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能搬运货物

“为什么你的左手会有青筋凸起?”“这是前些年手骨折后留下的印迹。”14年来,这样的善意谎言,曾庆能不知道对母亲说过多少次,他不能告诉母亲这不是青筋,而是因为做了动静脉内瘘吻合术,更不能说之所以做这个手术是因为自己患了尿毒症。

2002 年,内江市东兴区新店乡金鼓村的曾庆能刚退伍回来不久,就患上了肾病综合症,虽然一直接受药物治疗,可是,依然发展成了尿毒症。为了不让患冠心病的母亲担心,曾庆能让所有亲人朋友帮他一起瞒着母亲。

超负荷工作

22岁患上肾病综合症

曾庆能现年36岁,父亲早年患病去世,姐姐出嫁后,家里就留下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为了早日还清为父亲治病欠下了的1万余元的债务,初中刚毕业的曾庆能就放弃了学业,成为家中的顶梁柱,每天喂猪、种庄稼、做家务……见活就干。

1999年,曾庆能还清了家中的欠债,走进了军营,圆了当一名军人的梦。2002年,22岁的曾庆能退伍后,在成都找了份模具厂的工作,由于工厂效益好,他常常加班,有时一天上班20个小时。半年后,曾庆能开始出现眼睛、腿肿,全身无力的症状,在小诊所输了半个月液也不见消肿后,曾庆能来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诊。最终医院确诊,曾庆能患上了肾病综合症。医生说的话,他还记忆犹新:“这个病不能累不能感冒,如果控制不好后果会很严重。”

隐瞒病情

外地工作3年未回家

曾庆能决定不能告诉母亲刘翠荣。他说,母亲虽然才50多岁,但是患有冠心病,不能怄气伤心,更何况,即使母亲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在之后的光阴中,曾庆能一边瞒着母亲,一边继续疯狂地工作,辗转沈阳、成都等地,做过物流员、送货员,也开过小店,只要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

为了不让母亲发现端倪,在沈阳工作的3年,曾庆能没有回过家,但经常打电话问候母亲。“母亲耳朵不好使,基本通话都是吼,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说我听着。”曾庆能说。

在成都工作期间,曾庆能也只有过年才回家,在家里吃药得躲在卧室里,偷偷地吃。肾病患者的一日三餐有很多禁忌,为了不让母亲察觉,曾庆能就只有挑自己能吃的吃,实在不行,就趁着母亲外出时单独开伙煮点。不仅如此,他还跟亲朋打招呼,不准跟母亲说他患病的实情。

善意谎言

为付药费带病坚持工作

2009 年,曾庆能与妻子结婚,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也就是在那年,曾庆能的病情加重,最终还是不幸患上了尿毒症。

去年,曾庆能邀请母亲到成都照顾女儿,住在一起后,曾庆能说的善意谎言就更多了。每次头痛得青筋突起,曾庆能就“骗”母亲说是感冒了;身体日渐消瘦,他“骗”母亲说工作太累了;夏天无法隐藏的左手內瘘显现出来时,他“骗”母亲说是前些年骨折留下的印迹。

今年5月1日,曾庆能和妻子回了趟老家,帮母亲干重活,临走时,曾庆能还是没有将秘密说出来,只对母亲说:“妈,你要注意保重身体,我们过得挺好的,明年还回来看你。”

如今,曾庆能的尿毒症已拖到了末期,一周需要透析3次。而为了挣钱治病,他还在坚持上班,帮人卖电器,平时也需要搬货。40万的换肾费用,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曾庆能说:“我最放不下的还是母亲、女儿和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