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几天,当天财富的典藏系列理财产品已经兑付。”上周,一位快鹿产品的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应兑付款达到100亿元的快鹿集团,正进入艰难的还账期。4月27日下午,快鹿集团召开发布会,公开表示本应当公开的50亿元资产包为了方便资产处置而取消公示,并表示正在通过资本运作进行资产变现。针对资金断裂和兑付问题,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现场表示,快鹿集体的资产处置早已开始进行。

4月30日,徐琪撰一封《给投资人的汇报信》中也提到,对于本周我们完成的7000多万“典藏”系列产品的兑付,我想解释一下它是当天财富的一款第三方理财产品,适用于我们公告中的“专款专用”原则,它不是提前兑付,也不是公司选择兑付的范畴。快鹿集团关联的产品一定会按照到期顺序来恢复兑付。

对于百亿兑付,此前有资料显示快鹿集团总资产仅87亿元。“即便他们资不抵债,我们也愿意等他们有钱还我们,因为破产清算对我们并没什么好处”,相关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快鹿集团的大裁员已然开始,此前承诺将合并当天财富金路财行等金融公司,但目前这些被称作要“合并”的企业正进行着大裁员。

当天财富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市场部品牌整体全部要被裁撤,而且很多门店也要被关闭,现在问题是拖欠工资。而有快鹿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到处在裁员,很多人都在给自己找下家,4月15日本应发的工资有的4月25日发了,有的现在还拖着。”

一位接近快鹿集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第一笔的50亿元能够为快鹿缓解兑付问题,但是公司总资产与应对付款是存在差距的,后期要用有限的资金进行增值是他们未来面临的最大问题,监管机构与投资者的宽容应是快鹿能继续坚持下去的重要原因。

50亿资产包拒绝公示

目前,整个快鹿系需要兑付的资金额度为100亿元左右,根据目前的资产梳理情况,偿还全部债务尚存在一定缺口。原本快鹿集团承诺将会在4月27日及4月28日公开首批的50亿元资产包,但此次发布会上,快鹿集团表示因不利于后期资产处置而取消公示。

对于“快鹿集团欲将上海华瑞银行股份出售变现用来兑付投资者”一事,徐琪在发布会上向媒体表示,已经签署了转让协议,受让方为华瑞银行的另一个股东,具体还不方便透露。快鹿集团曾投资1.44亿元参与上海华瑞银行的发起设立,占股4.8%。上海华瑞银行于2015年1月27日由上海银监局批复开业。

快鹿集团方面还提到,上述未公示的50亿元价值资产包目前已有意向认购方。同时,资产处置已经启动,首批资产包预计需要3-6个月处置完毕。徐琪表示:“如对外界公布详细资产列表,会直接影响后续资产的处置,故无法公布。不过,该资产包经过专业的第三方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及资产评估公司严格审核、评估,并提供资产列表明细给政府监管部门、中介机构、投资者代表,以监督其真实性。”

对于快鹿集团整体债务情况,徐琪毫不忌讳地提到,整体应兑付款总计100亿元;快鹿集团称,后续将通过以下举措,填补资金缺口:一、通过资本运作,使现有资产增值;二、尽快恢复正常经营;三、积极寻求战略合作方;四、洽谈并争取银行授信。

快鹿集团此前曾公布首期50亿元价值的资产包,资产包主要包括对外投资类、房屋产权类、债权类三大部分,但未公布详细列表。徐琪在发布会上向记者表示,该资产包中,债权类资产所占比重很大,资产包中的债权类资产绝大部分是快鹿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向企业及个人提供贷款后,所持有的债权,极少部分为以产品形式转让给客户的债权。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发现,此前快鹿集团公示的87亿元总资产的列表并不包括关联公司,东虹桥金融系列的企业,即与快鹿集团关系密切的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原名“东虹起金融控股集团”,注册资本30亿元,成立于2012年9月,旗下有29家子公司。或许这部分“代持股”关系的关联企业未来能为其资产兑付增添底气。

内部大裁员

徐琪还透露,未来不排除转让上市公司股份,同时也在寻找拥有金融板块的机构,商谈收购快鹿集团事宜。同时快鹿集团内部也在进行调整。当天财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实大家早有准备,心理清楚公司肯定是要裁员的,一开始说是并购,其实就是裁员,一多半的员工都要走。徐琪在发布会上也承认,“当天财富的品牌部及市场部确实已经撤销。为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加快投资人的本金兑付工作,后续对金鹿财行、玖玖金服的品牌及市场部也有同样的裁撤规划。完成对上述三个平台的品牌部及市场部的‘瘦身’后,集团将成立一家独立经营的公司,一方面为集团旗下各平台提供品牌传播及咨询服务,另一方面也为其他公司提供上述服务。”

另外,他还提到快鹿集团整体关闭门店将达50%以上,缩减人员将达60%以上,具体来说,1/3员工会留下来,1/3员工采取加盟形式,而不是合同工。按照目前快鹿集团的转型规划,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玖玖金服均计划转型相关细分领域。

而一不愿具名的快鹿集团员工向记者表示,不仅仅是当天财富、金鹿财行,还有一些代持股关系的企业都会进行裁员和关闭,目测有十几家公司,包含影视、金融、传媒等多个领域。因财务紧张,快鹿系公司的工资发放也为员工所诟病。

在薪资拖延发放的同时,快鹿系部分产品已经开始完成兑付。有接近快鹿集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早在3月底4月初,快鹿系资金断裂无钱可以兑付,同时导致4月15日的薪水无法发放;至4月底工资开始发放,并且部分产品兑付,可以得见快鹿集团已经正在出售的资产,正在产生现金流。”

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快鹿集团应对付款达到100亿元,即便50亿元资产包的出售后完成首期50亿元的兑付,原本总资产87亿元的快鹿集团,出售后还剩下37亿元左右资产;而剩余的50亿元应兑付款,将考验快鹿集团资产增值的能力。

上述快鹿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徐琪说可以做到,我们也不清楚,资本运作是高层在做;还有就是施老板本人以前大方的时候借给别人的钱,比这些外借的借款应该能收回进行兑付”。而徐琪也应投资者的需求,开放和搭建债权转让的系统,投资者可将应收本息以6折或7折的形式转让给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