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

“最近有没有新鲜的虫草?”“有的,最近才到的货,要几份?”这句看似简单的对话,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其他人听起来一头雾水,食客与餐馆人员却心领神会。在柳州市神×阁餐馆,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进行。这些暗语的背后,是一只只穿山甲等各类野生动物惨遭杀戮,成为食客的盘中餐。

野味专卖熟客点菜要说暗语

4月初,南宁一名读者给南国早报发送了一张点菜单图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图中除了“焖山瑞”、“椒盐蛇段”、“娃娃鱼”、“黄猄扣肉”外,还有一道菜是“切片虫草”,价格为1180元。

据了解,这张点菜单源自柳州市一家叫神×阁的餐馆。这名读者表示,这家餐馆贩卖野味。

记者查询得知,该餐馆全称神×阁药膳汤火锅,在柳州市有东堤、石尚两家店。记者致电得知,两家店均有家常“野味”出售。

“三月三”假日期间,记者来到柳州对此事进行探访。在掌握一些情况后,11日中午,记者来到该餐馆东堤店“消费”。咨客推荐了红焖龟脚、黄豆焖竹鼠、龟蛇山鸡汤等菜式。记者表示,这些均有可能是养殖场供货。该咨客称,他们有特别的供货渠道,并表示他们店是柳州老牌野味餐馆,在熟客中享有很高信誉,不会“以次充好”。“有穿山甲吗?”面对询问,这名咨客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走开了。

“你刚来柳州没多久吧?这样点菜是吃不到穿山甲的。”记者正要离开时,一名食客热情搭讪说。据该食客介绍,店里除了野味,也有牛杂等家常菜式,但来此消费的顾客多半冲着野味来。

“穿山甲能活血散淤,你这种体型经常吃最好了。”该食客还怂恿记者带家人一起来消费,“老人、女人和孩子吃了也好啊,都有功效的。”

据了解,以前这里各色野味公开贩卖,但前几年该店被查过一次,自那以后,做起买卖来谨慎多了。该食客告诉记者:“点穿山甲,要说‘虫草’或者‘地龙’,要用正宗桂柳话问服务员,最近有没有新鲜的虫草?”

厨房暗藏秘密“虫草”肉有两种

一番闲聊后,这名食客与记者交起了朋友,还推荐了另外几名该店的熟客给记者认识。“柳州的野味店,就数这家老店有‘货’了,晚上来的话,一定要记得预订位置。”据熟客们介绍,这家店在柳州开了很多年,在食客中享有“较高声誉”。“前几年公款消费管得没那么严,基本上天天爆满,现在公款消费的人少了,但晚上还是比较热闹”。

还有食客推荐了实惠又美味的点菜经:来个“海陆空”(山鸡或老鹰与眼镜蛇、水鱼煲汤)、黄猄肉、爆炒野猪肉、焖竹鼠,再来一份炒牛杂,一份麦香包,总价不到2000元。“如果要吃‘虫草’的话,就不要‘海陆空’,价格稍微贵一点,但还是很划算的,再点一份他们店的牛杂,味道也不错。”这名食客接着补充道。

聊天中记者得知,该店的“虫草”肉有两种,一种是“冰鲜”货,每份七八百元,但更受食客追捧的是现杀现卖的新鲜货,价格高达每份(500克)1180元。

在这些食客的帮助下,记者联系上该店一名老员工“阿三”(化名)。“阿三”表示,只要预订,都会有新鲜“虫草”出售,确实是“纯正野生货源”。

据了解,该餐馆的石尚、东堤两家店一直销售各色野味,这在柳州是“公开的秘密”,被食客称为“没有吃不到,只有想不到”的老店。几年前被查处过一次后有所收敛,不再向食客展示“虫草”等野味。但箭猪、娃娃鱼、竹鼠等,若熟客有要求,还是可以验货的。“因为这些品种,市场上都有养殖场的商品动物销售,即使被查也能搪塞过去”。

记者花了多天时间各方打听后得知,去年以前,该餐馆东堤店的“虫草”存放在4楼的一间小屋里,如今为了“安全”,已转移到顶楼的小阁楼上存放。

“你要吃的话,最好提前预订,晚上去消费,都是在厨房当场宰杀,以确保新鲜。还有血米粥相送。”一名知情人士说。

记者经过多日调查,设法获得了东堤店宰杀“虫草”的图片。图片显示了活体“虫草”被宰杀取血、去鳞、切段、装碟销售的全过程,场面相当血腥。

有固定卖家送货全是走私而来

与“阿三”交流多日后,记者称,想利用4月17日周末时间去“消费虫草”,希望在“阿三”的带领下见识一下“虫草”的模样,谁知却被拒绝了。

“实话告诉你,不要点‘虫草’了,很亏的。”“阿三”表示自己良心发现,不愿坑朋友,随后透露了一个“秘密”:食客点一份500克的“虫草”,实际上只有200克至300克。

如此做手脚,顾客不会发现吗?针对记者的疑问,“阿三”表示,来店里的食客多数是“有头脸有身份”的人,或者席间多有贵客,“这些人谁会当场要求过秤?”

不过,就算顾客提出质疑,也不会有结果。因为那些“虫草”肉,都被切成了薄片装盘,若顾客实在挑剔起来,就说其余的重量是骨头。

记者还了解到,这些“虫草”和其它野味,都是餐馆联系固定卖家预订后,对方再悄悄送来。知情人士称,他询问送货的人得知,“虫草”在国内已无货源,全部来自东南亚,从边境走私入境而来。这些年东兴等地加大了打击走私的力度,常有走私分子被抓获,因此“虫草”的价格也一路攀升,如今终端售价超过了每公斤2000元。

了解到穿山甲稀缺的情况后,记者与柳州的几名食客沟通,试图劝说他们放弃食用,但他们并不赞同。

“现在越来越少了,再不吃以后可就吃不到了。”有食客表示,物以稀为贵,要趁现在还有货赶紧尝尝鲜。也有食客表示,目前身体不适,需要以穿山甲肉来“食疗”。还有一名食客说,除非没有货,只要有货就有人吃,“我不吃他吃,制止不了的”。

记者提议向有关部门举报,竟遭到了这些食客的反对。他们说,“虫草”越来越少,这家餐馆也卖不了几年了。一举报,以后想吃也没地方去了。

穿山甲濒临绝种买卖均属违法

据了解,穿山甲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因它的鳞片可入药,所以曾被大肆捕杀。此外,在全球范围内,穿山甲的栖息地生态环境被破坏,使得它们的数量在上个世纪中期至末期锐减。如今在全球范围内,穿山甲也属于濒临绝种的极危保护动物。

记者从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了解到,穿山甲在国内确实没有养殖成功后上市销售的先例。在“十二五”规划期间,林业部门也曾支持过少数养殖机构进行研究性试养,但难度很大,目前尚未有突破性进展。

广西大学动物科学院一位从事野生动物研究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穿山甲的养殖难度超高,在喂食、配种、生产等多个环节均需进一步研究,目前广西仅有一家养殖场在继续进行穿山甲试验性养殖,按照目前的进展,国内十年内都做不到商品穿山甲上市销售。此外,国内的穿山甲已非常少见,研究人员迫切需要野外种群的相关资料,但近几年广西未发现野生穿山甲,野外研究均需在东南亚进行。

记者咨询法律工作者得知,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刑法相关规定,买卖穿山甲均属于违法行为。对于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穿山甲及其制品的,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将判刑10年以上,还可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