艺单》除了列出8.6万多元的“套餐造价”外,还有31369元的“增项造价”和4025.73元的“税金”。

记者仔细察看这份《实创装饰工艺单》发现,31369元的“增项造价”下面只有2.4万多元的“工艺增项造价”与4598元的“主材增项造价”,二者之和比31369元要少2700多元;同样,按“688套餐”计算出来的价格也只有8.26万元,比《实创装饰工艺单》上的8.6万元“套餐造价”要少3400元。

记者也注意到,这份《实创装饰工艺单》上列的增项包括1.2万元的“88系高级水电改造工艺”,2880元的“石膏板隔墙”,以“贴壁纸壁布”名义列的1500元“脚手架租赁费”、3500元“预收洗衣机钱”、1100元“补差价”等,这些增项的费用总计为2.37万余元,与前面所说2.4万元“工艺增项造价”和4598元的“主材增项造价”均不符。

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见记者准备翻拍《实创装饰工艺单》,实创装饰客服经理李先生等人马上以“公司机密”为由拿走,此后也不太愿意拿出来。

顾客质疑借授权书乱加项目

采访中,张先生不承认《实创装饰工艺单》,因为落款处的客户签字处,他的名字并非他本人所写。同样,其他《实创装饰主材单》等包含价格信息的装修合同附件上,有关张先生的名字也非其本人所签。

实创装饰客服部经理李先生等人确认,那些字确实非张先生本人所签,签字的为公司设计师陈先生,但同样有效。因为张先生签了一张《授权书》,该《授权书》上称,张先生授权陈先生“对合同内附件包括X5主材单、工艺单、报价、图纸等文件签字,确认对其代签的文件无任何异议”。

记者注意到,该张《授权书》上确实有张先生的名字、身份证、手机号码等信息,张先生也确认这些信息为他本人所写,但是,落款处的“委托人”一栏为空白。张先生说,这张《授权书》是陈先生让他在开工前所签,当时的理由是不签这张《授权书》就不开工。

张先生没有想到陈先生后来会代他签那么多涉及工程价款等内容的文件,他质疑商家借《授权书》“打闷包”,让原本口头约定在总装饰价款内的工艺,后来以增加项目的形式出现,让他增付工程款。实创装饰客服经理李先生等人则对此给予否认,他们当场表示,如果张先生愿意支付那些增加项目的1.7万元费用,他们愿意为延迟竣工支付500元违约金。

律师说法:该授权书没有法律效力

上海申骏律师事务所赵星海指出,《授权书》上的落款处应该有委托人的亲笔签字,否则,可以视为无效;同时,《授权书》上的被委托人也应该代表委托人利益履行其代理签字权利。

本案中,被委托人陈先生身为实创装饰公司的工作人员,其履行职务时代表的是实创装饰的利益,与客户间的经济利益是相对关系,不能代表客户利益履行其代理权利。即使真有客户授权让他作为客户委托代理人,其履行职务时就相当于自己与自己进行交易,明显不符常理。因此,即使张先生在《授权书》上的“委托人”一栏中签了字,这样的《授权书》也应该视为无效。

由于《授权书》无效,实创装饰陈先生所“代理签字”的相应文件都应该无效。张先生不但可以不予认可陈先生“代理签字”的文件,不承认相应增加项目,还可以向装修公司主张损失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