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国务院组织了14个部委召开会议,将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本次整治共设七个分项整治方案,由相关监管主体根据业务属性发布细分领域整治细则。业内人士分析,未来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思路将更“体系化”,针对野蛮生长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一张严密的监管大网正在编织之中。

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框架正在逐步明朗当中。

据媒体报道,4月14日,国务院组织了14个部委召开会议,将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本次整治共设七个分项整治方案,由相关监管主体根据业务属性发布细分领域整治细则,公安机关也将介入其中。

按照这份统领性文件,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将分别发布网络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和互联网保险等领域的专项整治细则,个别部委负责两个分项整治方案。

这意味着,未来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思路将更“体系化”。针对野蛮生长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一张严密的监管大网正在编织之中。

全面整治启动

日前,由央行牵头联合多部委,结合地方政府及相关金融监管部门组成的专项整治小组正式成立,并制定了接下来一年的具体时间表,将具体分为三个时间段:

第一阶段,从现在起到7月底,各省级政府制定本行政区域内清理整顿方案,同时各部门、各地区分别对各自牵头区域开展清查;第二阶段,从8月到11月底,将实施清理整顿,同时工作小组和各地区分别组织自查;第三阶段,从12月底到2017年3月份进行验收,形成报告并由央行会同有关部门完成总体报告,并形成互联网金融监管长效机制建议。

此外,在整治期间,全国各省市将暂停登记注册在名称、经营范围中含有金融相关字样的企业。

具体而言,注册名称或经营范围出现跟“金融”有关字样的机构,包括交易所、金融、资产管理、理财、基金、基金管理、投资管理、财富管理、股权投资基金、网贷、网络借贷、P2P、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支付等,均将暂停注册。

而相关监管主体也已经迅速出台文件。4月21日,央行联合14部委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下称“整治方案”)。整治方案称,将严格支付机构市场准入和监管,加大违规处罚。按照总量控制、结构优化、提高质量、有序发展的原则,一般不再受理新机构设立申请,重点做好已获牌机构的监管引导和整改规范。

证监会对股权众筹业务的监管思路也已经明确。据媒体报道,股权众筹整治将重点查处七类问题,包括违规以股权众筹名义从事股权融资业务行为;违规以股权众筹名义募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平台未经批准擅自公开或者变相公开发行股票;平台通过虚构、夸大平台实体股东的项目信息等形式进行虚假宣传,误导投资者;平台上的融资者欺诈发行股票等金融产品;平台及其工作人员挪用或占用投资者资金;平台和有关企业以股权众筹名义从事非法融资活动等。

监管框架体系化

监管紧箍圈变紧其实早有迹象。

最明显的变化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而对比2014年、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相关的表述分别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和“推动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这几乎是为今年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元年定了基调。两会结束之后,各地方政府相继出台措施,严打非法集资活动。目前已有北京、上海、湖北、河南等地加入了这一行列中。

而在全国层面,公安机关将集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严厉防范、严厉打击证券期货领域、地下钱庄、金融诈骗等犯罪活动。

互联网金融行业也在进行“自查”。今年3月25日刚成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已经开始摸底数据。

据了解,央行调统司和互金协会共同研制了《互联网金融统计制度》,设计了超过300条统计项目。不仅包括基本信息及股东情况等年度指标,还包括资产负债及利润等季度指标,以及业务发展、产品信息等月度指标。

无论是国务院牵头的七个“分项整治方案”,还是互金协会研制的300多个统计项目,其基本监管思路都是对业务种类繁多、业态复杂交叉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实行更为细化的监管方案。

对此,国培机构董事长、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监管体系建立的进程来看,我国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一定会朝着不断具体、不断细化的方向发展。

“今后的监管制度会更加严密、更加体系化,但监管体系的目的是为行业发展创造相对公平、有利的环境,对规范经营的企业一定起到促进作用。”刘勇说。

行业“剩者”为王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元年是2007年。那一年,国内首家P2P平台拍拍贷诞生。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7年到2011年,国内P2P行业尚属于萌芽期,有证可考的平台大约有20家。但在2011-2012年,以及2014-2015年,P2P行业经历了两次扩张期。

同时,股权众筹、第三方支付、互联网保险等平台也横空出世,不断拓展着互联网金融的内涵。

对于这项新生事物,监管部门的管理也经历了由松到紧的过程。以第三方支付领域为例,2011年央行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2011年到2014年,央行先后发放了270多张支付牌照。但从去年开始,央行发放牌照的数量明显放缓。

作为网贷行业的“老人”,拍拍贷创始人张俊感受到了这些年监管环境的变化。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严格的监管会给行业带来更好的前途。互联网金融正处于优胜劣汰的洗牌期。未来规范发展的行业才有更好的发展前途,才能树立行业诚信规范,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正面形象。

“金融服务可以是多家、多样化的,但胜者总是不会太多。P2P行业最终的胜者就是能在内外压力下生存下来的‘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