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7月兑付仅剩一个多月时间,快鹿事件又出现新问题。昨日,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表示,由于苏宁方面向法院提交了诉讼保全,冻结了快鹿集团拥有的华瑞银行股份以及中科招商股份,导致快鹿资产处置遇阻。一位接近苏宁的知情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对于快鹿集团而言,由于资产处置频频遇阻,100亿元兑付危机化解仍成谜。

资产频遭冻结

23日,有投资者发帖称苏宁众筹冻结华瑞银行股份,导致快鹿资产处置遇阻。徐琪在其个人微博上证实了该消息,并公布了与疑似苏宁集团相关负责人的短信往来,把矛盾进一步公开化。

记者了解到,近期快鹿集团曾有两次资产被冻结。徐琪在微博中提到 ,4月26日上午法院已经冻结了两块各超过亿元价值的资产。 记者从工商资料查询到,正如徐琪所言,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确于2016年4月26日起被南京鼓楼法院冻结12亿元的股权和其他投资权益,但是在2016年5月10日已解冻。

徐琪选择在微博公开整个事件的一个原因在于第一个资产被解冻后,法院再次冻结了快鹿的相关资产。徐琪表示,“5月10日左右在我们一再请求下,被强行要求支付50万元律师费的前提下解冻了一部分,但法院又冻结了另外一个新的标的物,包括价值约1.2亿元华瑞银行股份以及价值1亿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导致我们接二连三处置资产失败”。

法院接连冻结快鹿相关资产的原因在于苏宁向南京鼓楼区法院提起的诉讼保全。 2015年10月,苏宁众筹携手合禾影视、易联天下共同推出《叶问3》影视众筹项目, 总共筹集了4050万元。虽然苏宁众筹名义上是众筹平台,但其发起的《叶问3》众筹 ,实质是还本付息的债权型众筹,在项目到期后,此前募集的4000多万元需要进行兑付。但《叶问3》上演后便被曝出涉嫌票房造假,快鹿集团整个陷入兑付危机中。

一位接近苏宁相关知情人士昨日向记者表示,苏宁方面确实了冻结了快鹿集团拥有的华瑞银行1.2亿元股权,这是通过合法手段冻结的,也是为了保障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引发口水战

在徐琪将事件公开后,也引发了快鹿投资者与苏宁投资者的口水战。北京商报记者从快鹿投资者维权群看到,快鹿投资人写了一封致苏宁的公开信,信中提到 ,“对于苏宁近日在与快鹿集团就《叶问3》的相关纠纷,公司申请财产保全一事, 从法理上,我们觉得你们的做法符合法律规定,无可厚非。但是合法并不合情”。公开信还称,“苏宁的一些做法已经导致了快鹿集团的几次资产处置失败, 这让我们这些快鹿的投资人感到惶惶不可终日。随着时间的一天天流逝,我们越来越 有紧迫感”。

公司向南京鼓楼区法院提起的诉讼保全导致了华瑞银行的资产无法到位, 紧急兑付资金捉襟见肘。上述接近苏宁的相关知情人士也指出,之前快鹿公布了50亿元资产包,却把矛头指向苏宁方面,这样很不地道,因为并不影响他们对投资人的正常兑付。

也有快鹿投资者对快鹿近期的兑付工作进行质疑。一位快鹿投资者称,快鹿之前称有能力兑付100亿元,那苏宁的4000万元又算什么?问题出在快鹿到底有没有进行债务重组,投资者等了快两个月了,却发现快鹿的承诺一点点的在消失。

危机化解仍是谜

对于快鹿集团而言,目前的现状是,离7月恢复兑付仅剩1个多月,兑付危机的解决仍成谜。

昨日晚间,徐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快鹿集团债务总额为100亿元左右,这是快鹿集团必须承担的责任。前几日我们已对外公布了第一个价值 50亿元的资产包。同时,我们也在加紧整理第二个资产包,整理过程中涉及法律关系的梳理,因此尚需时间。待第二个资产包整理完毕后,我们也会对外进行公布”。此前,快鹿集团曾对外公开过一个50亿元的资产包,资产包主要包括对外投资类、房屋产权类、债权类三大部分,但未公布详细列表。“之前公布的50亿元资产包并非能够轻易地保值处置,我们希望能够保证尽量在保值的基础上处置相应资产。而此次冻结的资产均为目前最容易变现的部分。”徐琪说道。

同时他也指出,“我们正在加紧资产处置的进程,并全力寻找合作伙伴,为我们提供资金支持。更关键的是,我们正在全力恢复经营业务,推动公司的正常运转”。