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广蓬抱着2岁的女儿,无助地站在医院门口。

蓝广蓬出示越南妻子黎秋江的护照和两人的结婚证,如今一家三口在病床前为治疗费用发愁。

调往越南工作邂逅异国情缘

34岁的蓝广蓬是四川广安花桥镇人,7岁那年,母亲突然因病去世,随后父亲离家出走,20多年来不知所踪,蓝广蓬于是只得和奶奶相依为命长大。

14岁那年,村里其他孩子还在读书,蓝广蓬为了养家,已经开始跟随村里的大人到沿海工厂打工。在东莞市厚街镇,蓝广蓬找到一家皮鞋厂,开始了自己漫长的皮鞋制作生涯。

由于肯学肯干,年轻的蓝广蓬从普通员工做起,逐渐升职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专门负责皮鞋样品设计。后来,该皮鞋厂在越南开了分厂,2010年,蓝广蓬被调到越南分厂做鞋样设计,结果在那里邂逅一段异国情缘。

而此时,23岁的越南海防市姑娘黎秋江正在厂里上班,年轻漂亮的她上过当地的汉语培训班,应聘成了皮鞋厂里的一名翻译。两个年轻人因工作相遇,随着交往的加深,黎秋江知道对方是一个孤儿,而她父亲也在自己5岁时去世,几乎相同的经历,让两个年轻人的感情逐渐加深,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

然而,好景不长,这家皮鞋厂很快在越南倒闭,蓝广蓬不得不和心上人告别,暂时返回国内。回到东莞,蓝广蓬依然难以忘记越南女友,于是再次在东莞找了一家在越南开有分厂的鞋厂,主动申请调到国外工作。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1年9月,两人决定结婚,于是先在越南河内的中国大使馆认证,然后回到四川成都市注册结婚。

夫妻在璧山开皮鞋网店创业

由于父亲和哥哥去世后,黎秋江在越南只剩下改嫁的母亲。于是,她决定持长期签证跟随中国丈夫回到中国。在皮鞋制作领域摸索了近20年的蓝广蓬和妻子商量,决定趁着网络经济的大潮,夫妻共同创业。

两人经过考察,2012年来到了璧山帮助一堂哥创业。“这里皮鞋产业发达,而且距离家乡广安比较近。”堂哥在网络上开了一家网店,蓝广蓬负责设计鞋样并生产制作,而黎秋江则负责帮忙维护网店,当客服。

干了一年,摸索出经验,两人于是和堂哥分家,决定单干。两人在观音塘湿地公园附近租赁了一个小门面,开始自己制作皮鞋创业。

随后又在淘宝网站上注册了一家名叫“布索啦”的夫妻网店,专门销售功能皮鞋和女装皮鞋,两人搭配得天衣无缝,蓝广蓬负责鞋样设计、生产,而妻子负责网络销售、客户维护。

这个夫妻店在两人的精心维护下,缓慢起步,逐渐有了生意,每天的销量从一双慢慢增加两双、三双。夫妻两人每天闭门不出,忙于工作,收入可以基本养活自己,小日子过得甜蜜而幸福,特别是在2013年7月,随着女儿的出生,这个家庭更是增加了许多欢声笑语。

妻子突发罕见的恶性淋巴瘤

然而幸福总是那么短暂。今年3月,黎秋江突然发现自己脖子有点肿,于是就到附近医院输液消肿,然而一停药就反复,如此一个月后,居然发现下颌有肿块。

蓝广蓬感觉不对劲,于是带着妻子到璧山区人民医院检查。在外科和耳鼻喉科,经过手术取出包块化验会诊,通过鼻咽部病理及免疫组织化学检查,最后耳鼻喉科负责人、主治医生柳庆君博士怀疑为罕见的鼻型NK-T细胞恶性淋巴瘤。

柳庆君介绍,如果确诊,黎秋江应该是璧山第五例此类病症,首例为该科2014年确诊,当时曾有媒体报道。随后,蓝广蓬在医生建议下,赶赴重医附一院复查,结果确诊,证实了柳博士的判断。

主治医生发朋友圈募得善款

因为黎秋江是越南籍公民,身份特殊,无医保,无低保,因此治病的费用只能由两人自己承担。虽然经过医院的减免照顾,两人还是将近5000元医疗费用结清后出院,在医生建议下赶赴主城区大医院进行放疗。

“面对罕见疾病的威胁,丈夫的腰杆就像突然遭遇电击了的泥鳅,直不起来。”但在妻子面前,蓝广蓬依然坚强地撑着,要竭力将妻子治愈,而妻子考虑到巨大的经济困难,希望放弃治疗,不要让这个脆弱的家破产。这种相扶相携的夫妻情深让医护人员们都很感动。

柳庆君说,这种病虽然罕见,继续治疗以放疗为主,费用约8万-9万元,如果处理及时,则效果较好。但这笔费用对这个刚刚起步的家庭来说,依然是一笔大数字。为了让这对夫妻渡过难关,他决定利用自己的朋友圈进行有限度的私人募捐。

5月13日,柳庆君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募捐信息后,短短三天内,一共收到225位身边朋友的捐款20241.78元。捐款最多的有一千元,捐款者有医院的领导和同事,璧山区党政和企业的朋友,远在北京、新疆等全国各地的朋友,一些不知名的网友,更有青杠一名患有同样病症的病友,许多人将自己微信上的零钱全部一次性捐出。

慢慢治疗路一家三口不放弃

在市人民医院病房,看着妻子在病床上放疗,蓝广蓬牵着2岁多的女儿趁着太阳出来散步。由于家里没有其他亲人,妻子生病后,他不得不将女儿带在身边一起照顾,一起吃医院的食堂。晚上,爷儿俩共同挤在一张伴床上,陪伴生病的黎秋江。

而看着日渐消瘦的爷儿俩,黎秋江也忍不住眼泪长流,“两年前,母亲在越南去世,因为来往路费太贵,我都没能回家,只能忍泪在中国祭奠。”她希望回家去吃中药,但遭到丈夫的坚决拒绝,“我虽然积蓄不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给她治好。”

目前,蓝广蓬只有不到2万元的积蓄,同时还向亲友们借了5000元钱。即使加上柳主任他们筹集的2万元,也刚好够一个月的治疗费用。

于是,为了挣钱,蓝广蓬只得求助远在广安的姑妈,让她帮忙照顾一下妻子,他将返回璧山继续维护网店生意找收入,同时让孩子继续上幼儿园。

“治疗的路还长,我会继续坚持,不放弃希望。”站在下午的阳光下,这个抱着酣睡孩子的广安汉子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