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一等奖获得者、江苏某中学高三学生王某的作品被指涉嫌抄袭,该生5月6日已通过清华大学自主招生报名初审,目前正在公示阶段。

5月10日,“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组委会通过官方网站及微博发声称,王某的决赛现场作品《闪电》非作者原创,大赛组委会最终裁决取消其参赛资格及其所获一等奖奖项。清华招办主任刘震也表示,若作品最终认定为抄袭,招办将取消该生的自主招生资格。

值得关注的是,“北大培文杯”大赛官网显示,该比赛主办方包含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两所高校,而该比赛的奖励设置上也曾明确表示:“高中组一等奖获得者将获得北大、清华等高校的自主招生推荐资格。”

高校主办民间大赛挂钩自主招生,是否存在违规?

3篇文章与公开作品有雷同之处

《闪电》中的多处情节及引句皆与《未完成的肖像》相似

近日,有网友指出,第二届“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的一等奖获得者,江苏某中学高三学生王某的3篇文章,涉嫌抄袭。王某的决赛作品《闪电》抄袭他人作品《未完成的肖像》,此后,该文还发表在文集《倾听未来的声音》中。在网友比对的细节图中可见,《闪电》中的多处情节及引句皆与《未完成的肖像》相似。王某的另一篇入围作文《琥珀回家》抄袭已发表作品《琥珀铅华》和《APH·百年孤独》。

就此,“北大培文杯”方面于5月6日、8日及9日,先后在微博上发布公告称,已正式启动审核流程,并组织相关专家就王某决赛作品《闪电》进行第一次讨论,为相关法律部门提供进一步裁定依据,正式定性结果将于裁定之后向社会公布。

据其8日的公告显示,决赛过程由组委会现场抽签出题,选手现场写作后匿名评审,决赛评委为资深文学杂志主编、两位著名文学教授,复审专家为著名文学教授。

“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组委会今天通过官方网站及微博公布最新结果:王某的决赛现场作品《闪电》非作者原创,大赛组委会最终裁决取消其参赛资格及所获一等奖奖项。

据悉,第三届“北大培文杯”比赛原定于今天截稿,主办方也已发出公告,将截稿时间推迟至5月20日16时。记者致电“北大培文杯”主办方,工作人员表示该抄袭事件属个人问题,今年大赛的举办不受影响。

北大清华同时作为比赛主办方与招生方

“北大培文杯”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大赛属于国家级别的比赛,教育部公布具有自主招生资格的学校都对该比赛予以认可,获得相应奖项的学生可自行去相应的学校申报自主招生。

“北大培文杯”官网4月28日发布消息,据初步统计,在少数高校已公布的2016年自主招生初审结果中,已有18名“北大培文杯”的获奖选手通过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高校自主招生初审。而在2015年招生季中,共有29名获奖选手通过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自主招生报名审核。

据悉,“北大培文杯”比赛面向“任何拥有创新精神和写作梦想的中学生”,分为高中组和初中组两个级别进行。“高中组一等奖获得者将获得北大、清华等高校的自主招生推荐资格。”在其官网上,主办方对奖励设置这样描述。

记者发现,比赛主办单位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以及北大培文创意研究院。“北大培文杯”属于高校举办的民间大赛,其主办方和招生方存在重叠。

此外,参赛选手需缴纳报名费15元。主办方称,该报名费将用于评委评审、赛事组织、证书制作和作品出版等项目,收款方为北大培文教育文化产业(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北大直属教育文化产业全资公司。

上述培文教育将于今年暑假举办“阅读与创意写作”夏令营,为期9天,将招收营员300人左右,每人收费5600元。大赛奖励中提及,所有一等奖获得者可免费参与该夏令营活动。

“北大这样的做法存在争议”

据教育部3月29日印发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校自主招生信息公开和监督管理工作的意见》中显示:严禁将参加大学组织的先修课程、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作为自主招生的前提条件或者与自主招生考核工作挂钩,影响考核的公平公正。

那么,“北大培文杯”比赛是否存在违规问题?“北大这样的做法存在争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虽然比赛的自主招生认可不仅限于主办方北大和清华,但北大和清华同时作为主办方和招生方,不免存在问题。实际上,这是比赛应该由大学主导还是由社会机构组织的问题,大学本来就是独立的学术机构,可以作为委员会去评价,但不应该作为主导的一方。如果主导比赛,结果一定会变异成抢生源,造成招生乱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持相同看法:“严格讲,‘北大培文杯’比赛存在问题。比赛虽然不是高考和考试,但实际上包含了筛选学生的意图。”

在储朝晖看来,“北大培文杯”比赛指明获奖者可获得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推荐资格,“这种奖励让很多慕北大、清华之名的人来参加,比赛成为了进入该校的一种门槛”。

储朝晖表示,此类比赛应该由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来举办及评判,而这样的第三方评价不应为某学校的考试和招生做参考,应该只提供客观的参照。

熊丙奇也建议,该类比赛应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承办,脱离“绑定”高校,真正实现“大学自由认可,学生自由选择”。但他同时指出,目前我国此种社会组织缺乏,多数情况下相应的比赛和测评都由政府完成。他表示,我国的自主招生正在逐步推进,国外的一些做法可以提供借鉴。“比如,国外的AP先修课程是大学理事会共同组织的,最初也有部分大学参与,但它实际上是一个独立机构,不由某个学校主导”。

“在自主招生过程中,大学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性,让第三方机构来组织测评和提供另一方面的服务。”熊丙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